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外宣”非中共专利 台湾外宣如何斥资营销

撰写:
撰写:

8月26日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以《谷歌推特脸书封号背后:中共官媒“讲好中国故事”的不菲代价》一文披露,中共外交部与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网信办)等机构,多次将高额海外宣传及舆情搜集的项目经费发包给中共官方媒体,以开展“重大主题宣传”、“讲好中国故事”。文章旋即被台湾许多媒体转载,台官媒中央社的报道以“发动讯息战”称呼上述作为,并加注“中国官方粉饰形象的大外宣政策……这种借船出海的行径不但令全球侧目,也引起西方世界高度警觉”。

台媒批判中共砸钱搞大外宣的作为,其实台湾政府自己也有在做。图为中共几份传媒刊物。(AFP)

台湾媒体的批评实际上是一种双重标准,因为乍看容易使人误以为,只有中共花大钱在进行这种被冠上负面标签的“借船出海”宣传任务。但是若把视线拉到全球,其实“外宣”原本就是多数政府都会进行的常态运作,台湾政府本身也以行政院侨务委员会(侨委会)与外交部为两大“台版大外宣”支柱,花了不少预算在国际上力求“讲好台湾故事”。

依据台湾《侨务委员会组织法》规定,台湾侨委会业务包含“侨务资讯之搜集及侨情之报道”,下辖“侨务通讯社”专责处理新闻传播事宜;按照年度预算书,“侨务新闻信息及传媒服务”一项,除了近两年预算减少外,往年经常在新台币1亿5,000万元以上(下同,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实际业务内容除了 “侨务电子报”外,尚有“价购多元国内新闻稿源供海外华文媒体采用,增加台湾正向新闻于海外露出”、“加强与海外华文媒体之联系沟通,办理海外华文媒体工作者来台参访活动,增进其对国内政经文教建设之了解”等。此外亦曾于脸书(Facebook)社群建立“宏观数位媒体粉丝团”进行宣传。

台湾外交部方面,《外交部组织法》赋予“国际新闻传播政策之规划、协调及执行”的业务,主要由国际传播司及公共外交协调会掌理,该部并长期砸下巨资办理“国际舆情汇整研析”。预算方面,2019年台外交部“制作国际文宣视听资料及编印出版品”共斥资6,670万元;发行台湾《光华》杂志月刊2,264万元;“推动公众外交及办理重要外交文宣业务等政策倡导经费”364万元;“推动参与国际组织活动文宣经费”738万元;“邀访国际新闻人士”1,962万元。相关经费加总突破新台币1亿元。台湾外交部媒体宣传管道,包含多国语言版“今日台湾”电子报、《台湾评论》英文双月刊与《台湾今日》西文双月刊,并有YouTube 影 音 平 台 “ 潮 台 湾 ”(Trending Taiwan)英语频道以及脸书“潮台湾”粉丝专页。

台湾外交部下辖的脸书“潮台湾”(Trending Taiwan)粉丝专业,按赞人数只有两万余人。(Facebook@Trending Taiwan潮台湾)

从台湾政府的业务编制可看出,侨委会与外交部可谓执“台版大外宣”之牛耳,每年成千上万篇、各式语言的报道和影音平台,都是为了提供“软性文宣”增进台湾国际能见度,“以软实力营销国家形象,于国际文宣发挥更大影响力”、“争取国际有利空间与形塑国家优质形象”。

就预算花费与工作目的来看,台湾外交部跟中共外交部和网信办所为,在对外目标上没有根本的不同,只是用词并不标榜“重大主题宣传”、“讲好台湾故事”而已,就连欧美各国政府也少不了会拨出经费替自己国家向外宣传,这本是官方应然。而订定关键绩效指标(KPI)这件事,从公共行政学的角度来看,更是正常不过,绝非共产党独有,而具“普世性”,实在没必要大惊小怪。

既然是宣传,就必然是以“国家利益”为依归,而近期欧美各国中文媒体(如德国之声、BBC中文网)与部分台湾媒体的特别报道中共大外宣的经费情况,无非是要批判中共花费民脂民膏对全球华人甚至其他人群进行“洗脑”跟“舆情搜集”,可是难道台湾或其他各国官方没在做?难道台湾官方的“外宣”就完全不是台湾执政党的宣传工具?君不见,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还要求阁员须以“直播”宣传政策,被称为“网红”内阁。所以说穿了,这又是一种双重标准。

再举个例子,台湾侨委会于2000年成立的宏观电视,负责“强化海外文宣”、避免海外华侨只接受中共卫星放送的节目。时任总统李登辉获邀主持开播典礼时表示,宏观电视对侨务有积极作用,也可以借着频道“让国际社会知道中华民国在台湾存在事实的成就”。宏观电视曾经有相当好的收视,2013年全年观看达2,768 万 7,306 人次、2014年中国大陆地区观看更达57.3%。不过后来因为法律限制其改隶公广集团,制播节目的规范与原本外宣需求不能契合,加上台湾侨委会认为“新媒体工具及营销方式推陈出新,传统卫星电视确实已非侨胞收视首选”,称其已“完成阶段性任务”,最终于2018年起停播。

所以,听众与读者不能老是戴上(或者被戴上)有色眼镜,一看到是中共搞的,就指控恶毒,如此一来不就跟其所批判的现象自相矛盾?同样以中文为载体,也许台湾政府与媒体应该从建设性批判的角度来思考,如果不愿相信中共官方宣传的新闻,究竟应从何处寻真?以及为什么同样是中文传播,台湾对海外华人的宣传途径,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做得比中共更好?甚至可更进一步思索,如何定位海外华人社群以及台湾“外宣”的受众?只包含“台侨”吗?用建设性的检讨取代“五十步笑百步”的双重标准,或许才能在“如何运用外宣经费”这件事情上,获致更有意义的政策讨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