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宅问题柯蔡互呛 一场“龟笑鳖无尾”的闹剧

撰写:
撰写:

近日台北市长柯文哲与台湾内政部官员为能否实现公宅政见问题,引发激烈言语交锋。

“8年20万户社会住宅”是蔡英文2016年在竞选台湾总统时所提出的居住政策之一,而台湾内政部长徐国勇日前更信誓旦旦地对外指出,蔡英文政府有信心如期达成。但柯文哲在市议会上明白表示“不相信”,其称台北市连2万户也没有,盖社会住宅要比想像中困难,并断言蔡政府“不可能”如期达成目标。

就在柯文哲开呛后,内政部措辞尖锐地透过新闻稿痛批柯“遇到困难就逃避退缩”,指责柯“社宅政策论述的鬼打墙症状,应受到人民的谴责”,更强调“台北市是中华民国的台北市,不是柯文哲的台北市”,直指柯文哲做不到的,中央会负责到底。柯文哲则直批蔡政府“喊口号没有用”,指“8年20万户”的社会住宅目标,有5万户由台北市负责,柯坦言台北市的部分做不到,“蔡政府也一定会跳票”。

台湾内政部长徐国勇(左)表示,蔡政府有信心在连任期间,达成20万户的公宅目标。然,蔡政府连“房市透明化”改革都无法履行其承诺,其又如何在公宅推动上能取信于民呢? (洪嘉徽/多维新闻)

在柯文哲与执政政府你来我往的“口水战”中,在伸手指着对方鼻子痛骂的同时,却都忘了反求诸己,难道柯蔡双方各自就真有提出足以让社会大众信服的安居愿景吗?事实上,在居住政策上“喊口号”或“遇到困难就退缩”,是柯文哲和蔡政府都存在的毛病。

当执政政府官员义正严词指责柯文哲在公宅问题上“遇到困难就逃避退缩”时,其恐怕是以为人民会健忘到,蔡政府日前就是在建商等舆情压力下,把旨在促进房市资讯透明化的“实价登录2.0”法案,删除其中关键条文,最终缩水成为只剩“0.5版”的超小幅度改革版本。假如执政政府在基本的房市交易资讯透明化上,都无法展现其改革的魄力与决心,又怎么能怪他人指责其空喊“居住正义”口号呢?

台湾住宅政策倡议团体“OURs”在检视柯文哲的公宅政策成绩单后表示,柯在首任台北市长期间的表现绩效优异,累积规划兴建了20,487户公宅。但柯在连任后,却在公宅推动上,紧急“踩了煞车”,未来只愿再建1,807户。 (谭瑛瑛/多维新闻)

另一方面,柯文哲在“炮打中央”只会喊口号时,就难道不会感到一丝心虚或惭愧吗?尽管柯文哲曾高喊:“房子是拿来住,不是用来炒作”,但其在2017年却曾主动向台北市议会提出调降建商“囤房税”的主张,不但间接鼓励房屋炒作,对平抑房价更带来负面效应,最后市议会更大幅降低了建商的囤房税率。

而在公宅问题上,柯文哲则弃守“8年催生5万户社会住宅”政见。柯文哲对此的辩解是台北市“空屋多”,所以他想引导空屋进入租屋市场,将其转化为社会住宅取代新建公共住宅。

不可否认,“高空屋率”确是房市乱象之一,而促使闲置资源能被有效运用,也绝对是必要的房市改革目标。然而,在概念上,改善空屋问题,是否就直接等同于不必努力盖公宅呢?身为台北市公共住宅委员会委员的彭扬凯就曾撰文提出反驳,指这两者间绝不是互相取代,非此即彼的关系,而应是互为补充的改革目标。

彭扬凯认为柯文哲想以“空屋多”,就不再设法盖公宅的逻辑是跳跃,也是不负责任的作法。因为“空屋要出得来、人要住得进去”,本身有其难度,而导出的空屋,在价格、品质和屋主主观意愿等等客观因素上,并非都适合转为社会住宅。再者,其强调,在解决安居问题上,社会住宅必须有一定的规模与存量。

台湾民间有句俗谚叫“互相漏气,求进步”,意旨互相点出对方的不足之处,以便改进让彼此变得更好。但在柯文哲与蔡政府间,双方互相挖苦、漏气的过程,究竟是在寻求进步的可能,或只是单纯想贬抑他人,以垫高自己的政治身价?

持平而论,不管是柯文哲或执政的蔡英文政府,双方在面对居住议题上,各有各“遇到困难就逃避退缩”及“口惠而实不至”的不良信用纪录,而难以完全说服人民,其能真正兑现安居许诺。

面对“安居”这个与社会公平正义息息相关的问题,政治人物与其竞相“说大话”,人民更期待的是,他们能携手“干大事”。尽管,盖社会住宅不是解决安居问题的万灵丹,但在台湾社会住宅规模严重偏低的现实下(即便新增20万户的社会住宅,台湾社会住宅占总住宅存量的比例仅2.2% ,仍远落后日、韩6%,以及OECD经济体10%的平均水准),设法推动只租不售的公宅,仍应是所有政治人物,不论蓝绿白,都不应轻言忽视的重要民生课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