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若中断了ECFA 谁是受害者

撰写:
撰写:

实施将近十年的《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近来因为台湾国安会的一份报告,指大陆可能以单方面终止ECFA,作为经济手段升高“对台威胁”,从而在台湾引起热议。特别的是,民进党政府对此事出现了两种不同的反应模式,一种是陆委会称“不乐见陆方以政治因素片面停止执行”,另一种则是经济部长沈荣津说影响“金额不大”。

台经济部长沈荣津表示,大陆不至于单方面终止ECFA,若有最多影响台湾外贸5%,台湾政府将协助业者分散市场、产业转型。(中央社)

这两种心态同构为民进党政府对两岸事务的行为模式:既要占便宜,也要摆姿态。其中经济部长沈荣津对ECFA的评估更具代表性,一来他认为大陆不至于单方面终止,因为“他(大陆)也需要我们的零件,所以这是互相的”;二来则认为就算大陆终止了,“差不多影响5%”、“金额不多”。

台湾经济部长位居高位,或许从宏观经济的视角来看待两岸经贸,当然认为5%并不是太大的规模。但从细项数字来看,占外贸5%的比重,意味着台湾对大陆200多亿美元的出口金额,ECFA“早期收获货品”台湾对大陆出口值更在去(2018)年创下236亿美元新高,且2011年至2019年4月台湾对大陆出口估计累积减免关税金额也有66.57亿美元。

而200多亿美元的数字背后,承载的是农产品、石化、纺织、金属、机械等台湾传统产业,实际摊开下去,台湾有多少人要靠这5%吃饭?事实上,台湾传统产业的比重虽然连年下降,但背后所体现的意义是两岸产业链随着中国崛起、两岸经济发展翻转而经过了重组,台湾更为紧密地被整合进两岸产业链之中,台湾传统产业和中国大陆各自扮演了上下游的角色。

如同沈荣津说的,台湾确实需要产业转型。但这需要的是长远战略目标和政策规划,不可能在现阶段就把传统产业弃如敝屣,既不切实际,更无视于两岸经贸和产业高度合作的现实。

若是两岸紧张冲突持续升级,ECFA真的中断了,对台湾底层民众实际收益所造成的严重伤害,恐怕难以估量。如果台湾执政者不愿意承认这一点,而以一种无关痛痒的口气说“金额不大”,不正是“何不食肉糜”的现代版吗?

不只这一次,类似的情况经常从理应“为人民服务”的官员口中说出。今(2019)年2月有立委质询台湾主计长,表示近期台湾物价波动,水饺也在涨价,而台湾主计长朱泽民却回答称:台湾行政院餐厅卖的水饺没有涨价,民众可以去那边买。又如今年8月北京以“鉴于当前两岸关系”为由暂停陆客赴台自由行,台湾也有一些人认为对台湾观光旅游业“影响不大”,因为观光旅游业仅占台湾GDP的1.8%,甚至主张借由“新南向”来填补陆客不来所造成的缺洞。

2014年台湾爆发反对《两岸服贸协议》的“太阳花运动”,《服贸协议》就是两岸在ECFA的基础上进一步具体磋商的成果。而ECFA不只体现了两岸政治冷热,也反映了经济和产业发展的客观趋势。(Reuters)

然而,无论是ECFA或是自由行,尽管台湾政府面对大陆可能的动作总是义正辞严,但其实心知肚明两岸社会经济在当前的紧密程度,光是蔡英文上台的2016年至今,台湾对大陆出超数字仍然连年攀升。也正是因为如此,台湾政府才会大力补贴内部“国旅”,陆委会也以“对陆方国际形象有负面影响”为由,“不乐见”大陆以政治因素片面终止ECFA。

在8月陆方暂停自由行之后,台湾很多人就在问:下一个是什么?站在北京对台的立场来看,蔡英文为了选举连任不断往“台独”方向游走,那么北京的“灭独”工具箱也就不需要再深锁,到了该打开拿出工具的时候了。尽管大陆官方和媒体至今尚未对ECFA抛出任何风向,但从自由行、金马奖到邦交国来看,以两岸的实力和量体相比,北京“灭独”的下一步有太多种可能,只要民进党政府继续踩台独红线,终止ECFA当然是其中的一种选项。

在这个情况底下,就是要考验台湾民众的“抗压”程度了。暂停自由行的效果已在慢慢发酵,台湾有接陆客的餐厅收掉了,而贷款购买游览车(大巴)的业者随时都可能撑不下去。当年民进党坚持要在ECFA协议内加进单方面终止的条款,如今反倒成了大陆对台可能出手的工具之一。ECFA当然是两岸政治关系的产物,但同时也反映了两岸经济发展的客观趋势,更是直接涉及台湾基层民众的温饱问题,不是台湾官员一句“金额不大”就可以轻轻带过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