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从德谈六四学运失敗:荆轲太少 祥林嫂太多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为纪念发生于1989年4月至6月的北京学生运动(又称六四天安门事件),当地时间5月19日,由华人民主书院、以及香港支联会共同举办的“六四事件30周年–中国民主运动的价值更新与路径探索”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台北举行第二天会议。昔日的学运领袖封从德认为,1989年的学生运动之所以不成功,是由于当年的“荆轲太少、祥林嫂太多”;而今天中国大陆“民主化仍未完成”,同样也是因为勇士太少,多沉溺于悲情意识之故。

2019年5月19日,在台北举行的纪念“六四事件30周年”学术研讨会上,播放前中国社科院政治所所长、“民主中国阵线”首任主席严家祺的视频(多维记者:許陳品/摄)

“六四事件30周年”研讨会于5月19日进入第二天,首先播放前中国社科院政治所所长、“民主中国阵线”首任主席严家祺所录制的视频。严家祺称,自己30年前在香港朋友的帮助下离开了中国大陆,首先非常感谢香港支联会的何俊仁,以及岑建勋、刘千石、朱牧师、陈建钲等朋友的协助。接着他控诉北京政府:“‘六四’是一个中国当局动用机枪和坦克带来人民的屠杀”,“就像南京大屠杀不是暴乱一样,不是暴乱,是大屠杀”。如果一个国家没有正义,就不可能有法治,也不会有市场经济、没有前途。尽管过去一段时间里中国经济发展起来,但如果没有法治,中国就会有新的问题。他呼吁“六四大屠杀,要恢复真相”,并期待“六四事件”在不远的将来,于2020年、2021年就会被翻案、告诉人民真相。至于李鹏等涉事人员,应该按照法律处理。

独立学者崔卫平则以当年亲身到天安门广场支持、协助学生,并参与宣传、讲演、募捐等活动的已故民运人士刘晓波的思想起点切入,发现1980年代刘的思想起点来自于“五四”知识份子。她称“在刘晓波看来,五四知识份子的觉醒不仅体现为严厉的自我反省,还包括对于鲁迅所说的国民劣根性的批判”,并于1988年离开中国后,刘还陆续写过一些反思五四运动和鲁迅的文字,将五四时期的“反封建传统”与当时“反共产党文化压抑个人”联系起来。

当年的学运领袖封从德则承认,1989年在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显得比较无知,也没想过要从根本上推翻中共、终结中共专政,可说是“荆轲太少、祥林嫂太多”。直到今天,六四的主流论述依旧像鲁迅小说《祝福》中的人物“祥林嫂”一样,成天哭诉自己的悲惨遭遇,停留在宣泄悲情意识的阶段,却从未想过怎么结束专制政权,也同样的缺乏如荆轲般的勇士。

2019年5月19日,台北举行纪念“六四事件30周年”学术研讨会,1989年六四事件的学运领袖封从德(多维记者:許陳品/摄)

封从德认为,未来应该结束这种悲情意识与专制体制,并汲取过去中国自辛亥革命以来的百年民运经验,透过“孙文思想”,把中国最好的传统文明(国统)结合现代化发展,回归、建立新的中国道统。其中,更是要回归1946年南京国民政府所制定的《中华民国宪法》(法统)。只有在新的国统、道统、法统都重建的情况下,借由大规模民变促使兵变,结束中共统治,否则中国民主运动的路会相当漫长。

另外,封从德表示,未来中国将会面临两个方向的抉择:一个是“民国化”,二是走苏联道路的“普京化”(指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不过,他认为中国应该走出自己的道路,不再走苏联的老路。对此,现场观众质疑,这样的“民国化”,是否是蒋介石执政时期“党国威权”下的民国?封从德回答,民国的道统最终在台湾实现,国民党虽为党国威权体系,但最终仍依照孙中山的想法,从训政走向宪政,且“台湾民主化有南京四六宪法为框架”,透过过去台湾的政治实践经验,至少证明“宪政民主”适合于华人社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