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瑜提故宫馆藏“一口气展览”被猛批 困难究竟何在

撰写:
撰写:

近期,台北故宫频繁成为舆论关注焦点,继故宫院长吴密察把门票收入减少归咎于“陆客不稳定”后,更有故宫藏品“一口气展出”的提议。当地时间10月20日,韩国瑜在台南发表观光政策,提到故宫文物“如果一口气展览,会不会轰动全世界?”引来诸多非议,韩国瑜随后并在10月23日表示应该大举扩建故宫。其实,故宫展览困境中,场地只是一个环节而已,没有彻底检讨故宫展览的困境,就不能理解韩国瑜抛出的想法为何会有困难,以及反思如何改进。

台北故宫主要馆藏清朝宫廷文物,多数是国共内战时期迁台,1965年台北外双溪新馆竣工,“国立故宫博物院”正式成立。(VCG)

“一口气展览”映照出的政策拉锯

韩国瑜在观光政策发布会中提到,政见标榜“观光立国迎八方之客”,并提出将把“交通部观光局”升格为“观光部”,他表示台湾观光产业从业人员约有200万人,而观光产业与文化很有关联,“我们有很多东西一直在睡觉,还没有把它唤醒”,他举例,故宫“整个展出九分之一,九分之八在山洞里面”,“假设台湾的观光产业脑袋突然打开了,故宫产业一次性摊开来,从头到尾看完展览三十年时间,我们一口气能够展览呢?会不会轰动全世界?我们文化的瑰宝”,他认为,唤醒故宫能有助于台湾观光产业与青年文创。

不料此言一出,受到台湾舆论相当大抨击,质疑他没有专业度,绿营大老林浊水甚至在脸书(Facebook)猛酸,“故宫的老知识蓝全都吓死了,争相走告,票如果投给韩国瑜故宫将来怎么办?”台北故宫更于10月22日发表声明指出,在考虑文物安全与脆弱性以及《国立故宫博物院典藏文物管理作业要点》的规范下,故宫文物“一次摊开展出,实有执行难度”,目前逐年规画不同主题的展览,并推出友善国际观光客的措施;而台湾文化部长郑丽君对此也表示,“博物馆并不等于陈列室,文物典藏也要注重文物本身环境与能够展览的时间,各项文物条件不一,而博物馆也要发挥专业,透过策展促进社会与文物对话,并不是一次看完”。显然,舆论与政府的意见,都相当反对韩国瑜的提议。

韩国瑜团队并在10月24日召开记者会,推出“故宫4.0计划”回击,国政顾问团召集人张善政指出,故宫4.0计划有三个重点,“第一、故宫北院,在外双溪环境合理承受能力适度扩建。第二、故宫南院,用展国宝来活化。第三、数字故宫,以数字展览补实体展览的不足”。虽然提出扩建甚至是数字化方式以增加展览空间,却未进一步思考整体文物修复与展览能量的议题。

台北故宫展览空间相当拥挤,应付每年500万旅客颇为不足,同时间仅能展出不到三千件展品,更只占藏品千分之四,远逊于其他国际大型博物馆。(新华社)

“国际级”故宫面临的人才、经费、场地限制

事实上,台北故宫藏品近70万件,南北两院区同时最多只能展出约3,000件,韩国瑜口中的“九分之一”还高估太多,实则只有千分之四而已。这个数量比起英国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8万件、法国罗浮宫(Louvre)3.5万件相差甚远,而美国大都会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光是埃及区就有3万件展品,俄国艾米塔吉博物馆(Hermitage Museum)展出品项更是在15万件左右;就连北京故宫日常展出也在万件以上。自身定位为“国际级博物馆”的台北故宫,展品数量与占藏品比例,实在跟国际主要博物馆相差太远。

而且,故宫“玉器”、“铜器”、“陶瓷”、“宗教”、“清代家具展”等常设展延续十年不辍,展品一摆都是许久,扣掉这些完全称不上耳目一新的展览后,三千件展品真正长年有更新的,就更少了。韩国瑜认为,故宫文物很多都“一直在睡觉”,其实确实是如此,许多藏品迁台后一直装在箱子里,没有打开保养过,背后受限于经费、场地、故宫组织人事及台湾整体人才环境所构成牵制效应,这些限制导致70万件藏品陷入“削足适履”的境地。

就人力资源来说,2020年度台北故宫编制员额共502人,仅为大英博物馆的一半、北京故宫的三分之一,其中文物修复师更只有13人,较之北京故宫200名文物修复师的编制,显然落差太大,根本无力照顾70万件藏品;就场地而言,故宫展览面积仅约1万平方公尺,多年来早有呼吁扩大的舆论,2015年还特意将第一展览区四楼的“三希堂”餐厅结束营业,可四年过去了,该空间依然闲置,而无论马英九时期的“大故宫计划”,还是蔡英文时期的“新故宫计划”,都未能显著扩张展览空间,更未能建立起足堪70万件藏品使用的修复场地,台北故宫的空间规划争议许久,无形中更构成展品增加的阻碍。

最后在经费部分,除了政府预算,故宫还有另一个财源:故宫文物艺术发展基金。政府预算方面,故宫每年所需约十多亿新台币(1新台币约合0.03美元),近年都是入不敷出;而故宫文物艺术发展基金,其实就是故宫纪念品贩卖所得与捐赠收入,虽然故宫卖纪念品年年赚钱,却也必须年年缴库,剩下的盈余据台湾立法院估计,累积至2018年有近10亿新台币,可是立法院竟建议将这笔钱缴回国库,显然在台湾政府财政困窘越发危急与不重视下,愿意拨入故宫修复资源跟扩大展览场地的经费,短期内见不到增加的可能。

台北故宫许多藏品都是理解中国历史的重要载具,甚至对现代时空都还有参考价值,如清康熙年间《亲征平定朔漠方略》,记载了中国与周边互动的情况,极富研究意义。(涂柏铿/多维新闻)

文化反思与政策整合更需优先

把问题放在更高层次来看,这又涉及文化政策定位与博物馆政策。从政策面来说,目前台湾虽已订定《文化基本法》,对自身文化却没有清晰的定位,只是不断强调“多元”。在现任台湾文化官员认知中,政治上“台湾与中国无关”,文化上“中国文化是台湾文化的一部份”,故宫当然也只是众多台湾文化因素的其中一小项而已,对其院藏70万件中国历朝历代精品文物,也并不给予重视,只是尽力推出各种优惠措施来维持游客数量,但是在“全球最受欢迎博物馆”排行里,台湾故宫也已从2015年全球第六名,跌到2018年十名之外。

再者,台湾整体博物馆政策一直没有完成整合,除文化部主管展馆外,交通部有邮政博物馆、中研院有历史文物陈列室、国防部也将兴建军事博物馆,众多博物馆之间定位相当模糊,更各自为政。故宫在台湾等同部会、位阶极尊,却受到组织法、人才、政治因素、财政经费等拘束,对院藏文物从未进行地毯式保养,顶多是久久一次的盘点,导致其与国际一级博物馆相较,展览能量处于极低水平。

韩国瑜提出“一次展出”故宫文物来“轰动全世界”,就现实来说,当然无异于天方夜谭,可是他却也点出了文物“都在睡觉”的大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不是“一次摊开”或者“扩建”就能了事,而必须先全面检讨台湾的文化政策思维,厘清组织、经费、场地、人才、博物馆整合等诸多困境,做出完善的文化政策规划,甚至可以考虑借重大陆较强的文物修复能力进行两岸文化合作,如此才是具有建设性的批评。毕竟,让绝大部分故宫文物永远藏在库房里,不仅可能无助于文物维护,恐怕也难以起到社会教育的作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