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票杀警案 捅出台湾铁路公安的隐忧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向来被各地旅客视为安全无比的台湾列车,在当地时间7月3日晚间惊传一起令人悲痛的憾事。一名年纪不到25岁的年轻铁路员警在处理逃票纠纷时,不幸被疑患有躁鬱症的54岁逃票男子,在情绪失控下持水果刀刺伤,该警员儘管送医抢救,仍在7月4日上午宣告不治。这起悲剧虽然不可否认是个令人遗憾的意外,但在深表悼念后,是否能够从哪些方向来防止类似公安憾事重演,是社会大众都深表关切的问题。

车厢乘客录下员警欲压制该名情绪失控男子的影像。年轻员警就在夺刀、压制疑犯的过程中,不幸被利刃重伤(图源:截自Youtube)

据了解,逃票的54岁男子从台南搭上北驶的自强号列车,但列车长巡察发现他没买票,要求男子补票,但男子却情绪失控在车厢内大声咆哮。列车长只好通报警察进行调解。不料,隻身上车处理事件的员警李承翰,在压制逃票男子过程中遭其随身携带的水果刀捅伤肚皮大出血,逃票男则在列车长与其他乘客的合力之下终获压制。

年轻员警李承翰伤重殉职后,蔡英文随即发文表示“感到无比沉痛”,并指员警的牺牲也提醒了政府应“增加公共运输警力”及“检讨第一线执勤人员的装备”,并点出酿成这起悲剧的两大因素,铁路警力短缺、维安装备不敷使用的问题,但政府如何具体落实改革,仍有待社会检验。

从殉职的年轻员警乃“隻身前往”且“装配轻便”地上车,处理情绪失控男子的逃票纠纷,其实就已为悲剧的发生埋下了伏笔。年轻员警之所以形单影隻,缺乏同事或有经验的“老鸟”陪同,不像一般员警原则上必须由两人一组执勤,所显现的问题就是铁路员警人力短缺和存有断层的现实。

涉杀警的男子妻子一见到媒体登门造访,立刻下跪崩溃痛哭说“对不起警察,对不起警察的家人”,她表示,不清楚也不敢询问丈夫在犯案当天为何出门(图源:中央社)

在案发后,有基层的铁路警察就痛陈,警力短缺的问题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而是长达13年的老问题。据悉,2006年台湾内政部就开始大幅缩编铁路警察人力,还曾试图以民间保全人员来替代铁路警力。平心而论,以民间保全补足短缺的警力,若能有合适的制度配套,确也不失为一种缓解警力不足压力的方式,然而在忧患与公共安全意识不足、财务预算不够等情感和现实因素下,该计画最终未能实现。

再者,年轻员警的轻便装备,也被认为是酿成这起悲剧的原因之一,有基层警员透露,铁路警察没有穿着防弹衣巡逻执勤的惯习,而台湾铁路警察局也坦言,铁路警察在值班时不需穿防弹衣。

至于,该员警为何不持枪吓阻?其实基于车厢的狭小空间,以及考量车内其他乘客的安全风险,铁路警察确实较难以具备拔枪吓阻疑犯的条件。综合这些先天限制,未来让铁路员警强制穿戴防弹衣,并搭配电击棒这类等非致命装备,或许不失为一个解决方案。

然而,人力短缺和工作配备不足以保障工作安全的问题,并不只是发生在铁路警察身上,也发生在台铁运输人员身上。

试想,假如该名逃票男子更早失控,那麽受害的就是该名查票的列车长,也可能波及其他乘客。但实务上,台铁能提供给列车长的安全装备只有警棍,他们面临乘客的失序行为时,要如何自卫就是一大隐忧。因此,检讨台铁列车长自卫装备是否堪用,或是否需要更进一步对乘客随身物品进行限制或管控,都是交通单位应思量的改革措施。

事实上,2016年台铁列车就曾发生一起震惊全台的火车爆炸案,当时一辆区间车被遭人放置爆裂物而发生爆炸,一共造成25人轻重伤的悲剧。这起重大的社会治安事件爆发后,“铁路警察人力不足”,以致无法维持车厢巡查、维安的问题早已被指出来,但遗憾的是,终究得要等到类似的悲剧再度上演后,政府单位才会再次正视到这些问题。这次,人民期待政府能真的能痛定思痛的改革,回头检讨各公共服务部门人力短缺的问题,别再“今天公祭,明天忘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