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修法认大陆为敌对势力 两岸关系堪忧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日,民进党立委占多数席位的台湾立法院通过《刑法》修正案,将“境外敌对势力或其派遣之人等”,纳入现行“外患罪”适用规范;对照中国大陆近期指责蔡英文政府“玩火自焚”,以及中共党媒和官媒大肆抨击“台独”与“境外敌对势力”的作为,两岸关系的发展确实堪忧。

台湾立法院通过《刑法》修正案的同日,也通过《国家机密保护法》修正案,明定泄密给大陆地区或港澳、境外敌对势力者,最重可判刑15年(图源:中央社)

提出《刑法》修正案的民进党立委王定宇,原先使用更直白的“敌人”一词,指涉“与中华民国交战或武力对峙之国家或团体”,但遭民进党团临时动议改为“本章之罪,亦适用于地域或对象为大陆地区、香港、澳门、境外敌对势力或其派遣之人,行为人违反各条规定者,依各该条规定处断之”。换言之,说的都是“敌”。

至于什么叫做“境外敌对势力”?其实这并非台湾现行法律首次列出,此前已在《国家情报工作法》、《通讯保障及监察法》提及,也早予以定义。“外国势力或境外敌对势力”包含三种情况:第一种是“外国政府、外国或境外政治实体或其所属机关或代表机构”、第二种为“由外国政府、外国或境外政治实体指挥或控制之组织”、最后则是“以从事国际或跨境恐怖活动为宗旨之组织”。

由于台湾并未有恐怖攻击的威胁、或者明显有敌意的“外国”,因而真正指涉的“敌对势力”,乃是“境外政治实体”,亦即在台湾法律内不属于国家、但又不归台湾政府管辖的中国大陆之中共政府,这次的修法显然也是针对中共。

无独有偶,中共近期也对台湾政府的作为,给予更严厉的定义。中共建政以来,一直都对“意图颠覆”的外部势力,贴上批判的标签,如“帝国主义走狗”,或“帝修反”(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反革命),革命热潮过后,在各项法制建设过程中,用语改为“反华势力”、“境外敌对势力”或“境外势力”。查询“中国法院网”可发现,近年来这种用词大多指涉宗教与港台事务,背后剑指“西方”。

中共也一向认为,“台独”与“境外势力”有所关联,马英九时期两岸关系稍微缓和,这种用语较为少见。但2016年民进党再执政后,两岸关系欠佳,蔡英文近期又遭中共官方数度批评“玩火自焚”,显然把台湾执政者列为与“敌对势力”相勾搭的“台独份子”。

综上可以清楚看到目前的局势走向,两岸官方不约而同把对方界定为“敌对势力”的势头相当明显,这对于两岸交流与两岸和平的维系,不啻是巨大的挑战。

就民进党政府而言,可以思考的是,在修法过程中,如何拿捏用语上的分寸、必须审慎看待两岸关系的复杂性,若是一不小心跨过红线,恐怕就会被中共认定为“台独敌人”,这或将激起中共依循《反分裂国家法》,采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

对中共而言,也要仔细拿捏批判民进党政府的力道,尤其要注意并非任何民进党政策都是蓄意掀起两岸敌意,若是太过严厉抨击,恐会激起民进党政府在政策上、法律上拟定更多的措施回击,甚至用更激进的语言、增加两岸擦枪走火的可能性。毕竟对两岸人民来说,和平而非战争,绝对是最大的共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