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成长率能与台湾幸福前景划上等号吗

撰写:
撰写:

蔡英文自2018年底频频以经济成长数据作为其执政三周年的成绩单之一,包括在公开场合常带骄傲神情宣称台湾人均GDP(4万9,827美元)已超越韩国(3万9,387美元)。台湾国发会也引用国际货币组织(IMF)上调台湾经济成长率(YoY,即GDP按固定期价格计算的年增率)至2.5%,并由此主张台湾经济前途正转向光明。

台湾内部两大经济智库“台湾经济研究院”(以下称台经院)与“中华经济研究院”(以下称中经院)也于4月底分别提出全年的经济预测,对于台湾下半年的景气预测多呈现乐观好转的看法。

中经院于当地时间4月18日发布预测,2019年台湾实质GDP成长率为 2.15%,成长走势可望逐季攀升;并预测各季成长预估值分别为1.75%、1.9%、2.31%、2.61%。中经院也指出,下半年台湾经济主要成长力道来自内需支撑,就业持续改善,综所税改革、国内旅游补助等政策,对民间消费都有正向帮助。

而台经院于4月25日发布最新预测指出,2019年台湾实质GDP成长率为 2.12%,并提及台湾近期的资本设备进口年增率,今(2019)年第一季较去年明显上扬,并预计国内经济成长将逐渐回暖。

在台湾政府及相关智库宣传下,台湾经济前景似乎一片大好。但吊诡的是,如果真是如此,为何台湾民众仍普遍觉得景气不佳,感受上的落差究竟该如何解释?

2004年至2018年台湾经济成长率与国民所得年增率(多维记者:黄雅慧/制)

综合回顾台湾近十年来的GDP成长率与国民所得年增率(见上图)可知,2009年以前国民所得年增率与经济成长率呈现正向波动,但2009年之后国民所得年增率与经济成长率似乎脱钩,并非呈现正相关的走向,甚至在经济成长率走高之际,国民所得年增仍呈现平缓下行。由此可见,台湾经济成长并未一直与国民所得增长呈现正相关。换句话说,经济成长率高不一定意味国民所得增长,进而保证民众生活质量的提升,当然也不能就此直接得出经济好的结论。

從另外一个角度思考,台湾当政者可能试图用亮丽的数字增进民众对于执政的信心,但过度仰赖GDP可能反而造成反效果。原因在于民众发出质疑,认为生活实质感受跟账面的数据充满落差,甚至怀疑起自身为何未尝到经济丰收的果实,民怨便由此产生,这也是造成社会不安定的重要因素。

事实上,以GDP来评估一国家或地区之经济成长的“数字游戏”,已经引起了质疑与反思。例如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皮林(David Pilling)便认为GDP总和与平均的计算方法,内含许多差异与不平等。此外,GDP乃是1930年代制造业主导之下的时代产物,对于现代转型服务业的社会可能已不适用,所以用GDP实在难以衡量一国或一地的经济成长。

经济预测必须与社会现实紧密结合,特别是跟各种经济活动指标相互参照,如贸易量、失业率、采购指数、物价指数、国民收入、可支配所得等。这些数据互相比照,透过经济活动量的估算才能看出真正的经济活力,并贴近民众真实感受。

举例来说,十年前的法国便看到这种问题的存在。法国前总统萨科齐(Nicolas Sarkozy)曾任命专家小组研究GDP,并由诺贝尔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领军。萨科齐在报告前言再次提醒这种报道数字的危险性,他指出报道所呈现的幸福与人民真实生活经验有差距,这在专家学者与人民之间树立一条难以理解的鸿沟:一方面专家对于自身知识深信不疑,另一方面人民的生活经验和统计数字却完全不同调。萨科齐强调,这样的鸿沟将非常危险,“因为人民最后会深信自己被欺骗,没有任何东西比民主更具毁灭性了”。

总的来说,以GDP作总体计算或许可以大略估算一国或一地之经济成长,但现代社会体质已与过往不同,由传统制造业升级为服务业为主的现代社会,必须重新审视经济成长的估算方式,让其更贴近民众生活经验,否则社会民心不稳,有可能引起另一种灾难。台湾政府挂在嘴边的漂亮数字,真的能与民众幸福前景划上等号吗?恐怕需要再三思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