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TW】社论:台湾前途不是作文比赛

撰写:
撰写:

“台湾前途是台湾人民真实的未来”。台湾人民固然能投票选出代表,但台湾的未来却是由这些被选出的政治人物所决定,以此而论,所谓“2,300万人民共同决定”,实则直如镜花水月、空中楼阁般的虚幻,看似很民主,却没有尽到政治人物应尽的责任。

本文转自《多维TW》041期(2019年04月刊)社论《台湾前途不是作文比赛》。浏览更多文章:【多维CN/TW频道

041期《多维TW》新刊上市

台湾的民主制度绕着选举而动,总有一些“政治正确”的事是不容挑战的,“台湾前途由2,300万台湾人民共同决定”就是其中一个。政治人物藉由“台湾前途”的论述取得道德高地,然后依着选票计算、胜选考虑,以获取执政权为最高的正义,在选举场域之下擘画着“台湾前途”,进行“各自表述”,彷佛是货架上的商品、作文比赛的题目。

“台湾前途由2,300万人民共同决定”之所以政治正确,除了因为这块孤悬于东亚大陆外侧的小岛是台湾人民生于斯、长于斯的家园,以及成长、发展的凭借,更有着自荷兰、明郑到被清廷割让给日本殖民统治而下的历史记忆,长期以来“无法当家作主”的心理反射。于是,在“中(华民国)美断交”风雨飘摇之际,有《台湾人权宣言》高喊“台湾的将来应由台湾1,700万住民决定”;民进党尚未成立时,党外高举“住民自决”、“政治革新”大旗,号召民众支持;民进党成立后端出的《台独党纲》、《台湾前途决议文》、陈水扁的“一边一国”、蔡英文的“维持现状”、反制“台湾方案”的七顷指导纲领,到最新赖清德的“台主”论述等,贯穿其中的都是“台湾人民共同决定”。

台湾前途是什么?

另一方面,6次修宪工程得到的《中华民国宪法增修条文》、李登辉主政时慎而重之提出的《国家统一纲领》、废止《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的适用、《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的推出、国民党的“九二共识”、马英九的“不统、不独、不武”、洪秀柱“一中共表”,乃至于朱立伦提出的“三个中华”、韩国瑜的“两个不要怀疑”凡此等等,为的也都是“台湾前途”。

是以,“台湾前途”依着蓝绿政党的统独光谱,在不同情势下有着不同的样貌,但他们许诺的美好未来,往往只有“愿景”,就如同纸上谈兵的作文比赛,少有可行的步骤与方法,更忽略了台湾所处的客观历史与地缘环境,以致沦为政治人物嘴上关心,但无法实现的“政见”,甚至被窄化成非敌即友的“统独之争”,持续撕裂台湾。“台湾前途是作文比赛”实则是台湾纷乱的根源与目前的现状。

“台湾前途”是什么?“全民福祉”又是什么?“台湾前途”是2,300万台湾人民真实的未来,“全民福祉”是包括不分种族、宗教、年龄、省籍都能有可长可久的发展、公平的社会分配以及给予老、弱、残良好照顾的美好生活。如何才能达到这个“彼岸”?除了要订下目标、找出方法,更重要的是其最终结果是指向何方。

以此而论,“台湾前途”讲到的其实不是字面上的台湾,层层剖析而下,可以发现实际上是两岸关系本质下的台湾,“两岸和平”是必要的追求,两岸的相互交流、理解是必要的方法,抽离与不回应两岸关系本质的台湾前途,是没有前途的。

就这方面来说,国民党原本是领先的,国民党政府曾在90年代提出《国家统一纲领》,倡议两岸在“理性、和平、对等、互惠”前提下,建立“民主、自由、均富的中国”,分成近程、中程及远程阶段逐步完成“两岸统一”目标,重中之中的原则是“统一的时机与方式,首应尊重台湾地区人民的权益并维护其安全与福祉”。姑且不论《国家统一纲领》可不可行,至少那是一套具有方向与阶段,最终有目标的一套“台湾前途”,甚至可谓是展现擘画“两岸前途”雄图壮志的积极性。遗憾的是,在2000年第一次政党轮替后,政府的体制与教育方针已隐然滑入李登辉苦心架设的“台湾主体性”轨道之中,国民党日渐放弃提出任何有效的“统一方案”,“统一”论述至此在台湾政治场域沦为一片空白,甚至是“政治不正确”。

1990年代,台湾因为“十大建设”的成果经济腾飞,跻身“亚洲四小龙”之首,与当时刚从“文革十年浩劫”伤痛走出,以“改革、开放”政策重建社会制度及经济发展的大陆相比,自然不可同日而语,这给了国民党提出《国统纲领》倡议“两岸前途”的底气。

习近平的“台湾前途”提案

经过30年发展,两岸发展情势丕变,掌握实权且深具“使命感”的习近平上台后,因大陆的经济、军事力量、政治影响力实质壮大而勇敢提出“中国梦”、“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等“愿景”,更借着与博鳌论坛、海峡论坛、与国民党党政人士会面以“十九大”、“两会”等重要场合,将台湾纳入“中国梦”的范围。今年1月,习近平于“《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活动”发表“习五点”,不仅为九二共识添加了“共谋国家统一”内涵,还宣告探索“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启动两岸统一进程,直接面向台湾人民倡议“一个中国原则下的台湾前途”。早在习近平发表“十九大”工作报告后,《多维TW》即据理解析,推定其谈话背后隐藏如“2049年两岸统一”、“两岸统一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然要求”等“政治密码”。

然而,习近平抛出“习五点”及“两制台湾方案”的探索后,台湾的朝野政党竟都似惊弓之鸟,在2020年大选党内初选如火如荼之际,不分蓝绿顺着“台湾前途由2,300万人决定”的“政治正确”,不容分说的齐声说出“拒绝接受一国两制”。

这对于长期以“台湾前途”大作文章,将“主权”依自己政党需求在台湾、中华民国或中华民国台湾之间任意变换的蔡英文来说,“只是刚好而已”,毕竟一个贯彻反中的民进党,非“一日之寒”,换了是别的民进党政治人物执政,也可能同样如此。

最该被议论的是国民党,举凡《中华民国宪法增修条文》的“因应国家统一前之需要”前言、《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的订定,乃至于《公民投票法》中明定不能将“领土、国旗、国号”纳入公投事项等规定,哪一项不是国民党的主张?哪一项主张不是指向“统一”的彼岸?但面对习近平的“台湾前途”提案,原应“同向”而行,大胆提出“讨论方案”的国民党,除了洪秀柱曾经提出的“一中同表”之外,始终在“不独不统”的语境下换句话说,实际上与将“中华民国”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民进党又有何异?

“为人民谋福”只是托辞?

如前所述,“台湾前途是台湾人民真实的未来”。台湾人民固然能投票选出代表,台湾的未来却是由这些被选出的政治人物所决定。以此而论,所谓“2,300万人民共同决定”,实则如镜花水月、空中楼阁般的虚幻,看似很民主,却没有尽到政治人物应尽的责任。

就“台湾前途”而言,政治人物的责任当是想办法“壮大台湾”;就“台湾人民”而言,政治人物的责任当是实现曾经许诺的美好未来。在习近平抛出“两制台湾方案”的探索,搭配十九大的统一进程,中共已经摆明给出一套“台湾前途”的规划,有方式、有时程、有结果,有终局安排,台湾不管是蓝绿政党,都必须认真思考,在这样的“大势”中如何实现曾经许诺给台湾人民的美好未来。

如果只会关起门来,为了自身的政治利益或政权的存续而对抗争吵,虽貌似以“台湾前途”为念,实则只是数落北京的不是及台湾内部的不团结,依旧弹着“拒统”的老调,不但无法称之为“为人民谋福利”,更再次验证蔡英文其及国安团队只是将“台湾前途”当成作文比赛而东拼西凑;至于连如何作文都不会的国民党,不提也罢。

推荐阅读:

【多维TW41期】【多维TW】物化的妖魔:民进党“统一恐惧感”的炮制与催化

【多维CN44期】【多维CN】左翼回潮 被“主义”掩盖的真问题

【多维TW40期】【多维TW】社论:比悲伤更悲伤的国民党

请留意第44期《多维CN》、第41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其他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您亦可按此【订阅】,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