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战争边缘 蔡英文真的玩得起这盘棋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从取消自由行到拒绝金马奖,如果说习近平在《告台湾同胞书》40周年之际还将武统当做一个不得已的选项,那么当台湾深度卷入香港风波中并不惜扮演幕后操作者的角色时,这一选项的可能性已经急速飙升,不再只是纸上谈兵。围绕目前的两岸局势,多维新闻采访了两岸三地知名学者,由他们来深度解读。此为系列访谈第六篇,访谈对象为中国文化大学政治学系讲座教授陈一新。此为上篇。【相关阅读:蔡英文不断捡枪 台湾进入“至暗时刻”?】

蔡英文想在中美之间扮演棋手的角色。(多维新闻网)

多维:习近平说现在是一个大变局的周期,而中美毋庸置疑是整个大变局中很关键的角色,台湾夹在中间,扮演着从棋子到弃子的角色,目前台湾的角色是什么?

陈一新:有三种可能。一个是你说的棋子,一个是弃子,第三种可能是蔡英文自己想做棋手,小国愿意担任棋手,而不是棋子,大国在运用棋子的时候会考虑到分寸,小国在扮演棋手的时候没有那么多考虑,更危险。

多维:蔡英文现在也越来越像一个棋手了,比如香港这次的事件,台湾涉入很深。

陈一新:香港的事件可以看出,在两岸之间,越来越不理会她以前维持现状的口号了,大陆也不再理会台湾的政党轮替,决定用自己的方法,自己的思路来面对两岸关系。

多维:这样的“棋手”会使得两岸关系发生怎样的变化?

陈一新:会把整个局面搞乱,逼着美国出手,但美国最后还是会放弃。

多维:蔡英文预估不到这个结果吗?

陈一新:她预估的,但她也小心地在玩,她也不希望给台湾带来灾难,硬要挑起矛盾,又不希望发生战争,但是为了选举,她可能站在战争边缘。

多维:所以蔡英文短期目标就是为了大选。

陈一新:2018年九合一选举,民进党开始衰退,但是那个时候不是因为她自己在选,所以她没有搞很多,但今年开始不一样了,大陆给了她枪(“一国两制”台湾方案),这个枪比后来香港的枪还重要,一直在用。

国民党在台上的时候,我认为是不会利用这个事件的,民进党是在利用这个事件。民进党是美国的打手。英国在香港玩比较正派、温和,不是很激烈的手段来挑起港府和人民,还有北京跟香港人民的矛盾。美国是明的暗的一起玩,台湾完全就是打手。

公开照片可以看到林飞帆和一些港独在一起,有证据显示,很多鼓吹港独的打手,实际上是越南船民的后代。蔡英文跟他们有沟通,互相训练,互相教导,6月12号的游行之后,马上在香港有一个太阳花运动2.0版。这里面台湾出了很多资金也出了很多人去训练他们。他们也有人到台湾受训,照片不止一张。

多维:现在一些说法认为,大陆之所以停了自由行,金马奖也不让大陆影片去参加,就是因为台湾太多卷入香港反修例风波之中了,不能让台湾一边吃饭一边砸锅。

陈一新:表面上是这样,但还是要警告美国反修例事件,让美国也找到了借口,因为《逃犯条例》一旦通过,就连去香港度假的美国大兵都会受影响,任何人都可能受影响,这就是超级扩权。本来是香港与台湾之间的一个刑事案件,但是扩权成这样。

蔡英文通过了“国安五法”,准备通过“中共代理人法”,这就是扩权,而且“中共代理人法”在西方也有类似的法律,但是西方是登记制的,便于管理,立法精神不一样,台湾是便于掌控反对党还有异议人士的行踪与行为,将其入罪,这就变成了绿色恐怖。

多维:但《逃犯条例》针对的是逃犯,就算有“扩权”,也至于说你没有犯罪我就随便抓你。还是回到两岸的话题,你觉得自由行停了之后对台湾的打击究竟有多大?

陈一新:会有,大概有70万人不能来,团队也有缩减,台湾哀鸿遍野,旅馆、饭店、餐厅、纪念品店会受到影响。所以韩国瑜叫苦连天,他要振兴高雄经济,70万人自由行里大概有30万会去高雄,很多人是看好韩国瑜这个人物的,见到他是最好了,握不到手,至少见一面,很多人把他当做一个观光的偶像来看。韩国瑜希望大陆能够有区别待遇,表面不放行,私下放也可以啊,大陆为什么不这样做呢?大陆一向是两手策略。不过现在暂时不太可能,缓一段时间再说了。

多维:所以要过一段时间才能看出真正的影响。

陈一新:还要等一阵子,也影响到陆生,台商不受影响,现在我们在策动一些深蓝的团体去批评蔡英文政府的“中共代理人法”。我也写文章特别点名陈明通,之前对《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修订,禁止有国安背景的官员去大陆,当时陈明通跳出来讲说不会妨碍到马英九和吴敦义,但就是防这两个人的,所以陈明通已经是信誉扫地了。

多维:现在感觉民进党动不动就扣一个国安的帽子出来。

陈一新:现在美国人故意用蔡英文,因为她听话。其实对她也是了解的,我在去年7月薄瑞光(Raymond Burghardt)演讲的时候我就问薄瑞光:“为什么你们对陈水扁比较严,对蔡英文比较宽松?”,他说陈水扁三不五时就给美国添麻烦,蔡英文表面上很听话,实际上她做事很阴狠。蔡英文非常阴狠,而且她后来的讲话证明是正确的,她当时也考虑要废除军公教的18%的福利,但后来考虑到动摇国本,一方面她在立法院也不是多数,所以也不敢做。蔡英文是蛮干的。

多维:这样下去,你觉得最糟糕的结果会是怎样?

陈一新:等国民党执政再说,如果真的台湾不幸,民进党连任的话,那么大陆对台湾会更严厉。

多维:但目前看来蔡英文连任可能性很大。

陈一新:如果她连任,两岸会更绷紧。

多维:绷紧总会达到一个极限,最糟糕的情况会是什么?

陈一新:还是绷紧,我不认为会打仗。第一,中国大陆还没有完全挑战美国的能力,除非大陆有把握美国绝不干预。现在台湾的情况比以前更严峻,台湾被要求守住的时间变得更长了。2003年,国防部有委托我举办一场学术活动,当时我请了亚洲以及美国的学者参加,美国学者都认为,台湾如果能守住三天就有机会,美国的第七舰队的航母就会来,但是台湾却被要求守两个礼拜,甚至一个月。当然台湾的实力也比以前进步了,但能不能守这么久,我抱有怀疑。虽然很悲观,但台湾是不能小看的,它是全世界部署飞弹,不管是防空、防海、防陆最密集的地方之一,一个是以色列,一个是台湾,大陆即使把台湾的空军、海军都歼灭了,还要面对飞弹的威胁。

多维:武统是一个不得不的选项,但现在可能性开始上升了。

陈一新:但是没有把握是做不了的。付出代价,还退缩,那不是更糟糕的事?大陆就是要占领,让美国没办法动,但是美国一定会动。美国要看哪边有道理,台湾挑衅,它可能不动,但如果大陆主动,那么美国就会考虑动手,国会马上就有意见,即使休会,国会都可以紧急召开会议,以现在的友台气氛来看,这种可能性会更高,最低是卡特(Jimmy Carter)政府,那个时候中共也没有实力打台湾。

多维:我记得你2017年写过一篇文章,标题是《谁能代表台湾主流民意》,虽然关于统独有很多民调,但台湾的主流民意究竟如何,谁又能代表?

陈一新:民主基金会做了个民调说百分之五十几的人会为台独打仗,后来有学者做了民调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最多就二十几,而且代价越高,支持为台独打仗的人越少。事实上在2006年、2007年的时候,当时美国驻台北处长是杨苏棣(Stephen M. Young),一次他找我讨论一个民调,那个民调讲20%左右大学生会为台独打仗,当题目改成为台独战死,结果就一定大大降低。战死和打仗不一样,打仗不一定死,真的要打仗,要死,谁愿意死,年轻人正是大好前途的时候,这是不可能的。

多维:所以现在对统一的认同有多少?

陈一新:很少。第一,“一国两制”不认同,大陆能够为这个解释么?大陆在香港的作为能让台湾接受么?“一国两制”是大陆倡议的,我在1990年代就批评“一国两制”50年不变,不代表100年不变,现在甚至22年就变了。

多维:这不是北京想变,而是香港面对这个大变局的时候,自己本身又存在很多问题,需要改变。

陈一新:那就更要小心行事。至少很多香港人感到有压力,觉得还不到50年就变,承诺在哪里,最近到台湾买房子的香港人多了,到加拿大和美国的也多了。因为香港最容易去的地方就是澳大利亚和加拿大,比美国还多,台湾也变成一个目的地,因为加拿大房子不便宜。

【台海局势系列访谈】

对话北京学者:中南海收卷 两岸或“地动山摇”

对话台湾学者:2020绝非统与独的抉择

港台优越感背后 习近平“四个自信”为什么重要

对话台湾学者:当蔡英文的“逻辑”遭遇北京的底线

力保台湾不变为“第二个香港” 蔡英文凭什么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