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遗留“慰安妇”问题 马英九吁日方直面历史责任

撰写:
撰写:

自二次大战结束的74年来,战争遗留问题之一的“慰安妇”议题,近年来屡屡成为东亚社会关注的焦点。台湾前总统马英九于当地时间10月16日上午,在台湾东吴大学发表题为《关心慰安妇的时代意义》演讲,呼吁世界各国民间与政府应该更加重视“慰安妇”,并要求日本政府应正式道歉并赔偿,让战争遗留问题得以解决,不再成为国际间的争端。

2014年1月18日,时任台湾总统的马英九(左三)至屏东麟洛果菜市场探视台籍“慰安妇”小桃阿嬷(左二)。(台湾“中央社”)

德国在战后对侵略战争的反省

马英九提到,2019年9月1日,德国总统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Frank-Walter Steinmeier)与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连袂到波兰小城维隆(Wielun)向波兰人道歉。由于80年前的1939年9月1日,德军不宣而战,轰炸、入侵波兰的小镇维隆,象征二次大战开始。但因维隆并无重要的战略价值,德军行动只为恐吓民众、制造恐怖。德国总统亲赴波兰小镇,只为当年纳粹德国的暴政向波兰人民道歉,希望能获得原谅。

在整个二次大战中,死亡人数超过5,000万,只波兰就死亡600万,其中有一半为犹太人。1970年,联邦德国总理维利•勃兰特(Willy Brandt,1913─1992年)在华沙犹太区起义纪念碑前下跪请求原谅,感动了当时被德国侵略过的国家,因此也让德国在战争中所犯的错误、罪行,一定程度上获得洗清。德国现任总理默克尔(Angela Dorothea Merkel)访问日本时,特别向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建议,“你可以学学我们,这样你们与邻邦的关系会比较好”。

马英九表示,但德国与日本有个最大的差别,日本在战后仍存在强大的右翼势力,但德国的纳粹党完全消失,并在《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基本法》第21条规定:“政党宗旨或党员行为有意破坏或推翻自由和民主的基本秩序,或有意危害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生存的,该政党属违反宪法”,最严重时得解散,如1952年解散了纳粹后继者“社会主义帝国党”(Sozialistische Reichspartei),与1956年取缔德国共产党。而台湾现行的《中华民国宪法》增修条文也学习了德国,制定了类似的规定。

为了坚定走民主道路的决心,德国政府透过学校、教会、小区发起一场空前的去纳粹化社会教育运动(we have come to terms with the past),亦把当年“盖世太保”(GESTAPO,纳粹德国时期的秘密警察)在柏林的总部开放给民众参观。马英九解释,简单来说就是“面对历史、承认错误、检讨改进”,德国与纳粹划清界线的举动,也反衬出日本在战后的反省不足。

2015年8月14日,安倍晋三发表演说,虽然日本过去对亚洲国家的侵略和殖民表示歉意,但对于“慰安妇”议题则是轻描淡写的称“大战当中有许多妇女,她们的尊严和荣誉受到严重的侵害,我们会牢记在心”,并无道歉之语。迄今在日本历史上,只有一位首相─村山富市(1994─1996年在任)于1995年8月15日为侵略战争道过歉(村山谈话),不过村山的表态并未获得日本国民普遍的支持。

“慰安妇”的时代意义

马英九同时指出,发生在1937年12月的南京大屠杀,与大量招募“慰安妇”有关。当年,日军强暴虐杀数万名中国妇女,遭受国际强烈谴责,日本天皇指示处理此事,当时的日本司令官即成立“慰安所”为军人提供性服务,来自各地的“慰安妇”都是被日本政府用尽哄骗、绑架及胁迫方式,强征至“慰安所”成为军事性奴隶。这些“慰安妇”遍及东南亚,包含中国大陆、台湾、韩国、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受害妇女可能多达40万,韩国约有20万,台湾估计也有2,000人,有时每天得被100人蹂躏,存活率平均只有2成。

马英九回忆过去三次南下屏东探望已故的小桃阿嬷(郑陈桃,1922─2016年),听着她当年的不幸遭遇。1942年,正值青春年华的小桃阿嬷被招聘“军队看顾妇”的广告欺骗,佯称送她去上学,却被拐骗到了印尼安达曼群岛上的“慰安所”,沦为性奴。等到日本战败投降,郑陈桃好不容易才辗转回到台湾,却得不到家人谅解,叔叔大骂她,怎么做这种事,并将她赶出家门,她只能哭回“这不是我的错!”另一位全球最高龄(享寿105岁)的已故“慰安妇”黄吴秀妹(1917─2012年)同样饱受心灵煎熬,马英九接见她时,轻声在她耳边说,发生这些事不是她的错,黄吴秀妹回:“大家说不是我的错,我不相信;但总统说不是我的错,我就相信了!”

除了台湾“慰安妇”之外,韩国有“慰安妇”逃跑被抓回来,惨被要求脱光衣服,在钉满刀的椅子上打滚,最后遭到灭口;荷兰的“慰安妇”亚恩·卢法·沃海伦则于2007年美国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的“慰安妇听证会”上,揭露令人难以想象的暴行,她透露“慰安妇”每周检查时完全没有隐私,而且每次检查完一次,她就被医生性侵一次。

马英九也强调,“慰安妇”并非只是过去式的议题,就算到了现在,性奴的问题依然存在,像是在2014年,数千名妇女被伊斯兰国(ISIS)囚禁;2017年缅甸政府军迫害罗兴亚人(Rohingya people)等。马英九呼吁日本政府,面对“慰安妇”,应采取“面对家属、将心比心”的处理态度,并要求日方应正式道歉、赔偿。

2016年12月,由韩国釜山地区70多个市民团体与群众自发组成的“未来世代设立和平少女像推进委员会”,在日本驻釜山领事馆前设立“和平少女像”,反得到日本政府强硬回应;2018年8月,台湾台南市设立了全台第一座“慰安妇”铜像,遭日本保守派团体“慰安妇真相国民运动”干部藤井实彦做出脚踹铜像的羞辱动作。而如今,台湾现行四个版本的高中历史教科书中,对于日据时代的在台湾强征“慰安妇”只字不提。对于日本始终未能直面历史,台湾的历史教育也在淡化“慰安妇”议题,让社会各界重新审视、清算日本在殖民统治、侵略战争期间的种种罪行,其实才是最符合“转型正义”的作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