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打自经区口水战 务实产业政策在何方

撰写:
撰写:

日前台湾高雄市议员黄捷在议会质询市长韩国瑜,让“自由经济示范区"(以下简称自经区)一词再度登上台湾的舆论热点。

对于台湾是否需要自经区,蓝、绿两阵营政治人物纷纷表态,蓝营主张自经区的开放能接国际订单,创造工作机会,进而对台湾经济有帮助;绿营则在租税不公平、原产地疑虑与伤害农产品等缘由上进行反对。甚至蔡英文在自己官方脸书(Facebook)上表示自经区会让“台湾货"与“中国货"分不清,拖累台湾品牌信用,进而遭到美国关税报复,因此蔡英文坚决反对自经区。

蔡英文于官方脸书公开表态反对自经区,理由在于让“台湾货"与“中国货"分不清,台湾人民无法接受(图源:蔡英文官方脸书)

双方的论争为台湾经济发展增添更多不确定的疑虑。台湾是小型经济体,易受各种政治讯息左右,体质不够强健。根据台湾民间业者国泰金控于今(2019)年所作的《国民经济信心调查报告》指出,随着台湾各项经济数据与全球景气转弱状态下,民众在开春之际的整体信心再度转弱,上一次的信心低点是2018年的下半年,受到中美贸易战与军事关系紧张等外部风险,因此对于前景不乐观。

由此可知,台湾民众对于经济前景的展望,往往随着内外部因素而变化。而台湾内部类似自经区的论争,若是上升到政治操作的层级,负面的政治效应有可能进一步发酵,让社会民众产生焦虑,这对台湾经济发展前景并非良事。

目前蓝、绿双方对于自经区仍聚焦在“开放与否"作论辩,不过如果是从台湾经济发展为出发思考的话,这样的提问显然远远不足。需要先厘清的问题是,究竟什么是自经区?简单就概念上而言,自经区属于自由贸易区的一种,亦即在一区内达到“境内关外",透过开放以促进货物、人力与资金的流通,同时促进境内产业的发展。

从历史上来看,自由贸易区广受开发中国家或地区的青睐。以1960年代至1970年代的台湾为例,当时以李国鼎等人为代表的财经官僚配合台湾产业政策,推动加工出口区,同时创造高雄的繁荣期。

而常被台湾视为参照范式的韩国仁川自由经济示范区,也是在政府严格把关之下,并有策略目标地搭配产业政策相互配合,进而在交通、境内产业、金融、人才等软硬件服务都有一定评估后,才得以发挥作用。但问题在于无论是台湾过去的加工出口区,或是韩国仁川自由经济示范区,其实都有特定的时空背景与主客观条件,至于台湾要解决目前的经济问题,是否复制这些经验借以打造自经区开放贸易措施,就能够如韩国瑜所愿的“高雄发大财”,实在有必要审慎商榷。

同样地,台湾现在如果要推动自经区的前提,在于必须有长远产业发展策略,与软硬件设备建构,但目前这些台湾都是悬置状态。蔡英文提出前瞻建设与“5+2创新产业”(“智慧机械"、“亚洲‧硅谷"、“绿能科技"、“生医产业"、“国防产业"、“新农业"及“循环经济”)作为政策方向,但仍停留在口号阶段,未见到实质的策略与规划,包括人才培育体系、国土规划如何配合总体发展的蓝图依旧模糊。

在台湾产业政策含糊不清的状态下,蓝营政治人物空谈台湾不够开放,绿营则是大打“中国大陆入侵”的恐惧牌,而真正急迫待解的经济问题却掩盖在政治斗争之中,这才是台湾经济的滞闷不前的原因所在。

乘着韩国瑜热潮,自经区的议题再度升温,或许可以引起台湾社会与政府对于经济何去何从这个关键问题的讨论。但讨论重点更应该从是否要自经区,转移往台湾产业策略的蓝图,并扎扎实实地增强台湾体质,台湾经济发展不能再务虚而不务实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