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感恩谢师月 两岸教师同品辛酸

撰写:
撰写:

9月份是“谢师”的季节,两岸皆在九月迎来教师节。中国大陆在北京时间9月10日举办了第35个教师节的庆典,官媒《人民日报》在9月9日同时推出习近平与教师的宣传文章,内容提到习近平的好老师的“四有标准”,即有理想信念、有道德情操、有扎实学识、有仁爱之心。

与此同时,为了让中国大陆高等教育质量提升,大陆教育部高教司司长吴岩于9月23日表示,未来将在高校让不用心教书、只关心自己成长的“水师”下岗,出清三年未给本科生上学的老师。日后大陆教师的压力不可小觑。

习近平认为好老师应具有理想信念、有道德情操、有扎实学识、有仁爱之心等“四有标准"。图为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庆祝2019年教师节暨全国教育系统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表彰大会受表彰代表。(新华社)

另一方面,台湾也将于当地时间9月28日迎来教师节,而台湾老师的心情同样复杂。台湾《教师法》修正于今(2019)年5月三读通过,类似中国大陆,内容也是针对不适任教师问题进行处置。这次的修法外界评为往恶里修,虽然处理不适任教师是为了回应台湾社会的需求,但本次修法除了取消台湾教师的续聘保障外,更纳入高校教师“限期升等”条款与“教师评鉴”作为强制资遣的依据,这等于增加台湾教师的工作负担,并让教师的工作更没有保障。

除了《教师法》修恶给老师增添负担与压力之外,台湾目前因少子化问题,导致多所技术学院退场,许多教师瞬间失去教职。如2014年的台湾永达技术学院因招生困难停办,此前该学院除了透过各种减薪政策削减教师薪水之外,更积欠教师薪水多年,原有的教师也被迫失业。

根据台湾“公民行动影音资料库”报道,以当初带领教师们追讨欠薪、抗争的赖姓教师为例,虽后来在屏东大学兼课,看似还留在教育界,但薪水一个月只有新台币8,000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且不见得每学期都能开课。这些失业的老师只能四处兼课,成为“非典型劳工”。

台湾近年因少子化,导致高校教师需求减少,这致使台湾每年有大量青年教师选择挑战西进大陆,加入“青椒”(大陆对于“青年教师”的谐音简称)行列。与其在台湾面对不确定的未来,他们离乡到大陆寻求机会,但事实上大陆的教育环境也须承担庞大的压力。

台湾《教师法》修正于今(2019)年5月三读通过,修法中纳入“限期升等"条款与“教师评鉴"作为资遣依据,引发教师团体对修法修恶的抗争。图为2019年4月台湾全教总抗议《教师法》修恶的行动。(谭英瑛/多维新闻)

比如大陆的学校也分级等,台湾“青椒”除了得摸清相对陌生的学校体制之外,大陆高校同等注重科研、教学评鉴制度,对于新进教师的考验十分严格。比如大陆武汉大学在2015年对新进老师实行“3+3非升即走”的制度,意指透过两次的三年合约,在合约书中除了明确规定“教学、研究、行政”方面清楚的量化责任,以利于校方进行考核之外,更直接规定合约到期时必须完成“升等”,在这样的制度下,淘汰率高达97%。

不过在两岸关系之下,因着大陆惠台政策,有些学校会给台湾教师特别的待遇。台媒《旺报》即曾报道,大陆广西省台办与省内20所大学合作,其中包含广西师大、南宁师大等公立大学,积极招募台湾博士,且福利与省内公教人员相当,即获聘台师采“入编制”等。这或许提供台湾年轻老师因着两岸红利而取得门票,但如何能在大陆高校体制下生存,又是台湾“青椒”们的另一个难题。

“青椒”一进学校从事教学之余,也得把科研进展拉上来,有的“青椒”专注于教学,要生产文章就难,但一旦有科研进展,在教学上可能又落后了一点,陷入顾此失彼的窘境,这一点两岸皆然。现在大陆中央政策对教学抓紧,无形中也会添增“青椒”压力,如何同时顾好科研跟教学之间成为重要课题。

尊师重道为华人传统重要文化,教师在现代社会的生存却越显艰辛,台湾的少子化把老师推向了中国大陆,但大陆的高校体制同样也是修罗场。加上老师随着时代演变,角色与任务都产生变化,不论身处台湾还是大陆,制度的挤压与生存的压力都是沉重负荷。当两岸欢庆教师节的时候,仍在高校个别教岗努力的教师们的辛酸,也需要被看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