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军评估中国超级电脑 世界超强且军事运用广

撰写:
撰写:

根据2019年6月17日举行的“国际超级电脑大会”(The International Supercomputing Conference, ISC)公布的第23届“全球超级电脑500强”(Top 500 List)名单中,世界前10大超级电脑中,中国大陆的“神威.太湖之光”和“天河2号”的运算速度,仅次于美国的“高峰”(Summit)和“山脊”(Sierra),分占全球第三、第四位。以数量来看,中国大陆的超级电脑有219台进入世界500强,远超过美国的116台,数量冠居全球。

结果出来之后,6月21日,美国商务部产业与安全局(Bureau of Industry and Security, BIS)以“抵触国家安全”和“外交利益”为理由,继华为禁令之后,将5家中国大陆超级电脑制造商和机构,列入禁止出口实体名单。这5家企业分别是中科曙光、无锡江南计算技术研究所、天津海光先进技术、成都海光集成电路和成都海光微电子技术。其中,无锡江南计算技术研究所隶属中国人民解放军战略支援部队网路系统部第56研究所;中科曙光则是由中国科学院独立而出的企业,正在研发下世代百万兆级运算(Exascale Computing)的超级电脑;其余三家,则是中科曙光持股的子公司,主要供应中国超级电脑中央处理器(CPU)的生产。

台国安院智库国防产业所发表报告表示,中国制造超级电脑的数量世界第一,应用仅次于美国(图源:VCG)

台湾国防部所属智库国安院,于最新一期《国防安全周报》中,发布其所属国防产业所的研究论文,认为中国大陆的超级电脑发展,将会大力提升其军事上运用的速度,由于超级电脑的发展迅速,未来广泛运用的用途包括:核爆模拟、飞弹防御、能源探勘、密码加密与破解、宇宙探索、船舶工程、工业设计、材料工程、金融分析、电磁仿真、量子模拟等。超级电脑技术的进步,可大幅加速包括人工智慧(AI)、大数据与物联网(IoT)的进展,总体产值庞大,世界各国莫不尽全力追赶,而中国大陆在此方面目前遥遥领先,不逊于美国,为世界第二强。

国安院产业所表示,从军事应用而言,超级电脑可模拟核爆实验和飞弹防御、武器装备设计、作战模拟、指挥控制、通讯加密、情报侦查分析、军用心材料开发等方面。此外,鉴于无人机和机器人部队可能是未来战场的作战主力,超级电脑还可以成为军队的大脑,建立各军种间协同作战的平台,将作战、指挥、后勤等前后端系统连成一体。

台国安院智库国防产业所报告指出,中国超级电脑以军事运用为主,未来发展潜力很大,无人机、机器人部队将改变战争型态(图源:VCG)

更有甚者,中国大陆在2017年宣布成功研发超级电脑的小型工作站(神威小型机),可依照使用者需求客制化其应用范围。因此,未来可能出现移动型作战指挥所、单一武器装备或者单兵搭载小型超级电脑的情况,战争型态和国防样貌将产生重大变革。

国安院产业所分析,超级电脑的研发,原本由美国和日本独占鳌头。但是在政府大力支持下,两国的民间企业如:IBM、英特尔(Intel)、克雷(Cray)、惠普(HP)、NEC、富士通等,先后开发出性能优异的超级电脑。但是,当时半导体产业摇摇落后美日的中国大陆,继1983年研发出第一台大型电脑“银河-1”之后,藉由国家“863计画”的资源挹注,和美国处理器晶片的协助,2010年和2013年分别以中科曙光开发的“天河1号”和“天河2号”成为世界第一。

为了阻挠中国超级电脑的发展,美国奥巴马政府于2015年首度将中国大陆4家超级电脑研发机构,列入出口管制名单,禁止英特尔等大厂出售高阶处理器晶片给中国大陆。但是,中国大陆在2016年推出以自制晶片组成的超级电脑“神威.太湖之光”,一度成为世界第一,直到2018年6月才被IBM的“高峰”挤下。同时,中国超级电脑的制造能力也迅速进展,前述500强的最新名单之中,中国大陆厂商联想(Lenovo)、浪潮(Inspur)和中科曙光的产品数量,已经分占前3名,可见其产制能力。

中国超级电脑的制造能力也迅速进展,前述500强的最新名单之中,中国大陆厂商联想(Lenovo)、浪潮(Inspur)和中科曙光的产品数量,已经分占前3名,可见其产制能力(图源:VCG)

国安院产业所认为,中国超级电脑未来发展趋势,有几个困境。其一,将受到美国禁令的箝制,因为中国超级电脑是靠“量多”而非“质优”取胜,因此美国对中国超级电脑实施出口管制,短期内应可箝制其发展。此外,中国大陆不重视超级电脑的应用软体开发,投入经费也只有美国的1/6,没有培育出足够的软体人才,长期而言也不利发展。

其二,中国超级电脑的终端应用,将会成为弱点。因为中国大陆短期内顷举国之力发展,但其技术创新所需的发展环境和产业生态系却付之阙如。这些弱点,将限缩中国超级电脑在军事用途以外的商业应用,以及对新商业模式之发掘与想象。对比美日的发展,中国大陆可能无法藉由超级电脑,取得充足经济收益或投资回报。未来唯一的获利模式,就是模仿中国大陆高铁技术,必须靠输出海外来获得利润。

其三,美中两国的超级电脑发展,正好代表两种不同的发展途径。美国是先有应用需求或难题挑战,再进行研发制造,因此政府资助超级电脑研发成功之后,会将相关运用导入商业领域,以强化美国企业的全球竞争力。而中国大陆是在强国强军的目标下,先追求超级电脑性能,再寻求应用,并以军民融合名义将民间尖端科技转为军事用途。因此长期研判,美国在超级电脑的产业生态系、终端运用市场都较为成熟的情况下,美国超级电脑将有较佳的战略优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