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北大退档风波 窥探两岸教育公平问题

撰写:
撰写:

中国大陆著名学府北京大学因“国家专项计划”退檔河南贫困生,在8月成为热议话题。2019年北大在国家专项计划中向河南省理科投放发个招生名额。最后调档录取时,八名投档考生中,最后两名考生被北大以“考生入学后完成不了学业会被退学”为由退档。这件事引起大陆社会舆论批判,北大招生委员会后来于北京时间8月11日决定按程序申请补录两位已退檔的考生。

北大退檔风波论争未平,归纳主要争议有几点:首先,大陆“国家专项计划”立意本是为了让贫困、偏远且好学勤奋的学生有机会能上一本大学,希望能让教育更加公平。也因此,当北大退檔学生时会引起愤怒,认为北大并未按照程序与规定实行。甚至将这些情绪上纲至北大的精英心态,加以“贫困”、“成绩低”这些关键词在在挑动社会的神经,也因此引来针对北大校方的战火。

此外,换个角度思考,在制度设计上,许多大陆偏远地区贫困考生可能认为自己成绩无法上北大,所以会放弃北大改选填其他志愿,而这个专项计划使得分数没那么高或抱持如此心态的考生,而有了进入北大的机会。而北大作为中国大陆首学,以严谨的态度评估学生状态入学也无可厚非。但北大这次以人治越过了法治框架,或许才是被群众挞伐的主因。

作为中国大陆高等教育第一学府,能录取北大是许多年轻人的梦想。图为2018年7月,河北省邯郸市第一中学高中毕业生王逸云展示收到的北京大学高考录取通知书。(VCG)

北大退檔事件值得注意之处,在于如何让教育更为公平?如何在教育事业上体现机会均等,一直是大陆政府的难题之一。其实在海峡之隔的台湾,对于教育公平的探索道路上,也走了不算短的路。

台湾早期以大学联考作为大学入学方案,一律以公平考试为招生基准。也因此台湾常有贫困生苦读后,进入一流大学的故事流传。不过,在考试挂帅之下,也会让学生学习以考试为导向,增长死背文化并助长升学主义。加上时代变化,台湾经济成长,许多有资源且望子女成龙凤的家长选择让孩子补习,反而再度引发联考是否能真正促进教育公平的讨论。

也因此,1990年代对于这一套大学考试入学开始产生反省,台湾参考美式教育风格推动教改,在此后陆续推动“十二年国教”,为了减少对学子对明星高中的迷信,因此推动“高中社区化”,甚至广设大学,并在2002年废除大学联考,改以多元入学方案,也包括保障弱势学生升学权益的“繁星计划”。

但台湾教改推行至今成果是好是坏,评论两极,其中一个困境在于无法解决原本希望学生多元学习、公平的问题,反而让学生学习更不公平。大学生数量暴增,流浪教师增多、技职教育体系未尽完善。而众所重视的高等教育,在台湾政府陆续推出“迈向顶尖大学计划”(又称“5年500亿”)与“奖励大学教学卓越计划”后,更导致大学为了争取资源趋向教育商品化

台湾高等教育第一学府台湾大学也是许多台湾学子努力争取进入的学校。(多维新闻)

原期待的思辨式学习与多元的入学仍然无法阻挡考试、升学挂帅的趋势,反而让台湾教育陷入另一种资本社会竞争式的乱象,让有资源的学生爬得高,越无资源的学生教育资源更短缺,教育的阶层化现象反而更严重。这也导致这几年台湾社会重新反省大学的功能何在。

从这些历程看来,两岸在文化性格上基本崇尚名牌大学与精英教育,中国大陆的人口基数大,目前做到尽力维持教育资源的公平。因此在大学入学上仍守着较台湾为严的规范,博士生、硕士研究生比率都维持在一定的额度。但较大的问题在于,如何避免官僚主义凌越了教育公平的基本原则。而台湾人口基数少,虽然这20多年主事者希望能调整教育体质,但忽视了文化上的本性,反而造成更大的不公平。

时代变迁,要面对的问题也变幻多端。教育长期以来被期许能够培养学子解决问题、应对问题的能力;不过,现在的教育似乎被期许能够作为职涯前培训。因此必须重新思考教育的意义何在,而作为高等教育的大学又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到底高教升学制度如台湾广设大学,让上大学变得容易,还是如中国大陆北大严谨挑选学生为好?如何在学术发展与教育资源公平之间做好拿捏,而高教又要培养什么样的人才?这是两岸在面对新时代的教育发展与资源分配,必须要反思的问题。

相关新闻:

“唯恐天下不乱”的柯文哲

韩国瑜的“千军万马”能否震慑郭台铭

郭台铭若出来参选2020总统 谁是最大赢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