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统计图表未说清楚的台湾“均富”秘密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媒体《自由时报》报道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日前发布探讨中国大陆中产阶级的富裕程度,其中一张比较全球各洲国民所得毛额(GNI)的图表广为流传。据台媒转述,台湾网民分析这张中产阶级占人口比例的统计图表中,台湾是亚洲表现最好的地区,没有极贫,低收入者也相当少,中产阶级超过六成,加上富裕人口占整体社会约九成九,并由此得出台湾均富是亚洲第一的结论。

此外,台湾网路作家蔡依橙医师更进一步提問,“如果重新投胎亚洲,看这样的列表,觉得出生在哪里最有机会避开赤贫、避开低收入,活得有尊严的中产以上人生?”他并强调,“这么好的家园,我们不要随便把他送给别人,好吗?”这则新闻也在社群媒体被多方转发,并引起对台湾与中国大陆之间的热议。

但在台湾网络一片赞扬声之外,同时也有网友宣称自己虽是图表中的中产阶级,但日子过得也很辛苦,显现这样的好成绩似乎未落实在所有台湾民众普遍生活感受。因此,这样的一张图表所带来的信息必须重新解读,而不能在标题上对于排名过多着墨。必须重新探问的是,如果台湾的所得数字高,为什么台湾青年还是普遍认为低薪、生活压力大呢?

从统计上来看,一张统计比较图表或许难以完全说明一切,例如在讨论薪资所得时,不能不与物价指数、通膨率一同参照。当薪资上涨,但物价也涨,而通膨率也上升,此时民众对于调高薪水的感受就有限。台湾从2008年至2018年的薪资涨幅与通膨涨幅便可看出两者的互动趋势(见上图),这也导致台湾民众对于收入所得提升感受不强烈。

但从图表之外来思考,对总量数字进行观察并排序虽然可一目了然,但可能让人忽视到各个地区在地更细致的问题,如贫富不均。特别是在亚洲地区或新兴发展国家,这些地区最大问题除了贫穷外,更患不均,社会成M型化发展。这些“不均”的问题在总量的统计中是很难被注意的,如中国大陆2018年最富的省份广东省人均GDP约人民币8.64万元(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而同年最穷的省份甘肃省人均GDP则只有约人民币3.14万元,差距可以达三倍之多。由此可见,在观察一国或一地经济时,这种不均的现象也必须要被考虑。

把视角拉回台湾的“均富”概念。将时间维度拉长,台湾自1950年代以后,国民党政府仰赖一群经济官僚对台湾经济进行总体发展建设与规划,这些官员身上仍具知识分子为国谋略的理想,秉持传统三民主义理论下民生主义精神,故在众多改革上,一方面推动产业建设提高经济成长,一方面则修改税制,力使台湾达到“均富社会”,让民众能共同享有建设果实,免于匮乏,也因此得到当时民众的好评。

此后到1990年代台湾享有经济奇迹,也使一代人享受过“均富”成果。但台湾在1996年民众平均所得达到中等所得水平1万2,000美元“顶峰"之后,经济增长便持续下滑,导致民众平均所得增长呈现迟缓停滞现象,甚至多有说法认为台湾正落入“高等收入陷阱”。

此外,台湾从后工业社会转型成服务业过程中,对就业与经济成长形成冲击外,甚至也造成城乡差距,也因此多有看法认为台湾正迈入“M型化社会”,对于贫富差距扩大的讨论也日益增多。这种缓慢增长与贫富差距感受,也在民众心理感受上认为台湾经济很“闷”,甚至被政治人物作为互相攻讦的话语。

美国CSIS智库的一张图表可以满足台湾与中国大陆相较竞争数字消长的心理,却可能遗漏更多台湾需要面对的危机与课题,包括产业转型的政策与人才的培育等问题,这都仍待台湾政府答题。

今日台媒报道刻意引述、放大蔡依橙等人的说法,事实上落入国族主义思维。必须要问的是,台湾经济好,是否等于两岸关系不需要好?反过来说,如果两岸关系好,台湾经济是不是会更好?如果台湾要突破“闷”经济,陷入两岸对立的思维来操作会有好处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