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 宋省长

撰写:
撰写:

距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投票日已不到百日,握有“政党提名”门票的亲民党至今慎而重之找寻“理念相合”的人选担任亲民党提名立委候选人的“母鸡”,郭台铭、柯文哲、王金平都传出是可能人选,甚至亲民党宋楚瑜仍有亲自披挂的可能性。

不过,无论宋楚瑜最终的决定为何,他当年以“台湾省长”、“经国门生”高人气打造的亲民党,在2020年选举之后,恐将无法避免步上“台湾团结联盟”后尘,成为台湾政坛可有可无的存在。

对亲民党“泡沬化”的相关讨论,其实早在2010年亲民党消失在台湾立法院就已经启动,硬是靠着宋楚瑜在2012年及2016年参选台湾总统充当“母鸡”挺过泡沬化危机,2016年甚至还得到近80万台湾人民支持,政党票得票率达7.8%左右的台湾第三大政党(不计算区域立委席次),在国民党立委席次不足声请释宪所需的38席(仅35席)时,亲民党成为台湾立法院的“关键少数”,因此赢得的台湾大选参选门票,还成为“待价而沽”的“奇货”。

然而,不得不说,亲民党的这张“门票”,无论由何者取得,或者由宋楚瑜再次披挂推高“参与台湾总统大选最多次”纪录,从亲民党的政党得票率在2012年、2016年的变动及2020年的郭台铭因素分析,就可以知道亲民党的“被消化”将难以避免。

先从2012年及2016年的政党得票率(过5%门坎政党)来看选民投票意向变动,2012年是马英九争取连任、蔡英文率领民进党从2008年的最低潮走出第一仗,只以政党票得票率来看,泛蓝政党的得票率约53%(国民党47.58%、亲民党5.86%),泛绿阵营约47%(民进党36.98%、台湾团结联盟9.5%);受2014年“3.18学运”及军公教不满国民党气氛未消影响,泛蓝政党得票率为40%(国民党32.19%、亲民党7.79%)、泛绿政党得票率为60%(民进党52.7%,时代力量7.3%)。

2012年、2016年的蓝绿政党得票差为总得票率的13%,可视为投票意向浮动的中间选民,2016年选举是国民党声势最弱的时候,泛蓝得票率40%可以视为最低得票率,其中亲民党的得票率由2012年的5.86%成长到7.79%,成长幅度约1.93%,相信多数来自想要“教训”国民党的泛蓝选民,可以说,在认可“两岸不统、不独现状”前提下,亲民党成为“不投国民党”的获益者及替代选择。

不过,在郭台铭决心藉由参与台湾政治“许年轻人一个未来”后,除非郭台铭愿意拿着亲民党的大选门票参选,否则,“消化”亲民党的正是郭台铭。

为何必须是郭台铭,而不是柯文哲?或是很想“参选到底”的王金平?除了因为郭台铭已退出国民党、资力雄厚、“中华民国派”等泛泛理由外,最无法向外人道的理由,其实是郭台铭若不能为“亲民党所用”,选举过程中,获得郭台铭认可的立委人选将会形成泛蓝阵营中的“改革阵线”,取亲民党而代之,尤其郭台铭身边已聚集了一批系出国民党、要求改革的“青年军”,以及“老虎军团”的坚定支持。

拥有“柯粉”支持且合作愉快的柯文哲原本也是不错的人选,但在他成立“台湾民众党”之后,亲民党若还是将门票交给他,只会加速民众党的茁壮,何况没有组党的郭台铭,现在还愿意以“先审核、后站台”的方式,有条件的支持“民众党”立委提名人。不过,亲民党也不必太难过,民众党才刚成立,郭台铭就已经开始“消化中”,他倡议他原先预定的“副手”、国民党籍的前台东县长黄健庭为2022年台北市长人选,柯文哲却连个“不”都说不出口。

说到底,还是得归咎于亲民党成立19年来,一直在吃“老本”,当宋楚瑜身边的“省府帮”逐一凋零,亲民党却还是只能思考着要不要再推出40年前的“金童”、20年前的“宋省长”,无法吸引年轻人的政党,注定是没有未来的,唯今之计,除非郭台铭转念愿拿着亲民党门票在2020年大选一战,否则亲民党只能“奇货自珍”,无可避免地步上台湾团结联盟以2012年9.5%高政党得票率,2016年仍被时代力量取代的后尘。

别了,宋省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