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赃乌云垄罩不分区立委提名 台湾民主莫成负面教材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0年台湾立委也将改选,各界紧盯各党即将出炉的不分区立委名单,但在政党当权者的私心、派系利益分赃的乌云垄罩下,只怕最后的名单会令选民摇头。(中央社)

2020年台湾大选除了将选出下一任台湾总统之外,台湾立法委员也将随之改选。113席立委中,73席为区域立委,由各选区内的选民投票产生;6席原住民立委,分为平地原住民、山地原住民,各自选出3席。剩下的34席则为不分区立法委员,由全台选民投下政党票,再由各党依照得票比例分配席次,不过政党得票率若低于5%,则不得参与席次分配。当前区域立委提名大致底定,使得台湾选民均睁大眼睛紧盯各党即将出炉的不分区名单,但在政党当权者的私心、派系利益分赃的乌云垄罩下,只怕最后的名单会令选民摇头。

其实当初不分区立委制度的推动,存在着些许美意,因台湾过去立法委员均由地方选区产生,偏向从地方角度发声。然而随着社会变迁,政治资源的或许不该仅以地方作为分配的划分单位,其他均如食品安全、劳工权益、环境保护等,都应该得到更多关注成分。而不分区立委则给了关注食安、劳工权益、环保等专业项目的小党,一个挤入立法院窄门的机会。否则这些小党缺乏地方组织,若投入各选区参选,势必不是国民党、民进党传统蓝绿两大党的对手。

但最后结果显示,政党得票率必须达到5%才能参与席次分配的门坎偏高,导致专业小党几乎参与不了分配。蓝绿两大党则能透过民调、基本盘、选民结构等各种选举计算,事先推估自家得票率、可配得的席次数量,而排名在可配得席次数量内的不分区立委,等同于保送进入立法院,因此也被称为“安全名单”。这份保送上垒的安全名单,最后也难免因当权者的私心与派系利益分赃的需求,使制度美意变质。

台湾立法院长苏嘉全(左二)妻子洪恒珠(左一)当前作势参选屏东县立委。(中央社)

台湾屏东县因为人口比例检讨关系,有两个选区原本各自可选出一名立委,总共两席,但2020立委选举中,两个选区将合并只选出一名立委。目前两选区立委均为民进党籍,一人为新潮流系的钟佳滨,另一人为英系大将,台湾立法院长苏嘉全的侄子苏震清。此前有消息称,民进党中央有意将苏震清纳入不分区立委安全名单,换取苏震清将区域立委让予钟佳滨。但因苏近日涉入弊案丑闻,民进党中央对于苏震清安排又传出变量,导致苏家大为火光,不仅一度杯葛党内中执会,苏嘉全妻子洪恒珠于当地时间10月30日向民进党递出退党切结书,表态参选立委,要与钟佳滨来个鹬蚌相争,借机与民进党中央周旋。

国民党不分区立委名单方面,传出党主席吴敦义也将列入安全名单,挑战下届台湾立法院长宝座。(中央社)

至于国民党方面,目前传出可能列入不分区立委安全名单的人,包括国民党主席吴敦义、国民党副主席曾永权、国民党中常委姚江临、台湾农田水利会理事长林文瑞等。其中,林文瑞传称原本有意参选云林县立委,但后来礼让给云林县长张丽善的侄女张嘉郡,若林文瑞真因此而排入不分区安全名单,恐怕又是政治利益交换,把不分区立委当成政治权力分配疏洪道的案例。

台湾立法委员的代议政治体系,代议士本身职权,是选民透过选票所授予,并非一定要出身于特定家族,或来自特定政党。蓝绿两党若有这么多有志之士,都希望能替选民服务,最公正的方式莫过于全部投入参选,看选民最后支持哪一方。但台湾当前两党都仗着制度所给予的操作空间,以及被意识形态、颜色所绑架的民意,私相授受玩着权力分配的游戏,使民主精神遭遇虫蚀。台湾各党不分区立委名单,大约本月中就会出炉,倘若最后又是端给选民一份为了党内酬庸、分赃而妥协出来的产物,台湾选举只会沦为民主制度的负面教材,令此前为争取台湾民主而丧失生命的仁人志士,在地底叹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