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瑜民调溜滑梯“非韩不投”还有多少底气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联合报》于当地时间7月1日公布最新民调,争取代表国民党竞选2020年台湾总统大位的台湾首富郭台铭,以29%支持度些微落后30%支持度的高雄市长韩国瑜,民调第3名的前新北市长朱立伦则以15%支持度落后;台湾《优传媒》同一日也公布民调,郭台铭反而以33.9%支持度领先韩国瑜的22%及朱立伦的19%。

不同民调指向同一事实,韩国瑜的支持度没有因为声势浩大的“韩粉”集会回升,反而下滑趋势明显,国民党将在7月8日到14日举行初选电话民调,这种消息显然不利于韩国瑜。

“韩粉”频造势,韩国瑜民调依旧溜滑梯(图源:中央社)

韩国瑜民调被郭台铭追上,原因有很多,包括民进党上下齐心一致的围剿、“韩粉”无差别攻击、 “非韩不投”排挤效应引发的恶感、高雄市逐渐升温的登革热疫情、核心幕僚参加乌龙小三通启航典礼及在高雄市毕业模范生中流行的“呛韩”运动等,甚至还包括“郭董买名嘴、买民调”,“被国民党中央做掉”等“韩粉”的无法举证的阴谋论也变成他们认定的原因之一。

无论如何,从最近发表的民调趋势来看,韩国瑜在国民党初选民调中落败的可能性不仅存在,而且机率已大为提高。不免因此有一个大哉问,“非韩不投”有多少底气?韩国瑜能够大于国民党最终决定“走自己的路”?

一直以来,支持韩国瑜的政治人物、学者、名嘴总是以“非韩不投”有百万之众,若韩国瑜无法从初选中胜出,这百万之众在来回之间就是200万票差距“善意提醒”国民党中央其中的利害关系。但“百万之众”从何而来?

以TVBS于4月25日及6月22日所做的民调为例,韩国瑜在4月 25日民调的支持度为44%,在以韩国瑜、蔡英文及柯文哲为选项时,有8%左右受访人选择“都不投”,而在没有韩国瑜出现的选项中,都不投的比例增加到约15%;6月22日,韩国瑜的支持度下滑到29%,但有韩国瑜的选项中,“都不投”的比例仍约为8%,但没有韩国瑜的选项时,“都不投”的比例一样维持在15%左右。

也就是说,有约7%左右的会因为选项中有没有韩国瑜做出“都不投”的决定,以台湾共有约1,900万合格选民、总统大选投票率约七成计算,就会有接近100万人会因此选择“弃投”。

这就是“韩粉”何以在韩国瑜刚起心动念要投入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时,就喊出“非韩不投”,甚至在初选已经启动了,还敢要求国民党中央停止初选,甚至喊出“韩国瑜大于国民党”的原因。

也就是说,“非韩不投”的盘算在于韩国瑜就算无法争取到台湾过半数民众支持,至少也能是国民党无法忽视、足以影响成败的“关键少数”,至于所谓“韩国瑜大于国民党”,在2018年九合一选举结果初定,韩国瑜声势如日中天时以及“选人不选党”跨越蓝绿的包装下,且韩国瑜没有身陷“离开高雄”争议前或有可能,但韩国瑜的声势今非昔比,若投入选战的目的是了争取最后的胜利,财力、资源雄厚如郭台铭者,尚且都要投身于国民党初选争取出线,更何况是韩国瑜。

此外,《优传媒》民调也指出一件有趣的事,在“蔡、郭、柯”三人竞逐时,受访民众未答和拒答的比例有23.2%,但换成“蔡、韩、柯”后,未答与拒答的比例减少到15%,即有8.2%的受访者因为韩国瑜的出现明显表态,以估算“非韩不投”人数的方法计算,或许也能推估出有一股“见韩必反”的百万之众,同样也能左右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的走向。

“韩粉”有百万之众或许并非虚灌之数,但自韩国瑜发表“五点声明”之后展现的“私心”,以及围绕“当了总统也不离开高雄”承诺的种种荒腔走板及自外于台湾其他21县市民众的失策,“非韩不投”还有多少底气?或许,从原先与韩国瑜站在一起的蓝营县市长、高雄市民代开始琵琶别抱,以及特定团体在高雄市发动的罢免联署“预习”,短短4天就达到3万份第一阶段达标,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