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建交的产物:中共眼中的《与台湾关系法》

撰写:
撰写:

《与台湾关系法》40周年前夕,蔡英文与华府三个智库举行视讯会议,提到《与台湾关系法》协助建立良善力量,奠定台湾成为世界民主灯塔的基础(图源:台湾总统府YouTube频道截图)

2019年4月10日,适逢美国《与台湾关系法》40周年,台湾政府早已筹办多项活动热烈庆祝,也得到美国方面的响应。从地缘政治角度来看,《与台湾关系法》涉及中国内战后尚未统一的政治局势,以及中美建交的大环境变革,因此中国大陆也是“事主”之一。不过,中国大陆对于《与台湾关系法》的看法,往往在“美台友好”的热潮中受到忽视。

“内外相连”脉络下的《与台湾关系法》

对中共来说,“台湾问题”与“中美关系正常化”,是一体之两面,而中美关系的“正常化”,又与美苏冷战以及中苏共分裂局势息息相关;就大陆内部而言,当时外交变动的背景亦是在“文化大革命”运动的脉络之下产生。因此,中共看待将“台湾问题法制化”的《与台湾关系法》,可以说是视为“内外相连”政治发展的一个重要环节。

1950年代后期,中苏共交恶,演变至1969年“珍宝岛事件”双方军事冲突,给予美国难得的战略介入契机。美国整个1960年代都陷入越战的泥淖,当时国力有衰微的倾向、内部反战声浪大起,时任总统尼克松(Richard Nixon)与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Henry Kissinger)思考拉拢中共对抗苏联,并期许美国成为美中苏三角当中的“枢纽”。

与此同时,毛泽东也决定进行外交战略上的巨大转变,与美国开拓外交关系,这与尼克松、基辛格几乎是一拍即合。1972年尼克松访问中国大陆,与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针对两国关系有诸多讨论,并发表《上海公报》,重申各自的立场之余,更重要的是推动“两国关系走向正常化”。

“三公报”力阻美军驻台、美国军售台湾

首先,不能忽略的是中共在“三公报”里面对台湾议题的立场。1972年《上海公报》签订,中共强调“台湾问题是阻碍中美两国关系正常化的关键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早已归还祖国;解放台湾是中国内政,别国无权干涉;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必须从台湾撤走。中国政府坚决反对任何旨在制造‘一中一台’、 ‘一个中国、两个政府’、 ‘两个中国’、‘台湾独立’和鼓吹‘台湾地位未定’的活动”

美国方面则声明“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政府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双方可谓少有交集,美国的声明尤其具有模糊性,因为当时美国承认的还是在台北(即使已经离开联合国)的中华民国政府。

1979年1月1日,中美《建交公报》进一步提到,“美利坚合众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在此范围内,美国人民将同台湾人民保持文化、商务和其他非官方关系……美利坚合众国政府承认中国的立场,即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正是同一天,中共也发布了《告台湾同胞书》,呼吁台湾回归祖国。

1979年中美建交后,美国国会旋即起草《与台湾关系法》,并在1979年4月10日由总统签署生效,引起中共诸多反弹,双方的协商着重在中美两国对美国军售武器给台湾的分歧。直到1982年《八一七公报》,中共表示“中国政府重申,台湾问题是中国的内政。1979年1月1日中国发表的告台湾同胞书宣布了争取和平统一祖国的大政方针。1981年9月30日中国提出的九点方针是按照这一大政方针争取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进一步重大努力。

上述三个公报,可以看出中共的立场坚定,认为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属于内政问题。虽然没有明确提到对《与台湾关系法》的立场,但关于美国与台湾保持“文化、商务和其他非官方关系”,其实得到中美两国“双方同意”,中共并不反对,只有美国军售台湾一事,中共相当不能接受。

《与台湾关系法》的外在环境是美国与中共建交,并断绝与台湾政府的外交关系。图为2019年1月10日,纪念中美建交40周年招待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中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出席致辞(图源:新华社)

中共官方反对《与台湾关系法》涉入“台湾问题”

就中共政府各单位的执掌来说,《与台湾关系法》既是内政、也是外交,涉及外交部与国台办两个机构的职责范围。因而近年来,每每遇到美国国会举行《与台湾关系法》听证会,或者庆祝该法通过周年时,两个机构对此都有所回应,特别是当美国军售台湾议题受到关注时,中共外交部、国台办都会重申反对立场。

中共反对《与台湾关系法》,最基本的立场体现在几份重要文件中。首先是1993年8月国务院台办、新闻办发布《台湾问题与中国的统一》白皮书,提到“遗憾的是,中美建交不过三个月,美国国会竟通过了所谓《与台湾关系法》,并经美国总统签署生效。这个《与台湾关系法》,以美国国内立法的形式,作出了许多违反中美建交公报和国际法原则的规定,严重损害中国人民的权益。美国政府根据这个关系法,继续向台湾出售武器和干涉中国内政,阻挠台湾与中国大陆的统一”。对于《与台湾关系法》不假辞色地批判。

而后在2002年2月,大陆国务院台办与新闻办再度连袂发表《一个中国的原则与台湾问题》白提书,提到“对美国而言,承诺奉行一个中国政策,就要切实执行中美两国政府之间的三个公报和美方的一系列承诺,就应当只与台湾保持文化、商务和其他非官方的关系,反对所谓‘台湾独立’、‘两个中国’、‘一中一台’,不阻挠中国的统一。反之,就破坏了中国政府争取和平统一的外部条件。”显然,对于《与台湾关系法》授权美国政府军售台湾一事,仍是大有不满之意、认为是分裂中国的温床。

为欢庆《与台湾关系法》40周年,美国在台协会(AIT)举办一连串的系列活动。图为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左)和美国在台协会处长郦英杰(Brent Christensen)共同宣布成立台美“印太民主治理谘商机制”,背板上的钻石图徽,象征台美“恒久伙伴关系”(多维记者:汤佳玲/摄)

时序到了2019年1月1日,正当庆祝中共与美国建交40周年,北京方面曾举办诸多活动,中共官媒新华社以“不畏浮云遮望眼──写在中美建交40周年之际”对中美建交后双方关系进行简略的回顾。其中提到“两国建交后不久,美国国会通过了违反建交公报精神、干涉中国内政的‘与台湾关系法’。经双方反复磋商谈判,1982年,中美两国发表了‘八·一七’公报,美方承诺限制向台出售武器的性能和数量、逐步减少对台的武器出售、经过一段时间使这个问题得到最终解决”。文末并呼吁“共同推动中美关系朝着正确方向继续前行”。

由上可见,中国大陆官方对于《与台湾关系法》的立场向来坚定,这个美国国内法向来被视作军售台湾、进而危害中国统一的推手。回顾多年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对《与台湾关系法》的回应,多痛批美国“利用台湾问题干涉中国内政”,甚至是“向台独势力发出错误信号”,强调“美方无权将自己的国内法凌驾于国际法之上”、 美方“严重违反一个中国政策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原则,干涉中国内政,中国政府一贯坚决反对”。对此,中共外交部发言人也多次表达“严重关切和不满,并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

现在正当台湾与美国热烈庆祝《与台湾关系法》40周年,蔡英文方与美国三个重要的智库进行视频会议、大加赞许《与台湾关系法》,认为其象征“台美共同利益”。此外,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4月9日也才通过两个新的“友台法案”,在在让人感到美台关系的紧密。

《与台湾关系法》已40年,中国大陆实力早非1979年那般脆弱,从前美国可以不顾中共反对、坚持维系与台湾的政治军事关系,如今“中国崛起“,不禁让人怀疑同样的战略是否仍能持续使用。图为2017年11月8日,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陪同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夫人梅拉尼娅参观故宫博物院(图源:新华社)

然而,《与台湾关系法》从来不只是美国与台湾的事,而是中共与美国建交这条主轴线下的附属产物,如果当前美台各界只关注如何庆祝《与台湾关系法》40周年,而忽略了也是“事主”的中共40年来对于《与台湾关系法》的认知与立场(特别是反对其给与台独论述强而有力的后盾),则可想而知,对于美中台三角关系都不见得是好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