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 国府海军求取潜艇的故事

撰写:
撰写:

随着台湾自制潜艇IDS的进度逐渐进入加速情境中,不只高雄有秘密船厂进行制造作业,台船公司近日也访查北部基隆港,寻求后续量产潜艇的适当腹地。在美国方面的全面工业管理下,进度似乎相当顺利,比台军寻求自制的先进巡防舰进度要快得多。而已经开始要步入历史的台海军二战水准潜艇,近期也逐步公开内部,让一般台湾纳税人能够一窥其内。

而要追忆台湾海军寻求潜艇之路,故事要从1960年代说起。当时的蒋介石为了与美国中情局特种行动需求配合,开始寻求潜艇作战能量。在美国协助之下,台湾国防部特种军事情报室采购了4艘义大利COS.MO.S公司制造SX-404型2人座“潜爆艇”,代号为“海鲨计画”,后续台湾海军自行仿造了3艘,一共7艘特种任务潜艇,这是台湾海军获得的第一批潜艇部队。1964年正式成军,称为“海昌艇队”,此种特战潜艇仅能称作水下载具,携带潜水人员,至敌方船只航路进行水雷部署任务,但由于使用复杂,牵涉到台湾海军缺乏潜艇母舰的困难。

蒋介石曾经在1950年代中期至1960年代中期,秘密筹划“国光计画”,准备以一己之力、瞒过美国方面的干扰,进行“反攻大陆”的计画,积极寻求义大利的微型潜艇,也是为了此计画做准备,后来“国光计画”,因为蒋介石的军事实力问题,以及美方的干预下,草草结束,而为了大规模敌后作战的“海昌艇队”,也迅速地在1970年代退居幕后,成为训练型潜艇。

海昌微型潜艇的获得与自制,与国府配合美国中情局的秘密行动有关,后来也变成蒋介石的“反攻大陆”梦想的重要装备,但梦想破灭后,在1970年代退出幕后。(陈宗逸/多维新闻)

1970年代之后,国府被逼退出联合国,世界各主要国家纷纷与北京建立正式外交关系,国府的政权风雨飘摇,危机感上升。原本准备放弃国府的美国,因为陷入越战泥沼,故没有立刻放器蒋介石政权。在此危急存亡之秋,台湾海军再度寻求战略性的潜艇装备,以求未来被孤立后、能够因应解放军的潜水艇优势。

在1971年,美国方面同意军援2艘传统动力潜艇给台湾海军,理由为“强化海军反潜训练能力”。台湾海军命名为“水星计画”。获得的潜艇,为美国在二次大战后期1944年发展改良的“壕沟级”(Trench Class)潜艇,1948年经过大幅度现代化改良,改称为“茄比II型”(Guppy II)潜艇,台湾海军共获得2艘此种潜艇,分别命名为海狮级与海豹级潜艇,美方为了防止台湾海军使用潜艇擅自攻击解放军,故封闭了潜艇的鱼雷发射口,并且禁售鱼雷给予台湾海军,此事曾经形成一股台军对美军的敌意风波。

+2

台军在1972年,就紧急派遣约80余名的海军士官兵,赴美接受一年期的“接见训练”。有趣的是,当时也是美国台独联盟,最活跃的时刻。1971年,台湾金龙少棒队在美国威廉波特赛事中获胜,全台疯狂,台独联盟趁着比赛热季,租借小型飞机,拖着横幅大标语,写着“台湾独立万岁 GOGOTaiwan”字样,在电视转播上引起轰动。使得现场的国府情治人员傻眼,叫骂“台独竟然有空军了!”故后来国府人员动员赴美接舰的潜艇士官兵,联合唐人街武术馆的“爱国人士”,在球场等地激烈冲突,双方扭打一片、扔石块与棍棒,双方扭打到美国警察进场控制为止,据后来美国台独联盟的现场人士多数的回忆录称,动手打人的并非全部都是赴美接舰的潜艇官兵,有些同为台湾省籍的基层士兵,并未参与殴斗,反而消极不愿听从国府人员指挥向台湾乡亲动手。

当年赴美接收海狮级潜艇的士官兵,还曾经与在美国相当活跃的台独联盟人士,在台湾少棒队球场发生严重互殴冲突事件,起因为台独联盟租用飞机宣传台湾独立万岁等事。(台独联盟@Facebook)

这段花絮,象征当年台湾国府处境飘摇,在国际上渐渐无法发挥影响力,而在国内内政上采取的高压统治,也渐渐无法对付奔袭而来的本土派、民主派声音。台湾海军的潜艇战力,就在这样的时空背景,终于成立。由于国际环境的限制,以及美国方面的严格管制,这批二战时代的潜艇,最终还是国府海军透过以往与义大利接触过潜艇买卖的私下关系,要求义大利工程师为海狮、海豹二艘潜艇,“打通”被美国封存的鱼雷管,但是鱼雷属于战略管制物资,即使义大利有意出售给台湾海军潜艇使用,也受到美国方面的制止。

直到1980年代,台湾成功向荷兰求售2艘剑龙级潜艇,台湾海军才终于获得较为现代化的潜艇。但是,获得潜艇的过程一波三折,荷兰政府由于态度游移不定,政治上采取闪躲与得过且过的态度,原本将继续采购后续舰只的计画也临时毁约喊停,故台湾获得的仅有2艘剑龙级现代化潜艇,但由于缺乏美国方面的支援,当时美国与中国大陆的关系正在蜜月期,美国对于售台武器异常低调小心,深怕处碰到《台湾关系法》和三个联合公报的底限,故属于战略武器的潜艇鱼雷、战系或精密电子系统,台湾一律俸欠。故台湾再度寻求义大利管道,秘密获购一批重型鱼雷,才使得剑龙级潜艇,拥有初始的作战能力。

台湾海军寻求潜艇,从1960年代一路至今,超过半个世纪,是一场国际政治能量、国际战略局势急速改变和台湾国际地位飘摇的展示。从刚开始配合美国中情局秘密行动所组建的微型特战潜艇,到今日终于获得自己建造战略型潜艇的路来看,被戏称为“世界级海上博物馆”的台湾海军海狮、海象二艘古董潜艇的存在,也象征了台湾自我防卫能力的困境以及各种可能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