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台湾修宪 柯文哲:现阶段几乎不可能

撰寫:
撰寫:

2020年台湾大选进入倒数,各项政治议题也浮上台面,对于《中华民国宪法》定位与宪政体制的问题,《NOWnews今日新闻》于当地时间10月25日举办“修宪论坛”,邀集社会人士参与讨论,而台北市长、台湾民众党主席柯文哲也应邀发表专题演讲,对于修宪,他坦言认为在三大困难的现实下,“现阶段几乎不可能”。

柯文哲强调,修宪不太可能,但是“中华民国是台湾社会的最大公约数”,现阶段该做的,就是把国家治理搞好、巩固自由民主宪政。(廖士锋/多维新闻)

“修宪论坛”上午场次邀请台湾前副总统吕秀莲、前行政院长张善政发表谈话,吕秀莲指出,现行《中华民国宪法》宛如“祖母的睡衣”,尤其她认为,“固有领土”规定是源自于1936年的“五五宪草”,当时台湾不属于中国,所以“台湾不包含在《中华民国宪法》领土内”。而张善政则表示,他已经与国民党籍总统参选人韩国瑜谈论过修宪议题,韩国瑜允诺,若当选时,立法院若多数党,“行政院院长人选愿意尊重多数党”,且因为总统“有权无责”饱受批评,他也愿意考虑“到立法院作报告”。

午后由柯文哲开场的专题演讲则从1946年南京国民大会制订《中华民国宪法》谈起,柯文哲认为,因为国共内战加上“动员戡乱”的因素,该《宪法》从来没有真正实施过。柯文哲并反思蔡英文“中华民国台湾”的说法,他表示想到一个“所谓中华民国台湾”的新诠释,“因为中华民国在台湾已经远远超过在大陆的时间”,“我很清楚,在现阶段,中华民国是台湾社会最大公约数”。

接着柯文哲也提到,修宪议题台湾社会有极多意见,有些共识较高,例如投票年龄下降至18岁,但是有部分则没有共识,例如应该修成“总统制”抑或是“内阁制”。柯文哲指出,“有问题出现就表示大家对现况不满”,他分析,总统满意度等于实际值除以期望值,而总统“蜜月期”越来越短,显示台湾人民“越来越不耐烦”。他更指出,总统就像是无法参加校务会议的校长,又需要对学校成败负责,“总统也是满腹委屈”,至于行政院长是否“有责无权”,他倒觉得,“看总统当时状况”,他认为,苏贞昌是20年来最有权力的行政院长,因为“小英(蔡英文)太忙”。

柯文哲认为,检视台湾宪政体制的问题很简单,“拿新加坡对照,过去20年台湾跟新加坡GDP的变化”,台湾的落后不容否认。他表示,台湾宪政改革的困难之处有三,其一,“大家对现状不满,目标是甚么?没有共识,到底要总统制内阁制都没搞定”,其二,“最后一次(2005年)修宪后,目前修宪几乎不可能,四分之三立委提案、四分之三出席同意,半年内公民投票,总选举人的一半,也几乎是四分之三,根本跨不过修宪门坎”;最后,“想要动到宪法,国家定位、国格问题马上浮现,过去蓝绿统独思维的泥淖,走不出来”。

柯文哲表示,在上述三个困难之下,“现阶段要修宪,几乎是不可能”。他旋即重提多年强调的口号,“改变台湾从首都开始,改变台北从文化开始”,他认为,“文化”很重要,而现阶段他高举“国家治理”的招牌,是希望能够建立一个“对的社会”。他并批判民粹主义带来的灾难后果,强调民粹对民主自由没认同感,甚至会抵制,“我们需要的是明治维新,不是义和团”。他表示,台湾应该思考深化民主自由,要让大陆“羡慕台湾民主自由、生活方式”,所以谈宪改,“更重要的是民主自由宪政要更巩固,当我们个巩固,才能确保国家安稳向前走”。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