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56】《戴脚镣的女孩》:道德是否能致人入罪?

撰写:
撰写:

中国大陆电影《少年的你》破房突破13亿人民币(约合1.85亿美元),将校园罢凌与青少年犯罪问题带入公众视野。青少年犯罪是许多已开发和开发中国家的棘手问题,近来中国大陆舆论场上“应该降低刑事责任的年龄下限”的论点甚嚣尘土,就是为了一些上了传媒版面的严重青少年案件,包括性侵、重伤害与谋杀。而家长在案件曝光后不敢置信的模样,也让“我的孩子很乖”成为一句习语。

第56届金马奖暨金马国际影展与台湾司法院合作,邀集近年国际上的司法类电影,推出金马司法影展“罪与罚”系列,法国电影《戴脚镣的女孩》正是其中之一。

年轻的少女Lise被警察逮捕,因涉嫌手刃闺密Flora。电影没有以闺密遭害画面作为开头,留下Flora不见得死于Lise的悬念。但由于Lise是Flora生前最后有互动的对象,使得Lise成为遭受司法系统“拷问”的唯一嫌疑犯。

饰演Lise的演员Melissa Guers被导演告知“你来决定她有没有罪,我不想知道”。(台北金马影展提供)

《戴脚镣的女孩》有两条脉络,一条是Lise父母在凶杀案发生前认识的Lise,那位好说话、活泼的好女孩;另一条则是在好战的检察官各式逼问下,勾勒出那位“随意”与男同学、生前闺密Flora发生性关系、亲密接触的Lise,那位曾经在盛怒下咒骂“杀死”Flora的Lise。炯于上一条乖巧Lise的形象,因为审判攻防而被翻出的一大堆好坏事情,让Lise父母与观众会在心中忍不住暗自有种“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之感。

这部影片花很多时间呈现其父母不认识的Lise:

因为打赌赌输跟男同学性爱,被那位男同学视为很“随意”的Lise;在Flora生前一晚与她做出亲密动作的Lise,也让Flora的下体验出Lise DNA的Lise;在戴上电子脚镣居家监控期间,跑出去跟男姓友人、女性友人会面并在亲弟弟面前亲嘴的Lise;突然消失且出现在Flora住处周边的Lise。

Lise的各式动作,或许仅是少女对于不以泛道德化的眼光来看性,一种享受性愉悦的展现,但在好战的检察官眼中,如此动作正好凸显Lise是一位“随意”、“轻佻”的女孩,而在法庭受审的Lise选择或是不知道如何表达对于Flora过世的感受,其“炯于常人”的表现,又让检察官得以扣她“没血没泪”的帽子。

咦?这出法庭上攻防情节颇有现实社会的即视感。

每次台湾社会出现性侵相关案件,舆论总不乏对于被害人的各式检讨声,像是被害人穿的太火辣、返家时间太晚提供加害者上下其手机会、被害者跟加害者根本就是情侣等,种种检讨被害人的言论,多让人觉得要当一位被害人,需要从为人到行为、穿着都要符合社会对于“完美的被害人”的期待,不然你即便受害,台湾社会也不会将你视为“被害人”。

而有别于台湾社会,影片中的Lise则是无法当一位“完美的16岁女孩”,因此在法庭上的她连番受到检察官拷问,甚至连个人私事、跟男同学的性爱影片、监视器画面她累了靠在脚踏车龙头的举动,均被视为“有鬼”,是显露杀害Flora后的心理压力,检察官更借着询问Lise父母的机会,企图从两人口中套出对女儿不利的话语。基本上,为了要以道德性理由将唯一的嫌疑人Lise入罪,在法院答询的过程中,检察官可谓咄咄逼人,就是要塑造出一个冷血无情、水性杨花的Lise。

但以放大镜过度检视疑犯的一言一行真的对于办案有帮助吗?在没有具体物证证明Lise杀害Flora的情况下,Lise的律师明确在结辩时指出,此次法国法院的审判,是否将创下以道德决定疑凶的先例,而幸运的Lise终获无罪,脚镣也从她腿上取下。Lise终获无罪无疑是电影的美好结局,但若这种事情发生在民众对于司法机关不信任的台湾社会,疑犯不论后获判无罪与否,他仍将大量受到舆论质疑与挑战,更不要说背后的指点与言论霸凌,也因真实世界多比电影演得还可怕,这部片成为2019年司法影展既金马影展的播放片理由可说是呼之欲出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