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酿悲剧 台湾警察终于要买电击枪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由于台湾当地时间7月3日晚间,在台铁列车上发生的杀警惨案,实在过于荒谬与悲惨,受歹徒攻击的警察,身上除了没有防弹衣,也仅有手枪一种武器,在密闭车厢中因为不敢随意开枪误伤旅客,而迫使年轻警员以肉身夺刀挡刀方式与歹徒搏斗,竟酿成警员死亡一案,震惊台湾朝野各界,蔡英文裁示,“要人给人、要钱给钱,马上检讨警用装备的采购方案”,总统命令一下,警方终于动起来了,在外商介绍给台湾警方将近20年时间的电击枪(Taser),这种欧美各国使用多时的“非致命性武器”,终于要成为台湾警方的制式装备。

什么是Taser枪,其实是一种能够瞬间产生强大电流的武器,它的外型如一般的手枪,使用方法跟手枪一样,只是Taser枪会射出导电铜丝,铜丝的一头会刺进暴徒的皮肤里面,能够瞬间让人瘫痪,却没有致命效果。这个和传统的电击棒,是不同的武器使用逻辑。要能够使用电击棒,警察本身要有某种程度的近身肉搏技术,才能够使用此种棍棒型武器。而且,使用电击棒时,警员必须肉身靠近暴徒才能使用,风险性高。而Taser枪则不用,在安全的6英呎范围之外,能够轻松的使用手枪射击方式,击倒歹徒。

Taser电击枪,在台铁杀警惨案之后,蔡英文一声令下,终于在推销将近20年后,进入台湾警察的制式装备行列(多维记者:陈宗逸/摄)

事实上,台湾警方长久以来,一直都没有类似“非致命性武器”的配置概念,认为警察只要有枪、有警棍,就可以应付所有状况。2015年1月19日,发生在台中机场的警匪枪战,就是一个悲惨的例子。

一位有精神疾病的父亲,骑机车带着年幼的女儿来到机场“看飞机”,因为二人都未戴安全帽,所以被警方拦下。由于当事人有燥郁症,与栏查警方发生冲突,这位父亲当着女儿的面,与警察发生争执,争执时警员掏出警棍想要压制,却因为使用不得法而无效,警棍掉落到地上。警员再想拔出手枪予以喝止,但是手枪竟然又掉在地上,遭到这位父亲捡拾,父亲精神病发,向警方开枪,结果支援警网开到,乱枪将此男子射死,父亲遭警方乱枪格杀的时候,年幼的女儿躲在机车车身旁边,身处警方射击的火网之中,幸亏没有发生问题,但是却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父亲中枪倒地。

台湾警员如果早日配备类似Taser电击枪、辣椒喷射器等非致命性武器,2015年的台中机场枪击惨案,就不会发生。Taser如图中所示,可以有效拉开警员与歹徒的距离,以防止意外,并能有效瞬间击倒瘫痪歹徒,不用牺牲生命(多维记者;陈宗逸/摄)

这件惨案发生之前,曾经有立委提议,台湾警方应该效法香港警察,配置一些类似辣椒喷射器、电击枪、橡胶子弹等“非致命武器”,以资因应日趋多元化的罪案环境。但是此提案一出,在台湾立法院内形成强大政治风暴。由于太阳花运动才刚结束,当时的民进党立委结合学运团体,全面反对台湾警方配发此种武器,而且认为警察拥有这些装备,是“用来对付学运的”,政治炒作之下,台湾警方改革警械使用、训练的契机,就丧失了。而后短短半年不到发生台中机场枪击案,在场警员因为训练不够、加上缺乏有效的非致命性武器,结果活生生在小女孩面前,杀了她的精神病患父亲,理由仅是因为骑车未戴安全帽。

台湾警察的训练,跟台军一样,相当落伍,而且杂务繁多,日常要填写的各式表格报告堆积如山,一般警员每半年才能打靶一次,每季运动一次,只求流汗。其他的训练课程付之阙如。更遑论欧美的一般警员,还会训练Situation Awareness(状态感知)等先进的值勤技巧,台湾警察在这方面,几乎是原始社会型态。端看铁路警察的值勤警员,值勤时连防弹衣都没养穿着,也没有配发适用于车厢狭窄空间的警械,就可一叶知秋。而台湾警员近2年开始全面换装新式的德制Walther PPQ手枪,警员在清枪时常常发生走火事件,就是因为没办法适应现代击针式手枪的操作结构,缺乏训练的严重性,可见一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