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租屋黑市】改革租屋黑市 得靠政府的大棒与红萝卜

撰写:
撰写:

为照顾身处低薪环境下的年轻人,台湾政府推出了“单身青年及婚育家庭”的扩大租金补贴政策,并计画于2019年9月上路,盼能减轻其租屋压力。

此立意良善的租金补贴政策是否真的能帮助到无壳蜗居的租屋族?台湾租屋市场存在有什么问题,为什么被称之为“黑市”?而长期以来针对弱势者的租金补贴,为何总被诟病“看得到,吃不到”?执政者要怎么做才能真正照顾到无壳租屋族?台湾长期关注民众安居课题的房地产学者张金鹗将为《多维新闻》读者揭开台湾租屋市场的重重黑幕,并提出对租屋黑市改革的可行解方。本访谈分为上下两篇,此为下篇。

台学者:让租屋黑市见光明 无壳蜗牛安居才有希望(上)

台湾政治大学地政学系特聘教授张金鹗认为,近30年来台湾的住宅政策,仅有少数20%,拥有二壳以上家户才是赢家,而60%的“一壳蜗牛”无法换屋改善环,以及另外20%的“无壳蜗牛”居住缺乏保障,都是输家,也造成社会贫富差距的严重问题。 (张金鹗教授脸书)

多维:为减轻低薪无壳蜗牛的租屋负担,“让年轻人过好一点”,民进党政府推出了“单身青年及婚育家庭”租金补贴政策,该政策也将于2019年9月2日正式上路。这放宽补贴资格,扩大补贴范围对象的租金补贴政策能否达成执政者设定的政策目标,帮助到单身低薪的年轻人或婚育家庭?

张金鹗:我其实不鼓励身份上的限制,比如说“青年”等等,而是只要是“弱势者、无住屋”就该获得补助,收入所得才是核心,而弱势可进一步区分为两类,一类是社会弱势,一类是经济弱势。

租金补贴是相对有效率的住宅政策工具,只是预算要如何重新调整、配置的问题,但这些都都需要长远的规划。我最担心的就是“什么事情都扯到政治”,而所谓“政治”就是选票考量,而非真正考虑到弱势者或旨在解决问题。

租金补贴对于改善不婚不育的问题效果有限,这方面我认为选举考量满多的,因为租金补贴不能够是今年有,明年没有,只是临时性的措施,而没有长期的财源预算在背后支撑。

多维:在租屋政策上,政府能够运用什么“红萝卜”和“大棒”来解决租屋黑市的沉屙,让长期隐身地下的房东现身?

张金鹗:我认为在政策上还是得改变租屋市场的环境,让住宅政策不是以购屋为主,健全租屋市场,且健全租屋市场不需要花钱,只需要政府大力查税,或甚至特赦逃漏税,我都认为没有问题,否则任何补贴都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解决不了真正的问题。

改善租屋黑市的胡萝卜方面,我建议可以考虑给房东来个“大特赦”,就是让过去长年以来的租金逃漏税部分能一笔勾销,否则房东都不肯浮出水面;在大棒方面,就是要靠政府积极去查税,对此当然有一些小房东就会反弹,但我们可以“抓大放小”,从大户开始着手,例如先针对3户到5户以上的职业房东,并搭配鼓励房客检举的“吹哨者条款”,结合胡萝卜与大棒,我认为租屋市场不可能不透明化,只是政府要不要做,但政府看起来并没有想要去正视这个问题。

民进党政府所推出的“单身青年及婚育家庭”租金补贴政策,从该政策锁定的“营销对象”以及政策出台的时机点,民进党政府所欲争取的不外乎是青年选票的支持,着眼于2020年政权保卫战的斧凿痕迹相当显而易见。然而,这“看得到,吃不到”,为期只有一年的政策烟花,恐怕只会让更多青年租屋族大失所望。(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脸书)

多维:面对租屋市场的失灵,缺乏公平与效率问题,政府如何扮演积极角色来导正和健全租屋市场?

张金鹗:政府资源如何重新配置才是关键,租屋市场如何透明才是核心。在有限的资源配置下,政府应把购屋补贴的钱重新分配一半到租金补贴来,如果要让租金补贴的效率更高一点,或许可以让有点违规,但基本上不至危险的弱势者租屋能获补助。这些都需要细致化来盘整,不过前提都是政府必须把租屋市场的资讯掌握清楚。如果政府连租屋黑市的透明化都做不到,任何租屋政策都是无济于事。

要如何让租屋市场既有足够的数量,也能提高品质?社会有很多观念要教育,包括“买房子不见得赚得了钱”,“租房子住的舒服比赚钱还重要”等等。

举例而言,国外因为租屋市场相对健全,所以民众相对愿意租房子而不是买房子。现在台湾的问题就出自于租屋市场不健全,所以民众想买房子,如果买卖房子又有利可图的话,民众当然会拼了老命也想要购置房产,而不是租房子。

具体来说,多盖社会住宅是一个方法,或者让租屋市场中的民间物业管理机构更加健全也是方法之一,这些问题在国际间都有相关经验可供改革参考。不过,回过头来,改革的关键前提还是得先让租屋市场的资讯先透明化,因为如果说租屋市场是个“黑市”,我们根本就不晓得问题出在哪、有多严重,如何进一步解决 。

多维:租屋市场的不健全,是否也与台湾房市的高房价、高空屋问题息息相关?政治人物该如何解决民众的“安居”问题?

张金鹗:租屋市场确实不能独立看待,因为核心关键还包括整体房市的健全与否,而房市包括租屋市场和买卖市场,我们在买卖市场方面,就不应该让它有炒作和暴利空间,而要促使房屋市场合理化,也关系到不动产的税制改革,必须增加持有成本税,让人们不会买房却囤在那。这些问题彼此都环环相扣,必须相互联系起来思考,问题才能慢慢解决。

安居问题从来不只是喊口号,而必须真正关心人民的居住问题。其中房市问题有一个核心就是“高房价不合理”,没有政治人物敢于面对这个问题。假如我们无法看见问题的核心,只是在枝微末节上在处理居住问题,最终大概还是没法解决安居问题。

相关阅读:让租屋黑市见光明 无壳蜗牛安居才有希望(上)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