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顿早餐就决定减税 民进党着眼2020的短视目光昭然若揭

撰写:
撰写:

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在当地时间5月21日与工商团体代表“共进早餐”,在这场行政院举行的“工商早餐会”上,工商团体以不合时宜为由提出取消印花税等“建言”,苏贞昌当场承诺会在一个月内给出答复。财政部随后也决定服从“上意”,听取“民意”,这么样一个涉及百亿元新台币(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的地方税收政策,就在一顿早餐的过程中,眼看着即将拍板定案。

对每个地方政府来说,印花税实为重要的财源,虽然苏贞昌和财政部长苏建荣要地方政府别担心,因为废止印花税后地方政府短缺的收入,将由中央政府补足。然而,在台湾财政拮据,且税收大饼并没有变大的情况下,这种“左支右绌”的“配套”,恰好显露了当前执政者的财政逻辑,没有其他,只有眼下的2020年总统大选。

“台湾玻璃”公司董事长、工商协进会代表林伯丰(左)在台湾行政院举行的“工商早餐会”中提出减税“建言”,行政院长苏贞昌(右)当场承诺在一个月内给出回应(图源:中央社)

印花税指的是对经济交易活动的凭证、契约和收据所征收的一种税,目前课税范围包括“银钱收据”、“买卖动产契据”、“承揽契据”以及“典卖、让受及分割不动产契据”四种。根据财政部的统计,近5年的税收金额,约在新台币106亿到121亿元上下,占整体税收比率约0.5%。

虽占总体税收比重不高,但考量台湾拮据的财政,地方财政又高度仰赖此项财源的情况下,其存废仍是意义重大,因为一旦废止,就意味着政府财政将永久失去这“不无小补”的百亿财源。

工商界大老要求废除的原因是认为,印花税“不合时宜”,且与营业税有“重复课税”的问题。对于工商大老的说法,财政部一开始回应的态度,其实是相对审慎的。在该早餐会后,财政部先公开回应强调印花税并无重复课税的疑虑,表示工商团体有所误会,而若要废除须审慎研议,寻找替代财源。

据了解,财政部长苏建荣也有出席这场“工商早餐会”,席中苏建荣对于工商大老提案废止印花税一事,曾坦言印花税收是地方政府重要财政收入,在没有筹妥替代财源前,他认为不宜废止。不料,此话一出却遭苏贞昌插话说,“地方没钱,还不是会向中央要钱,100亿的话,中央可以扛”,更进一步表示“今天出席的这些大老板都在为台湾拼经济,对企业提出的问题,应该要尽量满足!”

尽管财政部长苏建荣一开始对于印花税的废止表示不赞同态度,然而令人遗憾地,就在“上意”和“民意”的双重压力下,财政部很快就弃守其专业态度。在5月22日立法院的财政委员会中,财政部长苏建荣被问及对废除印花税的看法,以及替代财源在哪的时候,他已松口倾向“以中央政府编列预算补助因应“,并表示“未必要改课营业税,或另辟能源税”。有在野党立委就批评到,这根本是“苏(贞昌)院长请客,苏(建荣)部长买单”,而在总体税收不增加的情况下,政府若因税损而举债,等于又是“全民买单”。

眼看2020年民进党政权保卫战将至,替“全民”,尤其是“小资族”减税,成了蔡英文大肆宣传的“有感”政绩。此外,立法院最近又即将通过“长照扣除额”等减税法案,盼借此拉拢民心,政策买票的意味浓厚。

能少缴点税,对于大部分工资停滞,前景迷惘的民众而言,确实是种即时、有感的“小确幸”。但在此同时,民众可能忽略了政府给“小资族”减税小惠的同时,却是从“国库”劫贫济富,包了大红包给富人和资本家。

从民进党政府2018年修法的“股利所得分离课税”,减轻富人的“资本所得”税负,到即将通过的减税法案,如台商回流的租税特赦和优惠、印花税的废止,无一不是严重侵蚀税基,破坏租税公平,甚至独厚富人政策。

如今身为台湾财政部长的苏建荣“在野论政”时期,曾指出台湾2000年以来,税赋收入占GDP比率,相对于大多数经济体低。且“工商团体为自身利益的游说”是政府税收难以提高的一大阻力(图源:中央社)

减税背后是否有选举考量?财政部长苏建荣在5月27日受访时否认,并指出,减税是考量这几年财政税收相对比较好,另一方面是面对中美贸易摩擦下的不确定性,考虑到整体台湾社会经济的发展,才会提出相关措施来刺激内需,这也是提振经济的一种方式。

然而,“减税能刺激内需、提振经济”的说法是否有道理?实际上,苏建荣成为财政部长之前,曾以财政学者身份直接否定减税可提振经济的说法。 2012年苏建荣任教于台北大学财政学系时,曾在《减税、举债与政府财政》一文中大力质疑,在财政拮据下而减税、举债,是否是政府应有的经济、财政思维?抑或只能造成恶性的循环,甚至影响国家财政的永续性?

苏建荣在结语更写道,“企盼政府当局在规划国家财政制度与经营国家财政时,能从较宏观与长远的角度切入,而勿陷入狭隘与短视性的泥沼中”,并借用《财政学原理》教科书中的一段话强调政府财政健全的重要性,指“国家生命的永续性,比较其他个别经济为长久...…。因此,国家财政应与其他一般经济不同,不仅要考虑现在,而且要筹划将来,以建立国家的百年大计”。

当年财政学者苏建荣的诤言,不只值得如今身为财政部长的苏建荣省思,同时也是民进党政府在听取工商大老的建言外,尤其需要的逆耳之言。此外,执政者“换了位置,就换了脑袋”的同时,也别忘记,今天能执政是有赖于人民的支持和信任,当执政者无法透过权力实现理想、为民谋福祉时,明天也将被人民从权力的位置上拉下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