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金管会推证券型代币规范 助新创还是紧箍咒

撰写:
撰写:

虚拟货币交易在台湾越发盛行下,台湾金管会继2017年通过金融监理沙盒(Financial Regulatory Sandbox)法规,规定实验期最长三年之后,金管会主委顾立雄于当地时间6月27日公布将建立“证券型代币发行"(Security Token Offering,STO)的发行规范,明定募资金额新台币3,000万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以下的STO可于单一平台上交易,并匡列十大限制,整套规则预计在今(2019)年10月上路。

顾立雄表示台湾对于STO的发行采分级制,单一案募资3,000万元以下的STO可豁免适用台湾《证券交易法》(以下简称《证交法》)22条的申报义务,但要符合发行、交易面等十项规范,且在单一交易平台上募资及交易。如果单一案超过3,000万元,就应申请进监理沙盒,实验成功后再依《证交法》办理。

台湾金管会主委顾立雄公布将建立“证券型代币发行"(STO)的发行规范,整套规则预计在今年10月上路(图源 :中央社)

对于台湾金管会的宣告,相关业者纷纷表示意见,有些业者对于金管会此举保持正向态度。根据台媒Knowing新闻报道,虚拟货币平台业者“ACE王牌数位资产交易所”(ACE Exchange)总经理潘奕彰表示,虽然金管会这一步有点奇怪,但STO监管框架的出炉代表监管机关跨出一步。

不过也有业者认为金管会的规定限缩还是过多,同为虚拟货币平台业者“币托”(BitoEx)创办人暨执行长郑光泰则认为,台湾金管会的规范对于投资人设立的门坎与投资金额限制过于严苛,且不合理。

长期投入新创数位产业立法的国民党籍立法委员许毓仁认为台湾金管会的提出STO规范过于保守,不利新创(多维记者:洪嘉徽/摄)

而在台湾长期推动区块链与虚拟通货法规的国民党籍立法委员许毓仁,则是透过社群媒体脸书(Facebook)提出三大缺憾:首先,将投资资格限于专业投资人,且每个STO投资案只有新台币30万元投资额,等于仅让少数人参与,不利资本市场投资与资金流动;其次,目前研拟的交易方式采传统议价,难以形成健全市场;最后,发行人只能透过同一平台募资,且募资金额不能超过1亿元,受理一檔STO满一年才能再受理下一檔。许毓仁点出这三项缺憾,并认为金管会目前规范故步自封的管制将使STO变得小打小闹,不利新创。

事实上,台湾金管会的谨慎与保守有其原因,金融科技(FinTech)的迅速发展带动虚拟货币迅速崛起,相较于传统银行的融资手续,虚拟货币因其去中心化、匿名且采分布式账本(Distributed ledger)的技术提供另一种金钱交易的想象,同时也使人较容易取得资金。这让“数字货币首次公开募资”(Initial Coin Offering,ICO)在2016年开始引起全球风潮。

不同于需要证券监管机构审批的企业“首次公开募股”(Initial Public Offerings,IPO)这种传统模式,企业行为有国界、有分红、有股权,能用现金流、资产实力和盈利模式评估等。ICO在区块链上发售,目的是建立一个无需法制、高效便捷、轻所有权、重使用权的共识共享社区,很难用现金流、资产实力和盈利模式评估,而且也不经证券监管机构审批。因其运用科技,加上不受主管机关监理与规范,也成为诈欺与洗钱的温床,也于是诸如日本、美国、中国大陆等地于2017年开始陆续禁止或进行管理。

在虚拟代币等新兴金融科技大势来临之际,台湾金管会建立STO的规范,代表监理机关正视新的趋势并踏出第一步。但要如何理解新兴科技下的新形态交易行为,而监理规范要如何跟进日新月异的科技发展,除了松绑法规给新创产业空间,但又适时收紧底线,不至于让诈骗、洗钱等犯罪有空间作乱,在在考验着台湾金管会的智慧。

相关新闻:

谁才是台湾2020总统大选的最大变数

韩国瑜的“塞子说”点出台湾不能说的秘密

别把两岸真的搞到“一国一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