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国家机密保护法》修法 突显民进党自锁心态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立法院于当地时间5月7日通过《国家机密保护法》修正案,明定泄漏或交付“国家机密”于中国大陆及港澳地区、外国、境外敌对势力或其派遣之人者,将可处3年以上10年以下之有期徒刑;若泄漏或交付属“绝对机密”者,可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亦即,日后台籍人士若向中国大陆或港澳地区人士泄密遭逮,最重可处十五年以下之有期徒刑。

台湾立法院在民进党优势人力下,通过《国家机密保护法》的修法,对卸任公职赴陆限制的年限更加严格 (多维记者:谭英瑛/摄)

台湾现行之《国家机密保护法》对于“机密”的规定,主要分为三项,包括“绝对机密”、“极机密”、以及“机密”;上至总统、行政院长、国安会秘书长,下至经授权接触相关业务的陆委会、国防部负责人员,都在管制范围之内。

另外,《国家机密保护法》以及《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对于台湾政府部门相关人员赴陆管制的时间为3年,必要时可缩短或延长。不过,过去马英九政府时期的官员,包括前文化部长洪孟启、前故宫博物院院长冯明珠、前退辅会主委董翔龙、前陆委会副主委施惠芬、前海基会董事长林中森等人,都在卸任前将原本的3年管制申请缩短至3个月至2年不等,也因此在蔡英文与民进党政府刚上台时的2016年曾经引起许多检讨声浪。

如今,就在马英九、吴敦义、以及包括前行政院长江宜桦与张善政、前陆委会主委王郁琦与夏立言等人的3年管制期即将到期、吴敦义意欲与中共重启“国共论坛”之际,民进党政府利用在立法院的绝对优势,对相关法令的修正“强渡关山”,免不了再度挑起蓝绿之间的纷扰。

除了表示修法此举是“因人设事”之外,国民党方面同时表示,“法”应该是要“立法从宽、执法从严”,才能如实贯彻法治;一旦改为严刑峻法,将窒碍难行。且民进党的做法只是制造政治斗争与社会对立,对台湾社会稳定绝非好事。

相反的,民进党与时代力量等政党,则认为这些限制不光只限制国民党的官员,同样限制了民进党政府的官员,并无“因人设事”之考虑;同时,民进党立委也讽刺国民党因为抢着当“中共代言人”才对修法提出质疑;立委王定宇甚至认为,修法案就是要把台湾长期以来对于保护“国家安全”的漏洞补起来,以避免更多来自中国大陆的渗透。

然而,在台湾即将到来的2020年总统大选之际,民进党此刻的修法行为,除了选举考虑外,自身无法与中国大陆交流、因此也不准别股势力与大陆互动的心态亦表露无遗。也就是说,这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将对手阵营打为“中共同路人”的负面思维,已泛滥成为民进党政府的“共识”。

2016年民进党政府上台后,两岸既有的沟通机制都中断,陆委会与国台办、海基会与海协会失去了原本的功用;更诡异的是,近一两年来陆委会与国台办更成为两岸关系急冻后相互叫嚣的单位,完全失去了原本应该有的沟通、协调、与交流任务。

台湾海基会在两岸关系急冻之后,功能亦逐渐萎缩 (多维记者:洪嘉徽/摄)

如今,民进党政府打着维护“国安”的旗号,“正大光明”地修法限制过去对两岸事务有过贡献、相对绿营在大陆拥有更多沟通管道的前朝人士赴陆的机会,也是对这些人的无形处罚。“我不能去,你也别想去”,扼杀两岸间可能的交流空间。这样一种封闭自锁的心态,将只会让台湾越缩越小,而台湾想要的生存空间将会愈趋困难;更堪忧的是,为了名义上的“国家安全”而修法、诠释法律,也可能会变成台湾蓝绿阵营恶斗的日常化手段。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