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新时代来临 细数平成年代的台日关系

撰写:
撰写:

随着日皇明仁退位,德仁继位,日本将告别“平成”时代,于2019年5月1日正式迈入年号“令和”的新时代。回顾平成时期30年间的台日关系,尽管双方从民间经济文化交流提升至战略安全合作层次,但仍存在不少争议,考验台湾当政者如何互惠踏实地经营台日关系。

日皇明仁在当地时间2019年4月30日举行退位仪式,成为日本200多年来首位在生前退位的日皇,皇太子德仁自5月1日凌晨零时起接棒成为新日皇,开启“令和”年号新时代。

日皇明仁退位,正式宣告平成年代谢幕(图源:Ruters)

相较昭和时期(1926年12月25日至1989年1月7日)历经战后、台日断交,日本为履行一中政策,曾拒绝台湾总统在执政期间访日,双方关系较为冷淡;但到了1989年1月8日日皇明仁继位后的平成时期,台日关系相对朝向更为友好的方向迈进,尤其是李登辉担任台湾总统其间,因其曾留学日本的个人经验,对日本有着深厚的历史情感,再加上1989年天安门事件和1990年冷战结束,日本对于台湾民主化议题颇感兴趣,李登辉也开始以个人关系为基础进行对日外交,台日关系开始逐渐加温。

1990年代后,台湾政府逐渐开放管制,日本的电视剧、电子游戏、动漫与各种娱乐等大量引进台湾,使得日本通俗文化在台湾变得十分普遍,许多商人看中“哈日”商机,游走台北与东京。除此之外,日本恢复承认中华民国护照,恢复台湾人到日本72小时过境免签证优惠,台日民间互动更加热络。1999年台湾发生921大地震,日本政府和民众也积极援助台湾救灾。

2000年台湾首次政党轮替后,前总统陈水扁任用对日本十分熟悉的罗福全担任驻日代表,积极经营对日关系。期间2004年日本公开支持台湾参与世界卫生大会(WHA),2005年美日安全保障“2+2”会议发表了“共同战略目标”,首次将台湾纳入美日安保范围,接着日本给予台湾观光旅游90天免签证等,台日关系更形友好且逐渐触及区域安全层级。

至2008年二次政党轮替,台湾重回国民党执政,与日本之间的民间合作更进一步,且同时拉抬了高层政治方面的合作。例如2011年日本发生311大地震,台湾捐款高居世界第一,台湾政府及民间组织迅速派出救难队赴日抢救,不论是日本政治人物还是艺人们都在多个公开场合表现对台湾的感谢。此间,台日双方签订《渔业协定》,希望双方能在争执40多年的钓鱼岛议题获得和平解决,签署《投资协议》保障双边投资,均具经济与战略意义。此外,日本也对旅日台湾人的居留卡实施国籍栏记载为“台湾”而非“中国”。

但此时台日关系也不是一面倒地往好的方向发展,仍出现过不少争议,诸如派驻日本的代表不懂日文,被媒体讥笑为“对日外交休克”、台湾故宫国宝赴日展览被矮化,当时在任的台湾总统马英九夫人周美青拒绝出席、台湾“联合号”渔船遭日本巡逻舰撞沈事件等,马英九因此被日本学者归类为“嫌日派”。

至2016年台湾三度政党轮替,被外界视为“亲日派”的民进党党主席蔡英文担任总统,让外界对台日间的互动抱有深切期待。2017年初,台日相互修改联络窗口名称,日本“交流协会”更名为“日本台湾交流协会”,台湾“亚东关系协会”更名为“台湾日本关系协会”,让原本盖着一层面纱,并在名称上有所回避的的台日准官方机构,某程度地主动揭露彼此所具备的“准官方”身份。同年3月,日本总务副大臣赤间二郎更破天荒以“官方身份”访台,成为自台日断交后的第一人。亚太防务研究中心研究员黄惠华称此为“台日双边力求向‘准国家层’升级的渐进式举动”。

然而,尽管台日关系从民间到官方都十分友好,且舆论界对于日方应制订日本版《与台湾关系法》的说法不断被提出,希望能将无邦交的台日关系制度化与法律化,但蔡英文政府在冲之鸟礁渔业纠纷与解禁日本核灾食品等议题上,至今仍未能获得日本谅解,以致台日FTA等双边经济合作进展停顿。蔡英文在接受日本《产经新闻》头版专访时,抛出希望台湾与日本直接进行安保对话,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以及外务大臣河野太郎,也仅以日方长期所坚持的“七二体制”,也就是维持与台日间“非官方交流”作为回应。

台日关系的背后,一直以来有强大的民间力量、历史情感与经济互赖在支撑,迎接“令和”新时代,蔡政府必须提出更踏实互惠的方案,实质提升台日双边利益,也有助区域和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