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朱配”正式破局 国民党内是否弥漫失败主义

撰寫:
撰寫:

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国民党提名的参选人韩国瑜的副手人选,最终于当地时间2019年11月11日上午确定,将由前行政院长,同时目前担任韩国瑜国策顾问团总召的张善政出任。

张善政为1954年6月24日生,现年65岁。张善政在1981年取得美国康乃尔大学土木与环境工程学博士学位,随后返回台湾大学土木工程系任教。2010年张善政放下教职,改任谷歌(Google)亚洲硬件营运总监,后又于2012年加入马英九政府,历任政务委员、科技部长、行政院副院长,最后成为2016年马英九政府卸任之前最后一任台湾行政院院长。

不过,在国民党中呼声较高的组合应该是韩国瑜和国民党前主席朱立伦搭配的“韩朱配”,而张善政的出任也宣示“韩朱配”的破局。

被外界视为是全力支持韩国瑜的台媒中国时报在11月11日则有一篇报道“首选是朱立伦?韩朱配破局内幕揭晓”,内文则表示“根据消息人士透露,韩国瑜到最后一刻都是希望朱立伦能担任副手,甚至愿意让朱以副总统身分兼任行政院长,但最后朱立伦还是没有答应,韩才转而宣布张善政为副手”。中时报道的言下之意似乎就是将“韩朱配”破局的责任归咎给朱立伦的婉拒。

“韩朱配”破局当然有其政治意涵。

根据深圳卫视在11月9日播出的《直播港澳台》中两岸评论员刘和平认为,假如最终端出来的不是“韩朱配”,证明党内的整合不是太成功。而背后可能有两种原因,首先是朱立伦认为韩国瑜能否战胜蔡英文,没有把握,甚至不抱太大的希望。其次是,朱立伦的目标不是没有实权的副手,而是行政机关院长。

不过如果中国时报的说法为真,那么便可以排除第二个原因,则朱立伦的婉拒显然可以做为一种他个人对2020总统大选最终局势的判断或预见,甚至可以说显示国民党内弥漫的一种“失败主义”的气息。不过另一方面,“韩朱配”的破局也不能排除朱立伦和韩国瑜的个人恩怨的因素。

刘和平认为,对于韩国瑜、朱立伦、吴敦义和国民党来说,眼下最为迫切的是要赢得2020总统大选。对国民党而言,最理想的情况是再加上立法委员的席次也能过半,进而掌握国会,变成完全执政。而如果国民党败选的话,以上两种情况都不能成立,则对每个人来说,各自的政治前途也都成为一场空。

其次,在韩国瑜选情告急的情况下,担任副手不仅是一种荣誉,同时也是一种责任跟担当。因此,副手问题已经不是个人恩怨或喜好问题,而是重振国民党的大局问题。

不过,有时候政治人物的考量是十分复杂的,这类似于“囚犯两难”的处境,个人只关注自身眼前短暂的利益,反倒损失公共的集体利益,同时也使得个人利益连带受损。先前台湾曾传出“换连3.0”的说法,或许可以做为国民党内部决策的另一个参考面相。

资深媒体人郑佩芬先前惊爆国民党启动“换连3.0”,为卡位2024备战,后遭国民党痛批,郑是“用不实的换连3.0言论,来诋毁国民党和党内同志”,并于10月17日被火速开除党籍。

而所谓的换连3.0,就是在2004年总统大选时,前总统马英九没有全力支持前国民党主席连战,因为马阵营那时认为,如果让连战当选,连战将当8年,接着会换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当8年,等到马英九时,马就已经老掉了!所以连战选不上,陈水扁顶多再做4年,4年后,2008就是马英九。郑佩芬是解释为什么国民党高层感觉没有很认真为韩国瑜辅选,就是存着“换连3.0”的想法,一切都是为卡位2024年备战。

不过郑佩芳的“换连3.0”也存在和实际状况不符的假设,便是认为国民党如果团结全力以赴的话,将有望击败蔡英文赢得2020总统大选。换句话说,2004年总统大选中国民党的声势和2020年截然不同,目前的选情对国民党更为严峻。

在目前的局面下,蔡英文在青年族群中占尽优势,即使国民党团结,或许跟民进党的胜负仍然是五五波,关键则是尚未表态的中间选民。而如今国民党无法推出“韩朱配”,在一定程度上也显出党内整合遇到困难。

因此,从“韩朱配”的破局来看,这是否会带来国民党内部的一种失败主义气息,仍需要观察。但从朱立伦的角度来说,显然他已经做出了判断。这个决定虽然保守,但不管国民党在2020中能否胜选,朱立伦都想要保有他未来政治生命的发展机会。

如果韩国瑜真的获胜,看似努力辅选立法委员的朱立伦仍然有机会获得行政院长一职,而倘若韩国瑜败选,则吴敦义也势必得辞去党主席,那么或许朱立伦将有机会成为党主席,为接下来的政治生涯“续命”。而韩国瑜会胜选或败选的机率,想必朱立伦心中已有定数,但这样的决定对于2020总统大选必然造成重大影响。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