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NCC争议 监督机关该有人监督吗

撰写:
撰写:

美国有一句老话:当你监视人时,别忘了监视那些监视他人的人。

当地时间3月27日,台湾主管网络与媒体的“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宣布开罚中天新闻台新台币100万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要求中天限期改善其新闻内容,否则不排除将撤换其新闻部主管。

这件事的起源在于,自2018年参选高雄市长的韩国瑜爆红以来,台湾可说吹起“韩流”,使得韩国瑜顺利当选后仍然是媒体宠儿,受尽镁光灯焦点。但也被部分台湾民众诟病,认为新闻台尽播韩国瑜,连一点芝麻小事都钜细靡遗的描述,尤以中天新闻台最为知名。根据台湾网络上一些非正式的统计,近月来在中天新闻台报道的新闻中,与韩国瑜有关的可以超过五成,甚至六成以上。

台行政院长苏贞昌日前批评NCC不管假新闻,随后NCC开罚特定媒体(图源:中央社)

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为此抨击媒体主管机管NCC,认为没有善尽监督之责。随后NCC就开出罚单,NCC并举例认为类似“韩流发威,高雄市上空出现神鸟展翅”的新闻标题不妥当,没有尽到新闻的查证责任。

韩国瑜是国民党籍的政治人物,国民党人多认为这是蔡英文政府在打压“韩流”、危害新闻自由。不过,台总统府前秘书长、国民党藉的台北市议员罗智强在脸书举办投票,询问网友是否支持开罚中天,结果却有过半的56%(3.3万票)支持。罗智强稍后解释这是因为民进党的“网军”发动灌票。

另一方面来说,也有其他声音认为,如果要罚就要一视同仁,不能双重标准。例如过去三立新闻台曾报道类似“赖清德接阁揆,天降红龙圣光”的“新闻”,应该一并裁罚。不过这也表示台湾媒体乱象已久,民众点滴在心头。

NCC是于2006年成立的独立机关,有独立的法源依据─《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组织法》,欲仿效美国的联邦通信委员会,使通讯及传播事业的管理能够自外于政治力的影响。

因此,NCC虽然由行政院長提名主任委员,但实际上并不对行政院长负责,可无限期连任,除有贪渎违法事宜之外,在任期结束前都不能被免职,NCC主任委员的决策也不能被行政院长推翻。

与其说是隔绝政治力,不如说这在实际上产生了一个独立于台湾政府以外的奇葩机构。苏贞昌此前痛批:“谁都管他不到,但他也什么都不管!”虽然由行政院长口中说出来适不适切还有待商榷,但也并非无的放矢。

事实上,NCC成立当年时主任委员的任命甚至不必经过行政院长,而是由各党派提名委员并依照台立法院席次比例决定人选,然后再由委员票选出主任委员。不过立法后台湾司法院大法官迅速作出解释,认为NCC首长的任命方式尽可以“超党派”,但也不能完全剥夺行政院的人事任命权,否则立法院岂不是可以循例立出一堆超乎行政院权限的机关,从此压倒行政院?因此才修改为目前的行政院长提名主任委员的模式。

NCC成立十多年,每年约6亿新台币的预算似乎没有能够拿出让民众信服的成果,最容易被提起的,就是要求电视播映的卡通人物不能抽烟,或是广告女星不能露出乳沟等。其实,本次连同中天新闻台一起受罚的还有TVBS、中视、东森新闻,其中就有因为手机游戏广告中的卡通人物晃动胸部而被罚的。

NCC身为主管媒体与网络的独立机关,本身应有监督的责任。虽然过去台湾媒体总以“市场机制”、“言论自由”来反驳被监督的要求,但问题在于,媒体本身拥有极大的话语权,其仰赖的信号线路也是由政府铺设,不能视之以普通商业户,甚至是一个在网络上发短信的网民来对待。可是尽管NCC有权限监督媒体,若无人能监督NCC的监督工作,只怕风头一过,台湾媒体乱象将始终如此。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