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差别“反中” 民进党续缩两岸空间

撰写:
撰写:

甫接任民进党副秘书长一职的太阳花运动学生领袖林飞帆,上任未久即在当地时间7月18日接受广播节目访问时表示,台湾许多宗教系统、村里长、甚至反同势力都与中国大陆联系在一起,这就是所谓的“红色渗透”。然而,这样一种将红色帽子扣到社会各界,背后隐藏的是民进党正努力强化“恐中”与“反中”的印记,试图让相关议题持续发酵,进而有助选情。

林飞帆曾自承为台独支持者,接任民进党副秘书长后也以操作恐中、反中为己任。 (林士祥/多维新闻网)

事实上,自“习五点”于今(2019)年1月发表以来,民进党政府如获至宝似地捡到了枪,并到处扫射。蔡英文藉此扭转其低迷的声势,在党内总统提名权的竞争中击败了外界本看好的赖清德。打铁趁热,当民进党政府的经济表现无法让民众有感时,大打“疑中、恐中、反中牌”,就成为民进党最重要的选战策略。

近一两个月来,民进党政府透过法律手段,对赴陆担任科技特派员、村委会执行主任等职务的台湾人进行开罚。另一方面,也驱逐曾发表武统等争议言论的大陆人士;甚至对两岸行之有年的民间交流,例如海峡论坛,也“提醒”台湾民众尽量不要参与,以免受罚。透过一连串的威胁与处罚,希望遏止两岸的正常互动。

此外,台湾立法院此前也通过了“国安五法”的修法,五法分别是5月7日三读的《刑法部分条文修正案》及《国家机密保护法部分条文修正案》;5月31日三读的《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增订第五条之三修正案》;6月19日三读的《国家安全法部分条文修正案》;以及7月3日三读的《两岸人民关系条例部分条文修正案》。

相关法律条文的修正,主要限制了涉密人员的管制年限、两岸签署政治协议要经过国会与民众“双审议”的严格规范、相关政务与军职人员不得参与中国大陆的政治性活动、以及为中共发展组织者的处分等等。但因为修正后的法律对许多名词未有严谨定义,例如何谓“政治性活动”?何谓为中共发展组织?似乎只要政府认定即可,有可能造成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情况。

林飞帆的上台,也是民进党另一个操作“反中”策略的手段。林飞帆等人于2014年发起的“反黑箱服贸”活动,后来却演变成占据立法院、甚至是“反中”、“台独”的集会。身为学运领袖的林飞帆与陈为廷等人,也不讳言自身的台独立场,虽然最终确实让服贸暂缓,但某种程度上也让活动的初衷失焦。

而林飞帆刚就任新职后就频发争议言论,表示大陆以各种方式对台湾进行“红色渗透”;并认为台湾有很多地方已被中国大陆渗透与掌握,很多村里长跑到大陆去做顾问,也包括宗教系统、很多反同势力都跟中国大陆连在一起。

想当然尔,相关论述遭受台湾宗教团体的挞伐,认为林飞帆的发言有失公允,一竿子打翻一艘船,诋毁了宗教团体的尊严。林飞帆也只好改口说是“某些”宗教团体,例如统促党渗透部分宫庙或彰化碧云禅寺挂五星旗等。

不过,不只林飞帆,民进党主席卓荣泰、秘书长罗文嘉也一再强调,中国大陆对台湾的渗透不只是媒体,台湾很多的角落及生活层面其实都已被全面渗透,并要在8月后展开全台各地的“反红色渗透”座谈,企图从上至下,在台湾社会营造出“疑中、恐中、反中”的氛围,并将立场不同者打为中共同路人、戴上红帽、披上红旗,藉此在选战中赢得民众认同。

民进党秘书长罗文嘉认为除了部分台湾媒体已染红外,台湾社会也已被渗透,必须有所反制。 (Facebook@罗文嘉)

但民进党也必须认识到,假如蔡英文真的连任了,目前这种无限上纲的限制两岸交流的手段究竟还能走多久?对台湾而言这真的是好的处理方式吗?两岸确实存在许多龃龉与歧见,但绝非透过谩骂与限制就能化解。有问题就更需互动与交流,才能互相认识与理解、进而解决问题;互相仇视、老死不相往来永远都无法解决两岸的困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