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第三势力”如何在蓝绿对决杀出重围

撰写:
撰写:

2020年台湾大选日益逼近,各党纷纷开始了竞选活动。受限于台湾选制与政治竞争主轴的压力,“第三势力”一直未能成形,定位也纷杂不一。所谓“第三势力”,在台湾包含两种解读,一个是意识形态上的非蓝非绿(故小蓝、小绿不算第三势力);另一个则是指国、民两大党外的其他选项。就实践来看,有人将两种思维合而为一(如柯文哲),有的则是专指其中一种(例如时代力量)。

台湾的第三势力一直很难稳固,第三大党频繁变动,2016年崛起的时代力量,虽为目前台湾立法院第三大党,但在2019年因为是否要支持民进党蔡英文连任而分裂,凸显在统独竞争光谱下,第三势力的定位困境。(谭英瑛/多维新闻)

如果使用广义的解读,国民党、民进党以外的诸多政党都视为“第三势力”,则包含亲民党、时代力量、台湾民众党、新党、无党团结联盟、喜乐岛、绿党、基进党、社民党、一边一国行动党、国会政党联盟(原“民国党”并入该党)等都可算入。截至9月19日止,台湾内政部登记在案的政党共有351个,数目算是极多,可是有影响力的比例并不高,真正独大的还是国、民两党。

台湾自1996年开始的总统大选是典型的单一选区制度(一个选区、选出一人),73席区域立法委员选举则自2008年第7届起,亦改为单一选区制;另一方面,台湾民主化后,政治竞争的主轴一直延续统独光谱而开展,亦未能脱离,每逢大选,最重要的议题仍是围绕统独开展。在单一选区制,且竞争主轴是统独光谱的结构下,若要追求非蓝非绿的第三势力,看起来最应该做的就是攻占意识形态的中间点,在台湾,统独光谱的中间点,就是既不统一、也不独立。

看起来站在中间就可以了,其实不然,政治学“中位选民定理”清楚揭示,一旦原有两侧候选人亦将立场移往中间,则选民政策偏好图的常态分配下,他们可以吸引到自己原有的票源以及靠近中间的票源,第三势力空间反而会被挤压,重新寻求光谱上的最大“空白处”,如此往复不已,三方竞争将会极难寻觅平衡点。

更严峻的挑战是,当下台湾的统独光谱早已产生质变,更难拓展。因蓝营“共主”国民党的政策早已改为“不统、不独、不武”,所以光谱上的“统一端”成为边缘,且经营它的新党一直未有起色,缩小的格局下,其他“第三势力”很难在里面站稳脚跟。例如,虽然“不统”、“独立”、“主体性”、“台湾价值”等概念的解读仍有非常多言词运用的空间,但实际上并没有办法真正拓展光谱选项;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柯文哲虽有很强的特人特质,但他的两岸政策思维跟美中台三角战略的避险立场,实与国民党如出一辙。

一直自诩超越蓝绿的柯文哲,目前无疑是不容小觑的第三势力,但他在政策思维上常常是游走蓝绿之间,且并没有对分配议题的左右翼持特定态度,定位的问题加上言论风波,也导致他近期粉丝掉了许多。(洪嘉徽/多维新闻)

既然在意识形态上,“第三势力”很难依循统独光谱找到新的立足点,对它们而言,唯一可能的突破方向,就是改变政治竞争主轴,以左、右翼光谱来做为竞争轴线,只有使政治焦点聚集在政策良窳的讨论,才能让第三势力所痛恨的“蓝绿恶斗”得以转化,并予台湾政治竞争风气有再生的机会。

其实,以左、右翼光谱作为政治竞争主轴,也是欧洲成熟民主国家的主要样态,一旦是以左、右思维当作竞争轴线,则虽然单一选区制与政党门坎还是可能倾向两大政党的结构,但“第三势力”将有更多空间寻找自身的定位与建立稳定客群,一旦跨过5%门坎得到席次,较能够长久经营,不会如以往台湾几个“第三大党”这般忽明忽暗、瞬间熄灭,而且随着社会持续发展,有朝一日也可能成为主流大党。

2018年民进党之所以惨败,就是因为民众对分配议题、经济民生议题的不满,跃为选举的主轴。2019年虽然因为台湾内外局势的变化,统独意识形态重要性再度上升,可是2018年民众不满的社经情况并无改变。

2020年大选,“第三势力”若要能够扎稳马步、扭转政治竞争主轴,战略上最值得采用的就是不断曝光改善社会经济政策的主张,争取台湾民众的认同。然而台湾大选往往在最后回归到统独蓝绿的对决态势,这是台湾民主制度很难跳脱的制约,“第三势力”在台湾要想真正的走出新局,道阻且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