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港女命案嫌犯入台 打着“政治大旗”反公义的民进党

撰写:
撰写:

据港媒报道,在台犯下杀人案的陈同佳,在狱中经过牧师的劝服,主动表态出狱后愿到台湾自首,并盼港府给予协助。对此,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表示,香港警务处已致函台湾刑事警察局,特区政府会用合法、合理的方法提供协助。然而,台湾方面却一反过去的态度,反称香港在此案件上也有管辖权,此时要把犯人送到台湾来,只是北京与港府的“政治操作”。

犯下杀人案的港人陈同佳欲赴台投案,然台湾陆委会却表示一切都是港府与北京的政治动作(图为陆委会发言人邱垂正)。(杨家鑫/多维新闻)

台湾法务部与陆委会表示,陈男于刑满释放前,香港方面应对此积极续押与追诉,不再提来台受审。法务部指出,陈同佳与被害人香港籍,香港检警掌握许多未提供给台湾方面的证据,并“怀疑”陈早在香港即预谋犯案,因此香港对此案件也有审判权。更由于杀人属于“万国公罪”,呼吁港方依其法律程序积极续押侦办,还给被害人及家属公道。

然而,回顾民进党政府过去对此案件的态度,与现在的说法则大相径庭。2018年3月16日,台湾对香港首度刑事司法互助请求协助调查取证;该年3月21日,香港警务处派遣3名警官赴台商讨案情;4月26日,台湾再度对香港提出刑事司法互助请求协助调查取证;6月间,香港方面请求台湾士林地检署提供相关情资;7月,士林地检署回复港方,若透过司法互助则会给予协助。

到了2018年12月3日,士林地检署对陈同佳发布杀人通缉,并函请法务部要求香港遣送陈男至台湾。接续就是港府基此预订定《逃犯条例》、随之而来的反修例运动,以及近期陈同佳表明愿赴台接受审判。然此时台湾方面又要求须透过正式的司法互助管道才愿处理。

台湾方面对此案件态度的前后不一,令人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陆委会强调,港府宣称陈嫌“自愿自首”,但是透过港府和大陆媒体的反应可得知,这是一场背后有政治力量精心操作的投䅁安排,刻意借此矮化台湾主权,也破坏司法正义与人权,“台湾绝对不可能接受”。

陆委会声明指出,港府的政治操作,处心积虑地凸显港人在香港以外的中国大陆地区犯罪,港府没有任何管辖权,所以必须送回中国大陆审理;同时港府也用相同的逻辑,企图将台湾纳入“一个中国”的政治框架下,强调陈同佳案只有台湾才有管辖权,因为把台湾视为中国的一部分,所以台港之间不能进行司法互助协商。

对此,马英九在其个人脸书批评民进党政府明显是为了政治上的理由,自我阉割了台湾的司法管辖权,弃人权与人命于不顾,并感到诧异与愤怒;马英九表示,当然支持台港之间尽速签订司法互助协议,作为日后刑犯或嫌犯相互遣返的依据,但协议研商费时,缓不济急,应先就个案同意陈同佳来台投案受审,建立司法互助实务之范例,再跟香港协商签订司法互助协议,以免旷日废时,让陈嫌逍遥法外,让死者家属痛心抱怨。陆委会则强调,正因为重视司法人权,当以更审慎周妥的态度去处理本案,并曾多次呼吁港方进行司法合作、让杀人犯得到应有的处罚,但港府皆“已读不回”。

不过,对照民进党政府过去强调的司法正义和管辖权,现在却是另一套说法与做法。民进党政府以陈同佳“可能”在香港时就预谋犯案此一臆测性论调,说香港拥有此案的管辖权;又从港府与陆媒的“反应”猜测陈同佳欲投案是一场政治大戏。试问,陆委会、法务部何时变成心理学家?可以借他者的反应描绘出“真实”?还是这也只不过是台湾官方所欲强加的续集,力求让陈同佳案、乃至于“反修例”能够继续为其所用、在大选上发挥影响力?

陈同佳案对民进党来说犹如双面刃,处理不好将有可能得利不成反受伤。(民主进步党)

事实上,从最基本的司法原则来看,此案当事人与发生地点都在台湾,由台湾侦办本就理所当然,就像法务部说的,这是万国公案,由台湾审判有何不可?今港府愿协调杀人凶手赴台受审,台湾反而以各种理由抗拒,官方认为港府藉此案操弄一个中国,但这只不过是民进党政府的推托妄臆之词。杀人受刑伏法的司法正义本无政治之分,但民进党政府“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的说法,让政治操作凌驾于法律公义之上,对受害者家属而言,只不过是再一次的凌迟。对民进党来说,必须体认务实重于务虚,只会操作政治语言语行动,难以解决问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