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吃饭有什么好看 透视吃播视频为何火红

撰写:
撰写:

坐在电脑前看着萤幕中的美女或帅哥,一口一口把超过胃纳量的庞大食物吞下肚,这样的画面会想要让你继续看下去吗?

在台湾,这样的美食Youtuber近年越来越多。 YouTube 大中华区策略合作伙伴资深协理陈容歆便坦言,超过10 万以上订阅数的美食频道,2019年5月的数字与 2017 年相比,成长超过三倍。在这类的美食频道中,“吃播”更是越来越多人喜好的视频内容,例如2019年YouTube 第一个以美食为主题的百万订阅频道,就是以大胃王走红的美女网红“千千”所经营的“千千进食中”。又如2019年8月受邀前往蔡英文官邸与蔡共同大啖台湾美食的日籍网红团体“三原Japan”,其频道中各式各样的“大胃王挑战”更是其招牌单元。

台北市长柯文哲(左)看上大胃王网红“千千”(右)的人气,为增加其网络声量,曾与“千千”共同拍摄“吃播”视频,并于2019年春期期间播放。以大食量著称的“千千”制作了一份巨大料理要与柯文哲共享,其食量令柯文哲惊呼“你怎么用脸盆做菜”。 (截自“千千进食中”Youtube)

“吃播”(Mukbang)这新兴词汇,以及“看人吃饭”这股网络风潮,最早是源于韩国,吃播就是从韩文“吃”(Muk-da) 与“播” (bang- song)的结合。近几年,在这个网络普及的“自媒体”时代,“吃播”更成为一股风靡世界的“潮流”。

在两岸三地也可见有越来越多靠“吃播”为业的网红出现,像是中国大陆就有外貌可爱娇小,但胃却是无底洞的“密子君”;或是吃遍各大自助餐(台湾俗称“吃到饱”餐厅),扬言“要给不怕死的商家、年轻老板上一课”的“泡泡龙”,以及连柯文哲都看上其知名度,而曾一同拍摄“吃播”的台湾美女网红“千千”等。

博主在镜头前独自大吃大喝,为什么会引来众人目光?它的卖点在哪?其中一个缘由,或许可以回看当初韩国社会为什么会兴起这样的“吃播”现象,有论者就认为这可能与韩国社会的“孤独感”有关,其从韩国独居人口数中,看见人们一起用餐的机会减少了,而这些边吃边直播的博主就扮演了这个“陪吃”角色,创造了商机,从而也填补了人们对社交活动的需求满足。

而“孤独感”并非韩国社会独有,虽然不同社会的“孤独感”成因各有其差异,但这确实是当代社会共通一种的心理状态。这些孤独者可能是离乡背井的“蜗居青年”,或因忙于工作而越来越难抽出时间精力与亲友一同用餐的一般上班族等。

虽然现在热门的吃播博主,并非是全部透过直播“陪吃”,而很多是经剪辑后的短视频,但看着博主自顾自的吃东西,仍是许多人在独自吃饭时不可或缺的“配菜”之一,同时这类不费心思,只需诉诸官能感受的短视频,更是能让人暂时性的在现实中“放空”,并自外于压力和孤独之外。

再者,“猎奇”心态也是民众喜欢看吃播影片的原因之一。现在热门的吃播影片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是大胃王或吃巨大化料理,一类是吃新奇或高档食物的“尝鲜”影片。比方说,在社会世俗的眼光中,台湾获百万订阅的大胃王网红“千千”,其亮眼的外貌和体态,就与大部分民众想像中往横向发展的大胃王有相当强烈的反差感,大家自然也会好奇这样的“美女”为什么可以吃这么多,为什么能吃得下?而就算非帅哥、美女的博主,人们仍是会好奇“他究竟可以吃多少?”

而有些吃播博主则会主打吃各种顶级食材,例如品尝体验价值不斐的顶级日本和牛或龙虾等;有时候博主也会选择吃“珍禽异兽”或“另类新奇”的食物,来换得民众的关注,例如有视频居然就是料理和吃俗称的“清道夫鱼”。

此外,部分人爱看大吃大喝的吃播影片,也可能是因为它能给人一种“疗愈感“。看着博主肆无忌惮的放纵大吃,这种“自由”和“反叛”的行为,也让人能在满足官能欲望外,也获得情绪上的抒发和慰藉。因为在现实生活中,特别是对于女性的白领中产者而言,这样的行为全然是不符合其认知的健康观念及社会对于体态审美的要求。

总体而言,观看吃播影片已然成为越来越多人的一种“精神食粮”,也是当前“网红经济”中的热门项目。它的火热或许只是缘于人们素来就有的好奇心使然,但它也很可能是征候性的反射出当代社会中人们精神世界的苦闷和贫困,以及人际关系的疏离,而后者的根结又与政治、经济的困局息息相关。从整体社会面来看吃播现象,虽然不必过于大惊小怪,但恐怕也不能轻视忽略其背后隐含的某种社会危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