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瑜对决自经区议题 先谈高雄是否作好准备

撰写:
撰写:

台湾高雄市长韩国瑜上任后称要争取设立“自由经济示范区”,台湾时代力量党籍高雄市议员黄捷于当地时间5月3日高雄市议会质询时,要求韩国瑜说明自经区内容及要争取放宽到什么程度、有那些具体项目等,而韩国瑜则以让高雄“发大财”为宗旨,未能具体回应黄捷的质询,因此引发民众认为韩国瑜对自经区一窍不通的争议,韩国瑜也于当地时间5月5日在脸书(Facebook)开直播澄清,说明自己目前所有目标都是希望能促进高雄的经济,拓展高雄的财源。

台湾时代力量党籍高雄市议员黄捷针对自经区议题质询高雄市长韩国瑜,得不到具体回应而做出无语白眼的动作(图源 :翻摄自黄捷官方脸书)

平心而论,韩国瑜无法回答有其两难。一难在于议会质询间无法回答自经区的具体方案情有可原。自经区是以全国贸易发展为范畴进行思考,包括法令相关规定职权皆在中央,不论是陈水扁时期的“自由贸易港”,或是马英九时期力推的“自由经济示范区”,其主责单位皆为中央部会。因此在法规尚未松绑具体内容,且中央的规范草案未出之时,韩国瑜作为地方首长确实难以具体回应。

韩国瑜的第二难才是真正挑战其执政核心的问题:高雄是否做好准备迎接自经区的开放?如果就韩国瑜在直播内容时所言,高雄要透过自经区作为突破点,进行人流、物流的法规松绑。而总体政策是中央的事,地方政府首要之务便是掌握高雄的体质,必须盘点高雄的区域规划与产业发展的现况。高雄港过去的繁荣起因于劳动密集产业的加工出口区,在1970年代“十大建设”后,高雄成为石化工业与重工业的基地,但也导致高雄长期位居空污前三名。今日如果韩国瑜欲让高雄再找回往日繁荣,如何重新整顿高雄的产业发展并协助转型是一大任务。

此外,在高雄要更进一步开放时,更要小心衡量区域利益,地方政府应顾及高雄市民利益协助中央政府作整体规划。以中国大陆“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为例,其结合上海特色片区规划金融、高科技与物流的区域,并对金融商贸领域、外商投信调查公司与文化社会服务领域作一定程度的开放,但同时也对一些项目进行限制。在这些过程当中,中央与地方政府对于自贸区的开放过程是高度监管,上海市政府也定期对自贸区进行总结与评估。

回头再看看高雄市,该地具有天然地理优势的港口可做为货物集散地,目前在货贸上发挥一定功能,但同时有产业发展的转型难题待解。然而如果要再加入韩国瑜所言的“货出去,人进来"的人才、货物等对于服务贸易产业的松绑,那高雄是否有相关配套因应开放后可能造成的种种问题,而不至于落入境外势力“木马屠城",包括排挤到在地生产产品,或是政府的功能在开放过程中逐渐丧失管理能力,而高雄居民最在意的环保问题是否会更恶化等等,这些牵涉到城市基础的打造,要回答的困难度与中央法规松绑不相上下。

韩国瑜与市议员黄捷的质询攻防是站在为高雄的未来着想,但韩国瑜的语塞更突显高雄的产业与经济尚未做好盘点的准备,虽然自经区的法规职权在中央,但地方政府更必须从现在开始做好准备,对于市内产业、区域作审慎的规划与谋略,而非在是否懂自经区的问题上浪费过多的政治口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