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司法改革进入“深水区”审判人员淘汰与独立性能否兼顾

撰写:
撰写:

台湾立法院在当地时间5月8日针对《法官法》的修正案进行审查,其中最为外界关注的课题便是“如何淘汰不适任法官和检察官”,尽管审查过程因为无法达成共识,最终仅能交付协商,亦即相关修正案将进入更长的研议时间,这也说明了当前修法已触及台湾司法改革中的“深水区”。这个关于法官或检察官“淘汰机制”的问题之所以困难,乃因为法官和检察官代表着司法的独立和公正,所以在制度设计上,他们相较于一般公务员拥有不被轻易惩处的保障,但另一方面由于司法掌握了人民的生杀大权,也攸关社会公义能否实现,那么在制度设计上,如何让法官和检察官的权力能受到合理的监督和制约,使不适任者能被淘汰,就成了台湾在《法官法》修法上最主要面临的困局。

台湾民间司法改革团体在当地时间5月8日召开记者会呼吁立法者尽速修法,让不适任的审判人员获得惩戒。对于法官团体的抨击,出席的司改会董事长,律师林永颂(左一)表示对于法官团体缺乏自省,感到难过(多维记者:陈炯廷/摄)

事实上,台湾立法院在2011年时已通过《法官法》,并依法成立“评鉴委员会”负责淘汰不适任法官、检察官,但台湾“民间司法改革基金会”(简称司改会)指出该制度并没有发挥效果,因为从数据来看,在《法官法》上路后,法官检察官受惩戒的人数却大幅减少,在处分上也大幅减轻,导致不适任者无法被淘汰,这也是在各种民调上,人民对法官检察官信任度屡创新低之故。

司改会董事长,律师林永颂表示,受惩戒的人数减少,并不意味着法官检察官比以前更好,而是现行的评鉴机制,在“官官相护”下失灵,才让不公正的法官检察无法被有效的监督和淘汰,像是有一些有问题的个案,在评鉴委员会都被做出不付评鉴的决议,但台湾监察院的调查报告却不这么认为。

林永颂举例指出,有一起移工受性侵的案件,检察官以被害人“没有咬伤加害人生殖器”为由,居然认定被害人是合意与加害人发生性行为,但对此缺失,检察官评鉴委员会却认为被告是“对被害人有相当信任感,才会放心将生殖器放入被害人口中”而做出不付评鉴的决议。

为强化评鉴机制,避免现在全由法律人任评鉴委员而出现“官官相护”的问题,司改会主张在评鉴委员的组成上,要扩大非法律专业学者和社会团体参与,让非法律人能过半。此外,司改会的修法诉求还包括,提升评鉴委员会能量,并简化惩戒程序;让人民有直接请求评鉴的权利;把法官裁判的品质也纳入评鉴等。这些“民间版”的修法建议,最终形成了民进党立委尤美女的修法提案,也成了本次《法官法》修法中,最受各界关注,亦最富争议的焦点。

立委尤美女的修法提案引发法官检察官群体,以及律师公会的反弹,他们主要认为该法案若通过,将变相影响判决结果,摧毁审判独立之基石,让少数社会团体垄断评鉴委员会。台湾司法院则表示,反对简化惩戒程序,亦反对把法官裁判品质纳入评鉴,因事涉“审判独立核心领域”。

综观本次《法官法》的修法争议,正反双方的主张背后皆有它合理的考量。毕竟如何确保司法独立性,但同时也让司法能受到民主的监督,符合人民期待却又不沦为民粹,本来就没有简单的答案。

《法官法》的修法不论结果如何,社会各界或许都应避免采取二元对立的思维,以为强化监督,扩大公民参与便是戕害司法独立;或制度上若无法加速淘汰法官检察官,司法就难获公正。司法独立与民主问责如何兼顾,法官和检察官的品质如何提升,诚如司法判决一样,没有完美,它只能是个不断接近正义的过程,而这将是台湾社会必须持续论辨,并不断寻求共识的司法改革课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