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趴酿女模猝死命案判决大逆转 台司法严重背离人民

撰寫:
撰寫:

涉嫌2015年年底于台北五星级饭店W Hotel主办毒品派对,结果导致一名郭姓女模混用多种毒品丧命的主嫌,被外界讽刺为“土豪哥”的朱家龙,在一、二审皆被法官以“转让禁药致人于死罪”,重判10年刑期。然而案件经最高法院发回更审,在当地时间2019年4月26日,高等法院更一审判决却出现了大逆转。

更一审法官认为土豪哥只是转让禁药,与郭女的死亡没有因果关系,因此将他改判2年10月徒刑,而在获判轻刑下,也使得原本遭检方以可能持有外国护照,且家境优渥有逃亡之虞而已遭羁押785天的土豪哥,得以新台币100万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交保。相关逆转判决,引发台湾舆论哗然。

“土豪哥”朱家龙于法庭上主张,他只是饭店订房人,毒品也不是他带来的,对于郭姓女模的死,他感到遗憾(图源:截自Youtube)

细读相关判决理由可以发现,导致土豪哥能在更一审改判轻刑的关键在于,高等法院更一审认为女模体内验出的高浓度毒品,与土豪哥等人提供毒品没有因果关系,而是女模长期施用毒品的结果,故变更判决法条。 “土豪哥”从一、二审涉犯“转让禁药致人于死罪”(药事法第83条第2项前段),改为涉犯“转让禁药罪”(药事法第83条第1项)。虽然土豪哥涉犯的是同一个法条,但由于法官认为土豪哥只是涉犯“转让禁药”,无涉女模之死,因此土豪哥的刑度马上从原先二审维持的10年重刑,变为只有2年10个月轻刑。

对于判决结果大逆转,据女模父亲的委任律师转述,郭父感到相当错愕,表示虽已和解,但内心仍很痛苦、失望与遗憾。事实上,与一、二审见解有高度落差的判决结果,痛心和失望的恐怕不只是家属,相信社会大众也是难以接受,认为法官“不接地气”,而不免产生难道“司法就是有钱判生,无钱判死?”的怀疑。

台湾民间俗谚认为司法总是“一审重判、二审轻判、三审猪脚面线”(台湾民俗认为吃猪脚面线能去霉气,刑满出狱者都会来上一碗),意指许多社会的重大司法案件,原本涉犯重罪者,在进入三级三审的司法程序中,最后往往能“化险为夷“,而能吃到猪脚面线者,通常是“达官贵人”,比方说台湾在贪污罪的定罪率一向不高。

而在本案中,法官仅仅以女模体内致死毒品为女模长期施打毒品的结果,与朱嫌等人所提供的毒品没有关系做为轻判理由,但相关看法既有悖于常情,也难以说服外界。毕竟人体内毒品的积累虽然可以是长期所导致,但最终触动死亡板机的毒品量,难道就能与死亡没有因果关系?也难怪当更一审大逆转的判决结果一出,不但死者家属难以接受,社会舆论也集体愕然。

尽管司法判定确实终究得考量证据和无罪推定原则,此外,司法制度本来就不是为了满足民众的好恶和感受,也绝不是为了实现以暴制暴,以眼还眼的“乡民”法则。然而法官对于案情的审理,终究还是不能脱离社会观感和民众对于基本公平的认知,不能总是叫民众觉得,维护社会公义的司法,反而成为权贵“脱罪”的合法机制。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