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主计处杠上IMF 经济成长率应该怎么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国际货币基金(IMF)于当地时间10月15日发布经济预测,五度下修全球经济成长至3.0%,创下金融海啸以来最低。因受到全球经济活动放缓影响,IMF同时下调台湾今(2019)、明(2020)两年经济成长率至2.0%与1.9%。

不过台湾主计长朱泽民在立院应询时表示“主计总处预测今年可达2.46%,比起国际机构,主计总处的数字比较接近实际情况。”他甚至援引往例指出IMF在2017年10月预测台湾该年只有2.0%,但最后统计数字达3.08%,以此强调IMF的预测不一定都准确。

台湾主计总长朱泽民(左)在立院应询时表示,台湾主计处预测台湾今(2019)年经济成长率可达2.46%,对于国际货币基金(IMF)对于台湾经济成长率2.0%的预测,朱泽民认为台湾主计处较接近台湾状况。(中央社)

朱泽民这一番见解引起舆论讨论,台媒风传媒便有评论指出虽然IMF的预测未必能确实掌握各经济体,但同时也怀疑台湾主计总处的乐观到底有多少来自于专业?又有多少来自于政治考虑与护航选举?这些很难说。因为在全球同步放缓的同时,加上台商回流落实需要时间,是否有台湾主计总处乐观的空间值得怀疑。此外,台媒《工商时报》也对主计长喊话,认为国情统计关乎台湾政治、经济甚巨,主计长更应该挺住政治压力,秉持专业作真实统计。

综合观之,台湾长期受到政治选举压力垄罩,台湾舆论重点质疑台湾主计处的乐观,甚至认为主计处应该在政治之外作专业判断。不过,当台湾仍在为准确与否、专业与否、是否受到政治力因素影响等争论时,面对全球新态势,外部世界对于统计经济成长率的讨论方兴未艾。

将焦点移转往甫于北京时间10月22日落幕,在中国大陆乌镇举办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在智能经济、数字经济日益发展的今日,许多经济型态产生变化,比如2019年中国大陆ATM数量十年来首次下降,有的废弃ATM被改造成无人便利商店、售货机;此外,中国大陆有九成的年轻人同时拥有两种以上的职业或在线身分,这也使得“副业刚需”成为青年热议的问题。

世界互联网大会于北京时间10月20日在中国大陆乌镇举办,会议中对于智能科技与数字经济的未来进行多层面的讨论与展示。(VCG)

在这样充满变化的状态下,想象未来并对未来进行准备,成了全球科技人、经济学者所在乎的问题。当然,面对未来的智能世界,要如何衡量、如何进行经济统计,更是经济学者关注的议题。

根据由阿里巴巴倡议组织全球社会学、经济学与心理学等领域顶尖学者而成的“罗汉堂”秘书长陈龙在会中指出,“国内生产总值(GDP)是商品和服务,但不是生活的结果,全球有很多政策过多关注GDP等主要指标,却忽视了人的福祉和社会公平,而这些才是社会稳定、人们幸福的关键”。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迈克尔·斯宾塞(Michael Spence)则认为,GDP作为衡量市场交易中的产品和服务,固然是伟大的发明,但这是针对工业经济设计的最佳指标,这样的统计在数字经济时代显得力不从心。他也提醒在数字技术时代,忽略GDP之外其他维度的代价会越来越大。因为衡量方式会反馈到政策层面,将给国家在基础建设、教育、医疗、扶贫等方面的投入产生深远影响。斯宾塞也指出问题的急迫性,他认为将数字经济纳入衡量经济发展的重要指标是很迫切的,如果不尽快实践很可能会导致发展前进中出错。

经济学家斯宾塞认为在工业经济时代所产生的国内生产总值(GDP)衡量指标,在未来数字经济时代将显得力不从心,并呼吁应该将数字经济纳入衡量发展的指标当中。(新华社)

事实上,以GDP增长来衡量一国之经济,在这近十年来已备受检讨。如美国前总统肯尼迪(John Kennedy)的弟弟罗伯特·肯尼迪(Robert Kennedy)在1968年竞选总统时便曾激烈批判GDP,认为这样的统计并未考虑到孩子的健康、教育质量或游戏快乐,同时也没有包括诗歌之美或婚姻稳定等问题。换言之,当时肯尼迪便认为GDP的统计无法衡量民众是否幸福。

但尽管如此,目前全球大部分国家与地区普遍采用GDP指标作为概括的统计。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它仍然是衡量生产力发展与财富增加的通用指标。也于是,当全球宏观经济统计都以GDP作为基础时,如何重新认识GDP在经济活动上的作用成为讨论的议题,包括探讨GDP数字的变动意味着什么?GDP增长是否就等同于发展?

在经济型态日新月异的今日,GDP数字的增长并不等同于发展,因为发展的具体内容与评估是GDP难以展现的。它无法衡量民众的幸福,同时也无法衡量今日大家最在乎的贫富差距问题,更无法回应在数字经济的时代发展的具体成绩。

也因此,今日争执GDP增长的“准确”与否是失焦的,GDP增长的数字是参考,当然增长是发展的基础,同时是各国众所追求的目标。但真正要关心的是在GDP增长数字的背后,经济结构是否优化,质量与效益是否提升,社会福利是否获得改善的问题。如果不针对这些社会具体状况做探究,这也算得上是政府专业官员的“失责”吧。

相关新闻:

“蔡英文是中共地下党员”是假新闻还是“真段子”

港女命案嫌犯“反送台” 蔡英文政府所欲为何

拒绝到美国“面试”的韩国瑜究竟在想什么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