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TW】六四反思 两岸须跳脱“德先生”迷思(上)


从五四100周年到六四30周年,台湾往往站在自由主义的话语以及西式民主的自豪,看待历史事件对于现实的影响,却忽略了任何事件背后最为关键的社会动力,从而贴上过多的意识形态标签。本刊专访台湾大学政治学系名誉教授张麟徵,反思百年来两岸对于“德先生”的认知历程。全文共分两篇,本文为上篇。

本文转自《多维TW》043期(2019年06月刊)《从五四、六四看民主 两岸须跳脱“德先生”迷思》。浏览更多月刊文章:【多维CN/TW频道

043期《多维TW》新刊上市

多维:30年来,看“六四”基本上已经形成两种诠释,一种是中共的说法,从定性为“反革命暴乱”演变为“政治风波”;另一种则是港台通常以追求自由民主的观点去看六四。以您当时在台湾的实际感受,30年后如何重新评述这场运动?

张麟徵:六四对我来说是个悲剧。第一,我看出大陆政府的“容忍”,这样的运动如果爆发在西方任何一个国家,大概走不了这么久,两个月占领了首都的广场。不论是在华盛顿特区,或者在巴黎、伦敦,这个运动如果也发生的话,我觉得不会走两个月那么久。第二,运动最后中共要处置,中共非处置不可,因为“团结工联”(Solidarity)在波兰已经乱了,接下来所有东欧国家都要乱,再来就是苏联。所以如果中共当时不采取断然的措施,不付出代价把这个运动就此打住,中国大陆就会翻天覆地。翻天覆地好还是不好?基本上我觉得不好,因为中国从推翻满清以后几十年里头,即便国民政府领导北伐成功,然后统一中国、领导抗战,但都是在颠沛流离中,受苦的都是老百姓。不管抗拒外侮、或者内部路线纷争、爆发内战,都是老百姓倒楣。

六四发生的时候,台湾除了和大陆意识形态不同之外,好像抱着一种看笑话的心理,看中共怎么处理这个问题。西方的自由民主观念好不好?我觉得是好的,但作为教育工作者,首先要独立判断,不要人云亦云,因为太多的情况可以发现,橘逾淮为枳,同样的东西,在不同地方种下去的时候,结果是不一样的,在下断语之前,要先停看听。

也许当时我没有像今天这么明白,但是我的潜意识里头认为,我并不支持西方对六四的看法。六四已经30年了,事后诸葛亮就很清楚,如果没有当时及时把这场悲剧阻止,就没有今天的中国,就不可能有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贸易国、第三大军事强国,而且可能在科技上坐二望一,已经压迫到美国了。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今天纪念六四,恐怕不能只从西方媒体来看,要从中国人自己的立场出发来看。

台湾学者张麟徵对《多维TW》回顾六四事件,她认为不该完全从西方的角度来看六四,而忽略了30年来中国大陆整体的发展(多维记者:廖士锋/摄)

民主并不是一个完美的政治制度。今天访问所有政治学者,大概都会告诉你,在没有找到更好的制度之前,民主制度相对比较好。可是今天有反证出来了,像中国大陆,没有走西方的民主制度,自省之后也纠错,然后发现传统的文化价值、“民本”思想很重要。

今天在华盛顿共识之外,走出一条路,就是北京共识,特别是第三世界的国家会觉得中国模式是比较值得仿效的。西方解除殖民之后都在当地推行西式民主,但没有什么成功的范例。拉丁美洲独立到现在差不多将近200年了,它们不是实行美国的总统制、就是欧洲的内阁制,可是拉丁美洲始终没有发展出任何一个强国来。拉丁美洲资源很丰富,而且有的国家潜力很大,像巴西、阿根廷,可是没办法、走不出来,更不要说中美洲了。

在二战之后解除殖民的非洲,原来是英国的殖民地,他们制定的宪法是成文宪法,精神是非成文的英国宪法;从法国独立出来的,就是法国精神的宪法,他们都有。可是你给他一套宪法,国家就能够上轨道运转?没有,到今天都没有,殖民解除之后,西方好像走了,又好像没走,因为西方继续在榨取当地的利益,给了当地一个你们的宪法、类似你们的政府。在很多法语系国家更有意思,部长是黑人,政务次长一定是白人、是法国人,继续榨取他们的资源。

多维:六四发生的1980年代末、1990年代初期,世界好像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走向,西方面临的是苏联解体、“苏东波”,甚至有西方学者直接宣称“历史终结”了;而六四之后的中国,反而进入一个相对稳定的阶段。您怎么看待两者的对比?

维持稳定:政经发展的基石

张麟徵:我觉得和领导人有非常大的关系。苏联的解体,罪魁祸首是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戈尔巴乔夫没有眼光、在战略上没有站稳脚步,只以为跟美国、跟英国关系改善了,就是成就,其实并不是。首先,你的战略目的在哪里?照理说要维持住苏联,同时维持卫星地区不动摇。可是戈尔巴乔夫把华约(Warsaw Pact)解散了,但北约(NATO)并没有解散。戈尔巴乔夫那么容易就听信里根(Ronald Reagan)的说法:北约虽然没有解散,但是绝对不会东扩,一寸土地都不会东扩。最后它扩到哪里?扩到乌克兰。其次是他在内政上的错误,经济上做震荡疗法且同时进行政治上的改革。这就好像一个已经非常虚弱的病人,你还要动刀,等于是病上加病。

回望30年前八九民运是以“反官倒”作为最初诉求,对“民主”的理解也不如今天充满着意识形态的标签。图为1989年5月31日,学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搭建帐篷(图源:Reuters)

相对于此,六四给中国大陆的教训很大,大陆几十年来没有变过的政策核心就是“维稳”。因为只有在一个稳定的环境当中,经济才能够成长,任何政治上的改革才能逐步推展。我觉得中共在改革开放里头也做了很多大胆的尝试、解放思想。所以我今天不反共产党,原因很简单,因为今天共产党已经不叫共产党,只是他们不会改名;但是当资本家也可以加入共产党、成为共产党党员的时候,这个政党就已经不是工农兵、无产阶级的政党。今天他就是“国民党”(Nationalist Party),因为每个国民,不管有产的无产的,都可以加入,但是要叫他改名很难。

由此脉络来看,当下的中美贸易战其实只是个幌子,真正的本质是文化战,是西方文化跟东方文化的交战,他不允许我们选择我们要的政治制度、不允许我们可以有跟他们一样强的科技实力,特朗普(Donald Trump)要打的不是2,000亿或者3,250亿美元的税,他实际要你放弃“2025”制造大国的梦,要你不可以再用市场来换技术,而且说你违法是我来检查、我来反制你,这大陆当然不可能接受。从这一点来看的话,其实中美之间是避免不掉的,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已经摆在那,你不跳都不行,因为他要你跳,现在就僵在那,这个僵局我觉得会拖很久。

如果回望中国近代史从鸦片战争、《江宁条约》开始,到现在都180年了,西方一直都想要掌控中国,其实不止对中国,对所有国家都是一样,我给你一套制度,你要用我的制度,然后在你的国内扶植一个亲美的政权,透过亲美的政权,在你国内实施的跟我一样差不多的制度,我就可以掌控。台湾就是这样。

对台湾人而言,我觉得从最近海峡两岸、太平洋两岸,或者整个国际局势的发展来看,要唤醒台湾民众一件事情:台湾现在的民主是不是跟西方一样在不断的出现问题?台湾必须要跳脱出对于民主的迷思,一种五四运动以来对于“德先生”的迷思。

推荐阅读:

【多维 TW42期】总统选战“三国杀” 蓝绿白各打太极

【多维 TW42期】大湾区究竟是什么

【多维 CN45期】特朗普 世界级麻烦制造者

请留意第46期《多维CN》、第43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其他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订阅】,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