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金融科技两步走:鼓励产业领头羊 朝向差异化管理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脸书(Facebook)于今(2019)年6月发布脸书币(Libra)白皮书,内容谈到脸书币将作为普惠金融(Financial Inclusion)理想世界的起手式。科技是否能打破原本金融业的诸多藩篱?此外,金融科技(Fintech)近年备受讨论,目前金融科技发展在台湾是如何的态势?台湾具有哪些优势?又有哪些缺口需填补?另一方面,作为重点的监管又是如何因应金融科技的大潮?如何在监管与金融创新中间达到平衡?本系列访问三位相关领域的台湾学者与业者,为台湾金融科技状况提出初步的整理与展望。本文为系列文章最终篇。

系列一 :金融科技能否突破国界 台学者:过于浪漫主义的教条

系列二 :台湾金融监理与创新磨合路漫漫

金融科技(Fintech)近年备受讨论,目前金融科技发展在台湾是如何的态势?另一方面,在监管上又是如何因应金融科技的大潮?针对这些问题,多维新闻访问台湾政治大学金融科技中心主任、前金管会主委王俪玲,以下为访谈实录。

多维:目前台湾对于金融科技的发展思维是如何?台湾在金融科技具备何种优势?又有哪些缺口需要补上?

王俪玲: 台湾市场规模小,我们一定得走金融科技这条路,然后再走向国际化。因为台湾有优秀的科技业者,以及很好的金融市场的软实力,我们其实有机会在某些创新上能做的比其他国家更好。

对于金融开放,必须回到台湾央行与金管会的政策,我们法规开放的方向是对的,只是速度上还可以更有效率。目前为止,台湾金管会努力在推动许多重要政策,去(2018)年通过监理沙盒法案,今年对开放银行(Open Banking)、纯网银、网络投保,甚至对证券型代币发行(Security Token Offering,STO)纳管建立监理规范,我觉得都是非常值得鼓励的政策。

首先,我认为台湾政府的监管思维也必须调整,我们要有勇气去拥抱创新,也要学会如何用新科技与法规去支持它、驾驭它。政府监管单位必须了解,金融科技的创新是建立在用新的技术打破旧的框架上,倘若依循旧有的监理模式与思维来监理,可能会导致其原本的优势受到限制,甚至消失。

除了政府要改变之外,金融机构本身也要积极改变,如此才能让金管会放心开放。例如前一阵子洗钱防制问题引发许多银行在开户上更大的困难,主要是因为大部分银行还没有采用更新的金融科技技术来因应,例如善用AI人工智能做好洗钱防预警机制,如果金融机构一直无法提出更创新的洗钱防制方法来突破这些问题,金管会的职责还是必须要先对消费者负责。

台湾政大金融科技中心主任王俪玲认为台湾金融法规开放方向是对的,政府监管思维必须调整,要有勇气去拥抱创新,也要学会如何用新科技与法规加以支持和驾驭。(政大金融科技中心)

我认为如果要让金融科技发展往前走,应该先鼓励产业领头羊,并在监理上采取“差异化管理”。让企业领头羊带领整个产业生态的改变,并提供好的鼓励机制与差异化管理诱因。如果领头羊可以更快走出去,成为典范,受到消费者之认同,后段班企业也就比较不敢不作,因为技术落后的结果是会被市场与消费者淘汰的。所以政府在政策上要先往对的方向走,在学习过程中用谨慎的思维鼓励更多开放,这样才会让金融创新持续往前迈进。

接下来就是要教育消费者,降低金融文盲,在过去没有金融科技的时候已经有许多金融文盲,例如有人被理专错误营销误导,导致老年人退休后仍去买高风险结构债等,所以有许多消费者的认知与金融知识也必须要跟得上金融科技的发展。也就是,在金融科技下更需要注视消费者教育与保护。

在消费族群上会有两群新客户因为金融科技而受惠,那就是年轻人与弱势族群。因为银行经营成本高,过去这群人可能较无法成为金融机构的服务客户,现在透过金融科技创新就可以受到较好的投资服务,实现普惠金融。年轻人虽然本来就对科技较能接受,但在投资行为上不同于一般消费者,也缺乏金融知识,因此需要引导他们去做正确选择。尤其对于弱势族群,金融机构更必须做好“KYC”(Know Your Customer),避免那些因为赚取佣金的错误营销所造成的消费者保护的问题,因此必须更努力提升消费者金融知识教育。

多维 :舆论上有些青年新创团队认为台湾金管会比较保护几家大型机构的倾向,面对这样的质疑可以怎么理解?

王俪玲: 这一直是金融科技业者希望进入金融市场所碰到的问题,因为金融科技是破坏式创新,因此许多新创公司有机会可以开始做金融服务,但是新创公司并不熟金融法规与相关法律遵循程序,因此容易造成法遵与消费者保护问题。我觉得不是台湾金管会比较保护大型机构,而是新创团队对于高度监理的法遵成本必须慢慢学习。大家也可以看到,许多金融科技集团或独角兽背后,例如蚂蚁金服,除了技术团队外,都会有一个成熟有经验的法遵团队或企业支撑,这样金融创新才较可能是负责任的创新,也可以走得比较久。

台湾目前状况是采取逐步开放,因为假设出现问题,这些企业是被赋予完全责任要收拾善后的,例如存网银的开放,因为LINE Bank、乐天集团在日本已经有经验,或是由中华电信来申请,金管会都会比较放心。

年轻的新创公司最大问题还是在于资本额太低,且对金融服务流程较不熟悉,也无法承担金融业的法遵成本,台湾金管会在开放上会较有疑虑。金融业本身是高度监管的,所以要取得平衡比较不容易。

当然台湾监理单位也必须尽快制订新的监理法规来规范金融科技的创新应用,也可以朝向用不同监理强度或差异化执照来处理。我建议新创公司可以先跟金融机构或银行合作,由新创公司提供创新技术与金融服务结合,也可以让银行更快速做到金融科技创新,金融机构本来就很了解法遵,所以新创公司跟金融业者合作应该可以很快得到金管会的认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