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军方纪念金门古宁头战役70周年 吁珍惜台海和平现状

撰写:
撰写:

国共内战后期,经过辽沈、平津、淮海等三大战役的挫败,国军在解放军的攻势下兵败如山倒,中华民国政府于1949年从南京迁往广州、重庆、成都,最后在同年12月7日迁到台北。正当解放军第三野战军(三野)第10兵团以势如破竹的速度攻下福建的福州、平潭岛、大嶝岛与厦门等地,随及剑指与厦门一水之隔的金门岛时,未料在金门遭到国军的迎头痛击,造成在国共内战中解放军唯一有营以上成建制损失的战斗─古宁头战役(1949年10月25日至27日)。事隔70年后,台湾国防部在古宁头战役70周年前夕,于当地时间10月18日上午举办“古宁头战役70周年纪念特展”,纪念70年前那场让蒋介石政府转危为安的关键性战役。

台军参谋总长、空军二级上将沈一鸣(右三)和与会贵宾合影。(許陳品/多维新闻)

1 今日台湾安定繁荣的源头:古宁头、登步岛战役

出席特展开幕式的台湾参谋总长沈一鸣上将表示,纪念古宁头战役70周年有四个意义:一是表彰当年参战前辈,有誓死保卫家园的决心和意志,才能赢得胜利,不仅保障了金门,更奠定了台海70年来的和平与安全。二是感念、缅怀当年不畏生死、为国牺牲的烈士。蒋经国曾说,古宁头、登步岛是“中华民国政府”迁台时,“转败为胜”最关键的两场战役。第三,希望借由此次特展,呼吁民众要体认到两场战役的历史意义,更要饮水思源,珍惜得来不易的和平与自由民主。第四,期望特展能激励国军官兵,传承无私奉献、保家卫国的军人志节,让国军成为“国家安全”最坚实的后盾。

时任国军第87军第221师工兵连排长的王翼蓟,讲述当年执行221师师长吴渊明命令,在登步岛战役前夕,将岛上所有船只南撤,展现守岛的决心。(許陳品/多维新闻)

除了可歌可泣的古宁头战役,解放军三野第7兵团第21军第61师为肃清浙江舟山群岛的国军,先后攻占六横岛、虾峙岛、桃花岛,并于古宁头战役一个月之后的11月3日开始攻打桃花岛以北仅0.54浬的登步岛。当时担任国军第87军第221师工兵连排长的王翼蓟,他称自己开战前的任务是管控登步岛全岛的船只,第221师师长吴渊明向他下令,让登步岛所有船只、共计160余艘船全部离岛南撤,展现“与岛共存亡”、不留退路的决心。待王翼蓟押运船只返回后,随即被任命负责师指挥所的安全防卫工作,因此王也全程参与了战役的所有过程。后守军于11月6日击退解放军、取得“登步岛大捷”,据国军的史料记载,此次战役“歼敌逾万,俘虏五、六千人之多”,又说歼灭解放军5,000人、俘虏1,521人。王翼蓟强调,过去台湾国防部纪念古宁头多、提到登步岛少,其实两个战役可说是分不开的“双子星”、不应偏废。若没有当年国军将士的浴血奋战,就没有今天安定繁荣的台湾。

2 解放军在国共内战中的最大挫败

台湾国防部邀请台湾当代画家共同创作的“胜战扭乾坤”,描绘国军在古宁头战役的场景。(許陳品/多维新闻)

日本国际关系学者石井明在其著作《中国边境的战争真相》指出,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在北京成立,同月17日,解放军第10兵团用了两天时间就拿下厦门,认为“解放”一海之隔的金门同样的容易,只要今天出兵,隔天就可以“在金门吃早餐”,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例如于10月25日凌晨第一批上岸的第10兵团第一梯团,在登陆后即遭国军的奋力抵抗,此前向渔民征用来渡海的渔船和帆船,都被国军炮火所击毁;与此同时,解放军也未准备堪用的船只让第二梯团登陆增援,所以第一梯团就在进退两难间惨遭围歼。25日晚间,即使有解放军4个中队乘坐厦门仅存的船只航向金门,但这点兵力完全无法挽回颓势。由于夜间视线不佳、敌我难辨,解放军也无法在厦门用岸防炮回击,只能站在对岸的厦门,看着战友被围困在金门岛的西北部。

到了10月27日清晨,古宁头各村落的解放军已基本被国军所肃清,国军第118师、第14师在清扫战场时,在古宁头北方一处断崖下的沙滩上发现藏匿的1,300余名解放军,随即展开围攻,共击毙400余人,其余人等皆缴械投降。经过整整三天的战斗,国军阵亡1,267人、伤1,982人,俘获解放军7,059人,将其由金门运回台湾本岛后组成“新生队”,施以医疗救治与思想教育。经过“教育改造”之后,有900多人因年龄较大、受过伤以及表示坚决不肯留台湾的解放军,台湾政府便于1950年5月、7月、9月、12月将其遣返大陆。

当他们在南京、杭州和福州接受审查之后,大都被开除党籍、团籍和军籍,回乡务农,也有的被判刑。到了1983年,中共中央发出文件,要求对金门被俘人员进行复查处理。绝大多数人恢复了党籍、团籍和军籍,改为复员军人,补发了复员费。而大部分战俘留在了台湾,其中年轻的被补入国民党军队,也有的安置到台湾各地工作。如原244团的医务人员赵宝厚,被俘后编入国民党部队,在台湾上了军校、成了军医,退伍后在台湾开牙科诊所,1988年才带着台湾的妻女回山东泰安探亲。

在目前中共官方最权威的中共党史著作、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所编的《中国共产党历史》如此记载古宁头战役:“10月24日,三野第十兵团以部分兵力乘木船渡海进攻金门岛。由于对敌情、海情缺乏周密调查研究,船只准备不足,先头部队三个团渡海登岛后,因船只全部搁浅并被敌军炸毁而陷于孤立无援境地。登岛部队与大量增援的敌军顽强作战,终致失败。金门岛战斗失利,为人民解放军如何充分作好必要准备进行海南岛等渡海战役提供了重要鉴戒”。与前着类似,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所编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八十年》中,也对古宁头战役做了如下概括:“主观指导上对渡海作战的特点和困难估计不足,组织战斗不严密,致使登岛部队9,000余人,苦战三昼夜,弹尽粮绝,一部壮烈牺牲,一部被俘。这是解放战争中人民解放军遭受的一次严重损失,教训深刻。”

3 “虎军”118师背上的污点:抓壮丁、鱼肉乡民

1948年12月,国军第12兵团在淮海战役(徐蚌会战)的双堆集战役中遭到毁灭性打击,编制11余万人的部队,仅有8,000余人随重伤的副司令员胡琏突围成功(4.6万人阵亡、5.3万人被俘、8,500投降),且兵团司令官黄维、第18军军长杨伯涛被俘。待胡琏伤势复原后,蒋介石令胡重建第12兵团,胡琏遂于江西等处征兵,经过半年多的修整,兵团才得以整建。不过据兵团辖下的第118师第353团团长杨书田回忆,兵团在江西黎川新城镇(今江西省抚州市黎川县日峰镇)征兵时曾杀人立威,包括当地保甲甲长之子、符合缓征资格的李长耀,以及师范毕业生但未服务教职而不符缓征资格的饶达三都遭到杀害,并随意关押领导抵抗征兵的大芸乡(今潭溪乡大芸村)前乡长陈原和,嚣张程度令人发指。

除此之外,国军退役上校的刘锡辉也称,第12兵团第18军第118师于1949年9月败退经过广东省兴宁县(今广东省梅州市兴宁市)时,扛着“洪都支队”大旗招摇过市,到处抓兵拉夫、搜刮粮食。当军队经过刘锡辉老家时,竟丢掷手榴弹入门前池塘炸鱼,其父刘展文出声抗议,却被当场枪杀;过了十天,第18军的第14师(武夷支队)第41团又至刘家,将刘锡辉与其四位个堂叔强行押走、强迫参军,而刘当时年仅17岁。经过多年的申诉后,台湾国防部仅表示“本案事发地点为广东省,不在《国军军事勤务致人民伤亡补偿条例》范围内”,即使刘于2018年向台湾行政院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促转会)申诉,仍只得到相同的答案。很吊诡是,在国共内战后期四处拉壮丁、鱼肉乡民的第118师,竟在古宁头战役中取得丰硕战果,甚至有国军中的“虎军”之美誉,如今看来相当讽刺。

中国古代相当重视战争,如《左传》有云:“国之大事,在祀与戎”,意即把战争提升到与祭祀一样重要的位置。但这么说并非提倡或鼓励战争,相反的,如《道德经》就具有鲜明的反战思想:“兵者不祥之器,兵革者,不善之器也。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谓遭衰逢乱,乃用之以自守也”。既然使用武力是不得以时才用之,并且用的目的应是防御外患;而台湾军方今日大肆纪念古宁头、登步岛战役,更应该以悲悯之心看待“兴百苦、亡百姓苦”的政权鼎革。如17岁的刘锡辉在父亲被国军残杀后一个月就被送上前线,即使未与解放军直接作战,但尚未走出失去亲人悲恸的他,马上被派去清理尸横遍野的古宁头战场,相信他感受到的不是所谓的“军事大捷”,更多的只会是无奈与愤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