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两强相争 台湾应以软实力寻出路

撰写:
撰写:

国际两件大事正在影响台湾经贸,一是2018年12月底《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PTPP)完成签署并通过;其二是中美贸易战的爆发,而台湾的产业供应链恰与中美紧密结合,该如何迎战?台湾智库举办“2019年国际经贸机会与挑战”研讨会,对此探讨回应。

台湾目前参与区域经济整合的工作如何?台湾经济部国际贸易局多边贸易组长刘志宏提到国际各国彼此多签署多边协议,只有台湾没在签,自由贸易协定(FTA)小组的成立便是想做些突破,让台湾在夹缝中求生存。

刘志宏回顾过往经验,当时世界贸易组织(WTO)谈判成功,因此普遍不觉得FTA重要,而在1994年北美自由贸易协议(NAFTA)成立后,美国区域经济开始整合,这对亚洲国家造成冲击。因此亚洲各国开始进行FTA谈判,2002年日本与新加坡FTA签定后,各国FTA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台湾前几大贸易伙伴如中国大陆、香港、日本等在FTA相当积极。但FTA是否为万灵丹?刘志宏以日本与新加坡的FTA为例,因为新加坡本身的产业结构,低关税对新加坡出口率影响不明显。

那为何还需要FTA?刘志宏表示,当然不否认对于经贸有些许好处,重要的是FTA对政治上的成绩是大加分。但签FTA本身对出口成长不是票房保证,端看各国产业结构。

刘志宏特别提醒要注意产品里的服务,服务业过往被高度低估。目前台湾资通讯产品之中,服务成分较高。因此,台湾必须加强服务业,FTA主要谈关税减让,对于服务的限制比较小,服务业会多些加值成分。

刘志宏也表示,FTA谈判最困难之处在于游说其他国家克服障碍,必须用低调方式进行沟通。但他也表示台湾目前已做好准备跟各国磨合。

谢金河认为中美两强斗争将使2020年台湾选举不平静(图源:中央社)

台湾《财讯》董事长谢金河则分析中美贸易战对台湾的影响,他认为贸易战未来必走到科技战,科技将成为下一个话语权的抢夺目标。美国也是意识到5G发展落后,所以开始打击华为。

谢金河并以台湾时政评论者范畴提出的美对中“四爪战略”作讨论,认为中美之间会在四个层面引发战端:关税贸易战、经济行为规范、科技战、亚洲全局秩序战。其中亚洲全局秩序战特别值得台湾注意,中美争端下的“台湾牌”会常被使用,他认为到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前,“台湾的天空会有许多力量在角力”。

谢金河更大胆推测中美贸易战后,美国也不无可能退出WTO、联合国,届时国际秩序将会有大变化。在这状态下,台湾应该如何自保做准备?谢金河引台积电创办人张忠谋的话为例,他说张忠谋认为台湾无法做品牌,跟台湾人的性格有关,台湾不会侵略别人,偏向与人为善,大家将东西交给台湾生产会放心,“放心”便是无法替代的台湾价值。

他强调类似台积电的企业,是台湾产业发展值得思考的模式与榜样。而在中美贸易战中,台湾这项特质会被看到,对于产业有利,特别是科技敏感的产业。

台湾政府部门、企业与民间智库就国际经贸议题进行讨论,图左起为台湾经济部国贸局组长刘志宏、旭荣集团执行董事黄冠华、中经院WTO及RTA执行长李淳、中国输出入银行襄理邵志盛(多维记者:黄雅慧/摄)

台湾旭荣集团执行董事黄旭华则以“二不二要”,分享企业面临全球经济变化的心法。他认为业界不希望选边站,不要零和思维,而是要加入贸易组织与分工战略。他并建议台湾可以扮演资金调度中心、资讯科技(IT)中心与人才培植及调度中心,尤其IT是台湾的超级优势,台湾IT人才性价比也高。发挥台湾软实力,才能让世界看到台湾。

至于台湾在没有FTA协助下,中小企业如何在全球化经济求生存?刘志宏认为FTA不是未来的答案,台湾的国际政治实力不强,国贸局最近在做的是加值贸易的统计并建立服务业的规范,加速贸易连结度。

企业界如黄旭华认为全球化下的企业靠补助难以生存,他建议台湾政府端提供信息、IT科专计划连结即可,其他都要靠企业自己。

中华经济研究院WTO及南方共同市场(RTA)中心主任李淳则表示,台湾政府的角色可以更积极,如核灾食品公投结果对台湾加入CPTPP确实产生不利影响,政府应该告诉大家公投后会产生的后果,包括会如何影响外交关系等,否则台湾在国际经贸空间困难下把路越走越小很可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