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港校园表态政治学 未促对话先贴标签

撰写:
撰写:

香港城市大学校长郭位原定于当地时间10月18日赴台湾大学进行“我的学思历程系列演讲”,然而许多台湾网友闻讯后,纷纷批评郭位拒见香港学生、不管学生,引发不少争议,甚至有网友认为这场演讲的保安将会十分辛苦。随后,台湾大学校长管中闵于10月14日表示郭位因为在香港事务繁忙,上周已取消赴台演讲一事。

郭位校长的“繁忙”,多少与香港的内因有关。香港反修例风波超过四个月,10月3日香港中文大学学生在校内发起名为“声援义士、毋忘铭志”的罢课集会及游行,并要求与校长段崇智对话。段崇智一开始拒绝,在学生不满情绪高张并破坏学校行政楼之后,段崇智决定答应与学生会谈,并表示会谴责所有暴力。

10月10日,段崇智再度与香港中大学生对谈,起初学生情绪激动,一度包围校长,甚至向其丢洒纸钱,不欢而散。不过经过两小时的闭门对话之后,学生态度产生180度逆转,最后更鼓掌欢送段崇智。根据港媒《香港01》报道指出,在这闭门会谈中,段崇智与学生双方各放软身段,并说出自身的限制与害怕,化解了双方的僵局。

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于当地时间10月10日与学生进行对谈,起初与学生闹的不欢而散,后经过兩小时闭门会谈,双方放软身段才化解了僵局。(香港01)

继香港中文大学之后,香港公开大学学生于10月11日堵塞校内电梯并要求与校长黄玉山对话,希望校长谴责警方进入校园范围执法。校方随即在稍晚举办对话,回应学生问题,黄玉山也表示反对任何暴力,但是否谴责则会视实际状况。

同日,香港城市大学也聚集数十位学生要求见校长郭位,但因为郭位并未现身,学生只好散去。校方也于10月14日安排三场闭门会谈,由两名副校长出席与300余位报名学生对谈。但这样的安排引起学生不满,要求公开对话,并在会场张贴“还我郭位,公开对话”、“有种就躲回台湾,枉为一校之长”等标语,且在现场进行静坐抗议。

对于香港学院的校园争战,官方声音则认为香港教育乱象需要改革。中共官媒《人民日报》一篇名为《香港各界揭批教育乱象》的文章中,原香港特首、现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便认为,逼迫校长表态的目的是在鼓动全校学生加入“逆权抗争”的黑暴运动。此外,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黄楚标中学校长许振隆也于该文建议,香港要更有力度推动国民教育。

2014年的台湾太阳花学运,政大与台大学生也要求校长表态。图为太阳花学运反服贸学生团体代表林飞帆(左)与陈为廷(右),占领立法院提出两岸协议监督法制化等四项诉求。(中央社)

事实上,香港的状况并非孤例。在非常时刻,学生要求师长表态往往成为校园的特别景象。犹记2014年台湾太阳花运动,其所产生的效应也使当时政大学生要求校长候选人对太阳花运动表态。此外,台大学生也呼吁当时校长杨泮池能效法前校长傅斯年,表态支持学运。当遇到社会政治张力与冲突扩大,校园俨然成了另一个政治战场。

学生要求师长表态,成为近几年台港校园的现象,其中有几个层面值得深思。一个层面是,理想上民主社会的表态应该是对话的前奏,透过表达内心想法与立场,为下一步促成共识。但当前气氛的表态,通常沦为政治选边与贴标签的“批斗大会”。因为当态度被摊在镁光灯底下,永远不知道会被如何政治解读,或是沦为媒体与政客的口实把柄,这也导致本该为社会发声的知识分子望之却步,反而让“不表态的自由”成为另一种自由的追寻。

另一个层面是,师生关系与伦理发展需要重新探讨。当代学生权利意识逐渐高涨,师生关系本应有的互重与界限也逐渐模糊。现在部分老师反而害怕起学生和家长,教育的本质、内涵与准则正在被迅速重塑。原有伦理关系的失序与人际关系界线的破裂,反而让民主价值所强调理解与对话显得窒碍难行。

民主校园鼓励言论自由与对话,但这种自由与对话不应沦为逼迫表态与互贴标签的政治追杀。如果为了追求所谓的民主,而牺牲社会稳定、伦理和秩序作为代价,这样的民主也必须要经过反思。如何掌握前进与守住分寸,中间平衡的拿捏是门学问,也会是当前校园正面临的重大挑战。

不过,换个角度看,当前价值混乱的时代,或许也是开启对话的好契机。从香港中文大学校长与学生对话戏剧性的转变可以看到一线曙光,师生双方如何各自放软身段,调整原有的观念,从紊乱中找到一条秩序之路,也将是重建社会常态的一小步。

相关新闻:

周间拼市政假日打选战 韩国瑜的“原罪”何在

“感恩之旅”炮轰韩国瑜 郭台铭的“如意算盘”为何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