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选举观察:国民党的不分区之乱与“基本盘”

撰写:
撰写:

台湾2020年大选的焦点,又从总统候选人转到立法院的不分区名单了。其实,在台湾政治中,立法院席次的重要性一向不亚于总统大位,毕竟其可以掌控预算、组织等所有需要法源依据的政治行为,足以与行政权分庭抗礼;而不分区名单作为“政党票”的门面,近日却在国民党内引发空前的危机。

对于自列不分区安全名单遭到党内外抨击、感到满腹委屈的国民党主席吴敦义(左二),11月13日与支持者见面时激动痛哭。(杨腾凯/多维新闻)

国民党不分区名单在11月13日正式揭晓,主要由“军公教团体”和“地方派系”囊括,该党主席吴敦义自列第十,且年龄明显偏高,前十五名平均年龄高达60.26岁,且无人低于50岁。对此,韩国瑜副手搭档、国政顾问团总召张善政于当地时间11月14日早上接受广播节目专访时表示,国政顾问团成员在通讯软件群组的反应是“高比例失望”,他指出“如果韩国瑜不能进入总统府,即便立法院国民党过半也是假的”,更语出惊人透露,有跟国政顾问团成员说明,这次选举就将总统和不分区立委名单切割,不要让名单好坏影响总统选举,“政党票还有民众党可以投,只要不要投民进党就好了”,引来柯文哲尴尬回应“我要说谢谢吗?”

张善政此言一出,不分区名单引发国民党分裂的“既视感”再度垄罩蓝营,也使得2018年“九合一选举”韩国瑜“一人救全党”的印象幻灭,众人终于发现,“党根本没被救起来”;再加上不少中生代政治人物以及洪秀柱、赵少康、朱立伦等蓝营重量级人士都对不分区名单持保留立场,眼看着国民党呼喊已久的“团结”,又似乎产生裂痕。峰回路转的是,韩国瑜紧急出来替张善政“灭火”,强调他是无党籍人士,“对政党政治不熟悉”,会再与张善政沟通;而面对多方质疑声浪的国民党中央,也决定在11月15日召开临时中常会,打算重新调整不分区名单,吴敦义并表示自己排序“会往下修”。

国民党的历史中,分裂是家常便饭,不论是陈炯明兴兵、宁汉分裂、清党、西安事变、汪精卫另组政府,还是国共内战时期国军各立山头互不救援,乃至于李登辉上台后主流与非主流之争,新党、亲民党、李登辉相继出走,每次的分裂都在回答一个问题,“国民党剩下什么?”但该党的发展,特别是台湾民主化后的转变,反倒更加松动该党的政策理念与国家论述,渐渐沦为算计选票的掮客型政党。

2019年4月17日,郭台铭(右)才在国民党中央领取党员荣誉状、参加国民党内总统初选,不料初选失利后,9月12日即办理退党手续、另创“郭家军”在其他政党参选,是距今最近的一次国民党分裂。(Reuters)

2019年总统初选一再延迟,最后败北的郭台铭大动作退党,挟浅蓝“果粉”出走,“郭家军”不止楔入国民党,也进了民众党与亲民党,郭台铭幕僚更呼吁选民支持亲民党;此时韩国瑜阵营又宣布与党中央的不分区名单切割,虽然及时改口,国民党也打算重新调整不分区名单,但咸认国民党中央仍在整年的大选布局中“打烂一手好牌”。对国民党2020年大选的不分区名单,台湾舆论一般都认为,这是一份巩固“基本盘”为主的名单、力求争取席位稳住立法院,但依据立法院不分区选制,所谓“基本盘”,可能根本就是一个迷思。

“基本盘”这个概念,比较严谨的定义,与台湾大学政治学系退休教授洪永泰提出“政治版图”相似,意思是有多少人会依据政党倾向投票的选民;但洪永泰定义的政治版图,主要是指单一选区的总统大选,而不是立法院不分区席次。因为,总统大选是个零和博奕,非此即彼;可是不分区席次却是按比例分配、“同色系”选项相当多,选民不爽这个党,大可选择好几个其他政党。于是,不投民进党的人,没有非得投给国民党的理由,因为与国民党色调相近的政党所在多有,所以只能分析“泛蓝”、“泛绿”可能有多少基本盘,而不能说“国民党有多少基本盘”。台湾立法院选举制度自2008年第七届以来,国民党分别拿到51.2%、44.5%、26.9%的政党票,得票变化极大,只有高低标之分,很难说哪一个具体数字叫做“基本盘”。

换句话说,外界解读这次国民党不分区名单是要巩固“基本盘”,若真是如此,也可以反问,难道吴敦义只想要拿那低标26%的票?那曾经的26%,未来是不是可以继续被切割、缩小到10%甚至5%?所谓“深蓝”群众,不是一个固化的概念,它当然包含部分的“军公教”,但“军公教”绝对称不上是国民党的“理念”,且“军公教”也有相当多民进党支持者;又或者有人认为,国民党这次不分区名单的组成,与2008年极为类似,当年拿到51.2%政党票、加上区域立委总共囊括破天荒的81席,可是必须要问的是,2008年台湾选民结构,明显与2019年不同,且不说不少荣民“铁锈凋零”,更有11年来不断加入的年轻世代参与投票,内外环境今非昔比下,当年81席能够如何“复制”?

以往被视为国民党铁票的老荣民,近年已逐渐凋零,该党若不能开拓青年世代选票,势必无法重现2008年立委大选的81席荣光。(洪嘉徽/多维新闻)

不分区名单,是摆在台澎金马所有选民面前的一项商品,对一个大党而言,应推出的是符合“多数选民”期待的产品、并阐述其政治理念,而非不断做小自己。国民党不分区自我限缩在“军公教”、“反年改”或“派系”等“高龄族群”,反而给予其他政治势力绝佳的机会,因为不少泛蓝支持者看到这份名单,实在是投不下去,票源可能流向同属泛蓝色系的亲民党甚至民众党,浅蓝支持者更可能就直接投给泛绿各政党了,如此一来,国民党期盼不分区选票能够“归队”,不啻是天方夜谭。

讽刺的是,2017年竞选国民党主席时,吴敦义高调宣称要进行“党务革新”、并恢复“知识青年党部”以争取年轻人的支持,可是两年下来,不仅知青党部无疾而终,这份吴敦义主席任内的第一次不分区名单,较安全的前十五名更是连一位50岁以下的候选人都没有。难道,年近71岁的吴敦义所谓的“年轻人”,是介于50到70岁之间?不论吴敦义想要的究竟是什么,他应该先问自己,国民党还剩下些什么?

国民党初选后整合失败、伤口尚未愈合;亲民党宋楚瑜宣布四度参选总统、还有柯文哲民众党与郭台铭合作不断吸纳浅蓝选票;民进党更开始高举“中华民国”、在造势场合“挥舞国旗”。在内外挑战下,国民党的理念在哪里?论述在哪里?不分区名单引发的危机,如果能够借此机会讨论该党的理念与论述,重新凝聚共识,或许可以把危机化作转机、重新团结该党,毕竟对国民党而言,唯有团结才可能催出更多的“基本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