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遵孙立人的最后命令 忠心摄影官抢救禁忌影像(下)

撰写:
撰写:

罗超群夫妇在台湾团圆后,便居住在屏东县的眷村里,两人本以为生活将就此平平稳稳。然而1955年,罗超群前往台北开会时,打算顺路去台北市南昌路的孙立人官邸拜访老长官,岂料彼时国民党政府已罗织孙立人部属郭廷亮(1921─1911年)为匪谍,蒋介石以该事件为借口下令幽禁孙,指控其“密谋犯上”,并夺走了孙立人的兵权。但罗超群对这些政治纷扰浑然不觉,就这样一路迈向孙立人官邸去。

颇有战功的孙立人(前排右二),却在1955年忽遭蒋介石下令软禁。(罗超群摄,罗广仁供图)

当罗超群走到官邸大门前,立刻被守卫在外的宪兵喝令停下,宪兵告诉他,如今孙宅只许进、不许出,可得思量好究竟要不要入内。罗超群对此一头雾水,向宪兵称说自己就是要进去见孙立人。宪兵眼见无法劝离这位直性子的军人,干脆要罗超群在外头稍等片刻,他先进去禀报再说。过了一会儿,时任陆军总部总司令室少校参谋温哈熊(1923─2007年)走了出来,开始苦劝罗超群。

温哈熊与罗超群算是旧识,罗还替温拍过结婚照,只是因为温哈熊乃孙立人麾下,因此也正同受软禁之苦(数日后温哈熊才被放离,但也被告知往后勿再前来拜见孙立人)。温哈熊不愿罗超群没头没脑地闯进来受罪,但也没法告诉他详情,只能婉转地提点罗超群当下发生了点事情,要求他千万别进去,否则就无法离开。罗超群疑惑地询问究竟怎么回事,温哈熊含糊地答道“不好说”。罗超群听后更是不解,说道:“你们都在里面,那我就进去啊!”急得温哈熊说道:“你这个人不要死脑筋!唉,我讲的话你都不听!你等一下,我等等再出来”,遂又掉头回屋里去。

温哈熊这一进去后便没再现身,反而换时任陆军第二军军长郑为元(1913─1993年)走出门外,向罗超群说道:“老板(指孙立人)叫你不要进来,他要你回去帮他整理保存那些照片,你在外面会比较好”。罗超群听后才隐约发觉大事似乎不妙,遂决定前往联勤总部暗房带走孙立人部队的相关照片,并用纸箱藏好。为了掩人耳目,罗超群还在纸箱里故意装进洗坏的照片。罗广仁说道,父亲平时总是搭乘军方的吉普车回屏东宿舍,但那天反常地改乘三轮车,就是不想被人察觉。不过罗超群恐怕没想到,这件事,将成为孙立人向他下的最后一道命令。

罗超群一赶回家中,立刻把照片塞入妻子自广州带出来的三只皮箱,接着再藏进橱柜,皮箱上还盖了几件大衣。不意过不到一周,台国防部保密局的人员便闯入罗超群办公室,要求他交出孙立人的相关影像。所幸罗超群已有对策,他交出一些不相干的照片。保密局人员也未细查,看后便交给罗超群一个打火机、一卷底片,命令他亲手点燃烧毁上缴的照片,并照相存证,且镜头得拍进保密局人员。待罗超群按下快门之后,保密局人员随即取走底片,准备用以向上级报告自己已圆满地达成任务。

虽然罗超群暂时躲过国民党的追查,但仍担忧将来难保不会东窗事发。更糟糕的是,屏东住宅总是漏水,导致柜中皮箱上的大衣发霉,罗超群既烦恼照片受潮,又害怕若找人修葺房子将导致秘密曝光。左思右想之下,罗超群竟把脑筋动到了“二叔”身上。此二叔并非罗超群的真实二叔,而是广东话对当铺的戏称。原来当时罗超群将大多数薪饷拿去接济同乡孩子,致使家里不时得拿衣物去典当支应开销,到冬天时再赎回,罗超群于是趁机将三个皮箱连同衣物送进当铺。毕竟保密局即使再精明,也绝不会料到竟有人会将机秘禁物藏到当铺,罗超群此招可谓妙计。

此后每逢冬季,罗家人依旧会前去赎回衣物,但那三只皮箱则一直留在当铺。而与罗家相稔的当铺,自始至终都不晓得自己帮忙保管了罗广仁口中的“定时炸弹”好些年,直到罗超群退伍改赴台北谋职后,才将之赎了回来。迁居台北后,罗超群又陆续搬了好几回家,但无论搬去何处,装有照片的三只皮箱永远都藏在罗超群夫妇的床底下。罗广仁忆称,父亲的房间总有一股彷佛死老鼠的酸臭味,但他一直不知道异味正来自那批胶卷。更令罗广仁感到莫名其妙的是,某年台风来袭,罗超群竟眼睁睁地任凭电视机、冰箱等家具,飘浮在不停高涨的水面上,只要求罗广仁得守好皮箱,父子俩人就这样抱了一夜皮箱,直到清晨4时水才渐渐退去。

当时年岁尚小的罗广仁如想多问几句,只会被罗超群搪塞道“不要管那么多,大了以后再跟你讲”。而不时至家中造访的叔叔伯伯们,也总是神秘兮兮地拉上窗帘悄声谈论孙立人的近况。还有一回趁孙至台北荣民总医院看病,罗超群又与旧日同僚前去偷偷探看,连唤都不敢唤,以免引起监视人员的注意,孙立人也全然不晓老部下正在附近冒险窥望。这光景让罗广仁不禁胡乱猜想:孙立人是谁?该不是孙中山的某个儿子,所以要被“窃国”的蒋介石赶尽杀绝?尽管从今日回顾,这种瞎想实在单纯得可笑,但也能反映彼时肃杀的恐怖氛围。罗广仁表示,自己直到初中二、三年级时才晓得照片的真相。

1988年,罗超群(左一)带领妻子(右二)与幼子罗广仁(右一),向重获自由的老长官孙立人(左二)祝贺九十大寿。(罗广仁供图)

罗广仁说道,1988年孙立人解禁后不久,便有老部属想替他成立基金会以及平反,但都被孙立人拒绝,因为孙自认从来未曾造反、何来需要平反之说?加上孙立人认为部属们受自己牵连降级,军中的大好前程被迫中断,故不愿再劳烦他们。也由于孙立人案的缘故,孙与其部队的战功在台湾戒严时期几乎都遭掩藏,如1942年缅甸仁安羌大捷、1949年201师古宁头大捷等战役皆是,连在1949年奔赴福州马尾掩护的201师603团部队,还被坊间长期谣传为悉遭歼灭,可见台湾往日没多少人知晓孙立人与其部队的往事。因此罗广仁认为,如今展出这些老照片,也算是弥补孙立人自觉有愧部下的遗憾,令这群“无名英雄”的存在与功绩不再被遗忘。

不过罗广仁强调,自己致力重现这些影像,并非想特别凸出谁的贡献,有人便曾误会过他是否想贬抑同样打过古宁头战役的胡琏(1907─1977年),但他只是想让长期被忽视的一块拼图,重新归诸历史让其贴近完整,不然老照片“只在我这边没有太大意义”。而且在挖掘历史的过程里,罗广仁也感到十分快乐,毕竟“这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大家”,老兵和其家人们对其称谢,还有些“贵人”也向他伸出过援手,因此绝非无益之举。“不管是文学、电影、书、或者是照片,重要的是要能打动人心”,罗广仁如此陈述。虽然目前台湾社会越来越不重视这段往事,但罗广仁认为自己仍得尽力保存传承,“它如果能够打动你,让你有些启发,那就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