【多维TW】社论:比悲伤更悲伤的国民党

撰写:
撰写:

对照中共提出的愿景,是“伟大民族复兴”、实现“中国梦”;民进党的终极愿想,无非是“台湾独立建国”。国民党众除了洪秀柱外,所强调的执政愿景,皆是“不独不统”语境下的换句话说。在迷宫里找不到出口,无力擘画理念论述,是国民党作为负责任政党的一种失格。国民党内现在谁是太阳,或到底有几颗太阳,不当是过份的重点。重要的是这个党该如何重拾照亮台湾未来的热能,否则任凭再多的太阳,都只是西下之势。当一个政党以为偏安能活、习惯于“去中心思想”又何妨的话,那当真是一则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了。

本文转自《多维TW》040期(2019年03月刊)社论《比悲伤更悲伤的国民党》。浏览更多文章:【多维CN/TW频道

现在的国民党,有一种悲伤,是大老们的名字,停留在党的过往。

不同于2016年大选时的气势低迷,挟着“韩流”与九合一胜选声势的国民党,面对紧接而来的2020年台湾大选,显然正处在一波自我鼓舞中。几颗太阳之争,俨然是当前国民党除了韩国瑜外,尚能够跃上新闻版面的热点,但太阳几颗的讨论实是聊备一格,只是其党内菁英竞争的一时样态,远不足为国民党这个最大在野党、准执政备选政党重新唤回台湾民众信任的根本。

简言之,国民党内现在谁是太阳,或到底有几颗太阳,不当是过份的重点。重要的是这个党该如何重拾照亮台湾未来的热能,否则任凭再多的太阳,若各个都是西下之势,那任凭谁来掌舵,迎来的左不过还是在野的长夜漫漫。

1 岩石里的花难开

040期《多维TW》新刊上市

尽管国民党近20年来,已二度沦作在野,但整党上下似乎还习惯以执政党自我凝视,更贴近一点来讲,国民党众迄今甚或不明白自己再度下野的原因。

确实,相较于民进党,国民党的执政优势其实很多,广面的人才库与跨群的党群结构,理当为这个百年政党奠下稳定执政的基础才是。前者已不需赘言,曾经长年执政的国民党,累积下来充沛的财经与外交事务人才,是成立30余年的民进党依旧难以望其项背的强项,对照民进党每遇选拔适任官员时所显露的人才荒,国民党的人选口袋够深,便少有这类困扰。

其次,尽管外界长年以来,总以权力斗争的方式看待国民党内的外省挂与本土派间的竞争,早年导致新党出走的主流与非主流之争自然是最典型的案例。然而,外省与本省籍菁英并存于国民党内,当是一把两面刃。一方面,其权力结构确实可能因竞争过激而导致分裂,但另一方面,国民党内的权力菁英也基本汇聚了台湾最主要的群体构成,同时,国民党的支持群众,亦涵盖了外省与本省族群,可以说,国民党自上到下的群体覆盖广面皆大于民进党的组成与支持,这当为国民党十分可贵的隐形党产,能为其争取稳定支持的良好基础。

只可惜事与愿违,国民党内的政治文化,并未同步于民主化的台湾,解下旧有的威权特性,反而于日渐开放且多元的环境中,丧失了属于自己党该有的中心思想。僵固两个字,已成为国民党予人、尤其是给台湾年轻世代的一种刻板印象,也让人才济济与支持群体广泛,成为两朵犹如植在岩石里的花,难有绽放。

2 从来等待戈多的国民党人

2018年11月24日,国民党于地方选举胜选得彻底,那一夜的“失而复得”,让国民党大老的心都跟着跳了。大老们口中喊的,无非是2020年的台湾大选,眼里巴望的除了是国民党重返执政,更是自己披甲、一举攻顶的一刻。综观随胜选而下的这整套剧本,实是国民党一直以来的老本色:资源少则如散沙,见情势大好则分裂、反复一套“内斗内行、外斗外行”的恶性循环。

回想国民党此前的低潮,始于2014年地方大选的全面性溃败,进而于2016年再失执政权,以国民党为首的泛蓝支持群众的政治情绪自然低落。又蔡英文主政后,面对绿营祭出《不当党产处理条例》欲抄家国民党,加上年金改革主要针对军公教等传统泛蓝支持群体而来,但国民党相应的表现却是无有作为、欲振乏力,这已够泛蓝支持者难受。更让其支持者气馁的是,同时间的国民党却又陷入群龙无首,党内巨头不团结的局面,这使得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泛蓝支持者间的士气,一如“党气”,低荡谷底。于是,泛蓝支持者的不满与愤怒得以无限酝酿。

然而愤怒之余,点燃泛蓝支持者集体焦虑的,并非民进党政府,而是代表泛蓝“中兴”政权的备位人选,依旧无迹可寻。换句话说,是短期内的国民党让支持者们看不到希望,群众的焦虑感于焉渲染开来。这才是九合一选前迄今,之所以掀起“韩国瑜热”的温床,“韩流”兴起,终归是泛蓝支持者终于找到一个能够寄托希望的对象所致。

只是,初任高雄市长仍显颠簸的韩国瑜已堪为泛蓝希望的“肱骨之臣”吗?相较于陈水扁执政中后期渐失人心,是时的泛蓝群众多抱持“看好戏”的心态,想着只要等待当时国民党政治明星的马英九当选总统就好了,说穿了,那时候的泛蓝心中了无牵挂,不太需要担心什么。泛蓝看待阿扁执政后期,犹如篮球比赛场上的“垃圾时间”,等待时间哨响是泛蓝支持者当时唯一有的心理准备。只是在马英九之后,国民党却只能等待戈多(Godot)。就这样说起来,想想马英九这个人还真够伟大,当年就他一个人,便让国民党上至各级官僚、下至泛蓝支持者们无忧无虑,完全没有危机感,只要一心想着、等着执政就好。

只可惜,尽管现在的国民党有个韩国瑜点亮希望,巨头们争当太阳,却依旧看不到谁是下一个马英九,“太子尚未诞生”。

试想泛蓝党众的内心,恰如知名文学作品“等待戈多”,泛蓝支持者只知道他们已经等待了好久,而且不知道还要等待多久,也不知道泛蓝的“戈多”是否真的会出现。要知道,“等待戈多”的重点在于“等待”,而非“戈多”。“等待”于今的泛蓝,寓意着实深远,且非漫漫长夜足以打发。现阶段予国民党内官僚、支持群众的要务,应是集体在等待戈多的这段时间,清楚此际发生了什么?最好做些什么?又最好别遇见什么﹖“等待”过程的重要性在于此,不在于不停推敲戈多是谁,戈多从哪里来。

3 中心思想如何悬缺以待?

最好做些什么?这个问题,国民党自己已规避了很久。很现实来说,国民党眼下看似欲振有力,但那只表现在太阳几颗身上,党的团结呢?也只剩大老们的合照几张。国民党内菁英多沉浸于过往家业,渐失中心思想,未能或未敢擘画攸关台湾大发展方向与两岸关系走向的愿景,致使其在近20年来的台湾政治发展过程中,多只能拿香同民进党跟拜,而难以重新取得主导意识形态诠释的地位。这才是国民党集体跨回执政的必要下一步。

举凡世界任何一个政党,其存在的最终目的,即是取得执政权,以实现党的愿景。对照中共提出的愿景,是“伟大民族复兴”、实现“中国梦”;民进党的终极愿想,无非是“台湾独立建国”。政党的愿景,都该有其理想性与前瞻性,中心思想的存在,得让眉不画而黑。但就台湾的定位与未来,国民党众除了洪秀柱外,所强调的执政愿景,皆是“不独不统”语境下的换句话说。在迷宫里找不到出口,无力擘画理念论述,是国民党作为负责任政党的一种失格。当民共两党诉诸其支持听众将带领何方时,反复言说“不独不统”的国民党,其实并没有任何积极性可言,这比起党内菁英的权力如何分配、面对大选如何整合党内团结,是更上一层的困境所在。

坐拥比民进党更丰富“隐形党产”的国民党,如若不能在2020年大选前夕的这段美好当下,借由大选拟定并重振其中心思想一役中唤醒,当一个政党以为偏安能活、习惯于“去中心思想”又何妨的话,那当真是一则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了。

推荐阅读:

【多维CN43期】【多维CN】社论:以同理心体会朝鲜的弃核主张

【多维CN43期】【多维CN】大湾区昭示一国两制进入新周期

【多维CN43期】【多维CN】脱欧大限逼近 进退两难的特蕾莎·梅

请留意第43期《多维CN》、第40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其他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您亦可按此【订阅】,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