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视老人“性需求” 才是防止照护员被性骚之道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随着人口老化及照顾需求增加,台湾越来越多家庭选择聘用“居家照服员”照顾长者生活起居,然而,这些照服员在服务过程中,却不时传出遭长者性骚扰的案例,专家建议,长照政策必须正视“性议题”,透过给予长者适当的隐私空间,并以接纳的态度肯认他们的性需求,营造出“敢说”的文化。

长照政策必须正视老人的“性议题”(图源:VCG)

民进党立委林静仪、陈静敏于当地时间3月26日举办《长照与高龄者的性》座谈会,探讨实务上如何面对有关老人的“性”的问题,并让照服员在职场能无后顾之忧。

林静仪指出,长辈对于性往往难以启齿,社会也时常有迷思,认为老人丧失性功能或者不应拥有性生活,导致台湾的长照政策并不重视高龄者该如何面对自己的性需求;针对居家照服员,若遭遇长者对其性骚扰时,往往只能忍气吞声,没有机制处理,尤其面对失智、行动退化的长者因“性”感到焦虑或冲动时,身边的照服员便容易成为长者宣泄欲望的对象,第一线的照服员若没有管道举发,也没有制度给予保护,长期过度的身心压力不但造成职业伤害,辛酸却只能往肚子里吞。

华人社会普遍对性隐晦不谈,更何况是谈论“长者”的性议题。陈静敏也提到,许多照服员遭遇性骚扰时不知如何应对,显示政府应该正视“高龄者的性”,这不仅攸关照服员的职场安全,更重要的是正面处理长者本身的性需求,因为“性需求并不会随着年老而消失”。

桃园市家庭看护工职业工会理事黄姿华指出,照服员成为长者性骚扰的主要对象,一大因素是因为在台湾,雇主常会要求照服员与被照顾者同室、甚至同床而寝,忽略了不只是照服员,长者同样也需要“隐私空间”。照服员几乎24小时随侍在侧,长者没有办法纾解性需求,导致长者最后“迫不得已”趁着洗澡、换尿布时对照服员性骚扰,甚至会刻意在照服员面前自慰等,种种行为都已让照服员身心受创。

此外,社会除了要理解长者同样会有性需求,也要明白照顾者并没有响应长者性欲望的义务,黄姿华呼吁,制度上应该赋予雇主更多责任,让他们意识到长者仍然是有性需求的主体,且雇主不能对性骚扰行为装聋作哑,还必须主动积极的防范,例如提供两方适当的隐私空间,不再默许此类事件发生。

“外籍照服员更是弱势中的弱势!”黄姿华特别提到,大多数的照服员恐怕都有过被性骚扰的经验,若是台籍照服员遭遇性骚扰,还有转换雇主的机会,但外籍居服员被限制无法“自由转换雇主”,若要转换雇主必须经由雇主同意,或明确举证违法行为,还得面临可能被直接遣送回国的风险,种种限制导致移工遭遇性骚扰时,宁愿选择忍气吞声,不敢举发,因此,让移工能“自由转换雇主”更是解决职场性骚扰的核心问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