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前法务部长卷关说丑闻辞职 受害的司法形象谁来赔

撰写:
撰写:

台湾前法务部长、2018年7月卸任后转任台湾国家安全会议首席咨询委员的邱太三,于当地时间2019年4月2日被揭露卷入司法关说丑闻。

邱太三虽在第一时间发出公开信,自我辩解称自己非“关说”而是“合法陈情”,还强调自己在第一时间主动接受调查,但曾经担任主管司法的前法务部长却在司法案件中,与相关的司法人员进行“可能带有压力谈话”,不论是让自己卷入瓜田李下或者就是坐实了关说传闻,都是对台湾司法形象的一大创伤,即便邱太三可以透过辞职表现负责态度,但其行为对台湾司法体系的伤害,却不是任何一个人请辞可以获得弥补。

前法务部长邱太三涉嫌替逃漏税案关说,重挫司法公正性,叫人质疑难道“有关系就没有关系”(图源:多维记者/摄)

据了解,整起案件缘起于桃园地检署在2016年5月获报查出,桃园坜新医院院长张焕祯涉嫌从2007到2016年间,利用人头帐户做假帐逃漏税超过5亿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因此搜索坜新医院并约谈张焕祯等多名嫌疑人, 2018年10月依违反《税捐稽征法》将张焕祯及多名共犯一并起诉,案件至今仍由桃园地院审理中。然而2019年3月21日,台湾检察官内部网路论坛有贴文指,桃园地检署检察长彭坤业介入一起知名医院院长的逃漏税案关说。贴文指称被控逃漏税的医院院长在审理过程中要求认罪协商,但检察官未正面回应,表明需上签呈经许可才决定是否协商。

不料几天后承办案件的检察官却收到检察长彭坤业指示,要求必须尽力促成认罪协商,甚至还“增派”另一名检察官协同办理。承办检察官因质疑全案涉及不当关说,意图使被告经认罪协商获轻判,因此拒绝协商。

此消息经媒体披露后,法务部下令台湾高等检察署(简称高检署)调查,4月2日高检署的调查结果公布,却进一步揭发桃园市地检署检察长彭坤业竟然是受到前法务部部长、国安会咨询委员邱太三的“好意提醒”而做出不当指示。

高检署调查指出,邱太三于3月17日下午致电彭检察长,隔日晚间两人在餐叙间,邱以“国安咨询”的名义与彭检察长谈话,在离开前邱提及了“坜新医院”院长逃漏税案,指出该案件的公诉检察官一开始同意认罪协商,后来又反悔,让该名当事人心情很浮动。邱认为检察官的出尔反尔将严重影响司法公信力,向检察长以口头陈情,无书面纪录。而彭检察长在邱太三的“提醒”后,3月19日即透过襄阅主任检察官,指示承办检察官应将认罪协商程序进行完毕。

高检署认为,邱太三对于逃漏税案的“好意提醒”已涉及“公务员廉政伦理规范”所指的“请托关说”,检察长彭坤业未向政风单位通报请托关说已违规,且单凭请托人说法就认为检察官拒绝协商,并让下属误以为检察长指示一定要认罪协商更是明显失当。

台湾桃园坜新医院院长违法逃漏税超过新台币5亿元(图源:中央社)

对于被认定“请托关说”,邱太三于4月2日深夜紧急发声明强调,绝无利用职权或旧有关系试图影响个案,仅是转知当事人陈情。邱表示自己“坦荡磊落”,为不影响国安会运作,以及捍卫自身清白,愿辞国安会咨询委员之职务。

然而,不论邱太三如何澄清自己绝无关说,实际上都已严重折损人民对于司法的信任,其前法务部部长的身份,更是重创司法的公正性,这些伤害都绝非辞职国安会主委就能恢复。

当我们回头审视整起案件的来龙去脉:民间的权势者找上前法务部长痛陈承办逃漏税案检察官的不是,而获知陈情的前法务部长只要透过一通电话,隔日就可以约到承办检察官的上司,并在口头的关心和提醒下,很快地承办检察官即得到来自上级的压力,如此钱权勾结,妨碍司法公正的戏剧性情节,可谓完全坐实了多数民众对于司法就是“有钱判生,无钱判死”的负面认识。

在台湾,民众除了最常抱怨“经济不好、日子难过”以外,最多的民怨,恐怕就是认为“司法不公”。人民对于司法的不信任,更体现于民众迷信“以暴制暴”的“私刑正义”中。对此关说弊案,台湾的司法和监察机构,若不能严厉彻查、侦办,人民不只是难以再期待有什么“司法改革”,而是根本无法对司法本身产生信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