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郭家军”到“郭家盟军” 郭台铭面临哪些政治困局

撰写:
撰写:

目前为无党籍身分的台湾巨富郭台铭,正汲汲于布局2020年台湾立法委员选战,但最重要的是,他自己不选。当地时间11月18日晚间,其脸书(Facebook)公布一波“郭家军和郭家盟军”立委参选人7人名单,后又急补上5人为12人,并改写成“郭家军和我支持的立委候选人”,尤其是明确标榜上述群体为“第三势力”,形成一个异常奇特的现象,套用他的自比,就是“无党一身轻的第三势力”。

目前为无党籍身分的鸿海创办人郭台铭(中)10月5日携手“郭家军”首位立委参选人李缙颖,前往新北市三峡老街参拜,并沿途扫街拜票。(洪嘉徽/多维新闻)

郭台铭此番公布的“郭家盟军”,都是区域立委候选人,7位隶属柯文哲的台湾民众党、1位隶属国民党,另外3位是无党籍,最后一位正考虑以无党籍或民众党籍身分登记参选;地理分布上,北部、南部各6位,算是相当平衡。不过,12位当中,仅有2位是“郭家军”,另10位则是“郭家盟军”,占比最多的民众党籍候选人,无一是“郭家军”;而所谓“郭家军”和“郭家盟军”,界线究竟何在?郭台铭从未清楚说明。

按照郭台铭方面先前的说法,只要是“中华民国派”与认同六大政策、并反对台独、务实中道理性等,就愿帮忙“站台”,这就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郭家盟军”;但是对于“郭家军”,郭台铭核心幕僚蔡沁瑜则表示过,“要经过严选”、“重质不重量”;换句话说,所谓“严选”意思就是,伴随郭阵营布局大选方式的改变(关键是郭台铭不选总统、以新模式参选立法院),须尽量避免大幅影响现有政治板块、让郭台铭在选举的尴尬存在太过明显,改以吸纳“盟军”参战,换种形式扩大打击面。

郭台铭的尴尬存在,其实也是他面临的政治困局,这有几个层次可凸显。

首先,台湾的选举制度极度倾向政党政治,郭台铭却要以“无党一身轻”身分介入。单一选区下的区域立委,没有政党奥援极难当选,不分区则更不用说了,政党提名乃是必备条件。在这整套制度逻辑下,党主席为选举成败与选后该党施政、问政的表现负责,可是郭台铭却只有提出门坎、主要以间接(政党)再间接(政党候选人)的代理人方式诉诸民意,而不向任何人负责,如此无论如何他都可以全身而退,这当然为他自己锁上两道政治保险,却也扭曲了责任政治的常轨。

其次,跟郭台铭合作的政坛要角,不见得与他心灵契合。高喊“台湾的选择柯文哲”的台湾民众党,党主席柯文哲8月曾说,与郭台铭的合作仅处在孙中山“思想信仰力量”的思想阶段,两人对民族、对国家政治价值的差异,更是众所共知,面对媒体质疑,柯文哲曾把问题丢回到参选人层次,说“你儿子都不见得那么听话”、“合作不要硬梆梆”、“方便就好”,可却从未正面回答,郭、柯二人在身份认同与国家想象上的巨大差异该如何调和,目前甚至还出现民众党跟郭家盟军厮杀的情况(如高雄市第一选区),关系实在复杂;郭台铭跟宋楚瑜之间,也不尽然情同手足,毕竟众所皆知,过去郭台铭长期与国民党交好,而非亲民党。所以,现在看起来很好的郭、柯、宋等人,不见得选后仍能如胶似漆。

郭台铭(左起)、柯文哲、宋楚瑜三人10月初同台参加“中华民国108年度国庆升旗暨庆祝活动”,目前郭台铭分别和宋楚瑜、柯文哲两个政党在立委布局上有所合作。(台北市政府提供)

再者是目的与手段的问题。郭台铭提倡的“六大政策”(新十大科技建设、AI智慧岛、0到6岁国家养、工者有其屋、100亿身障保险基金、大健康产业),以他的财力和影响力,绝对可以从各种管道进入多数的立法议程,可他却坚持要组第三势力、在党同伐异的台湾立法院拚搏,也许他算准了己方力量可以成为“关键少数”, 11月18日他即表示,希望小党有生存空间,不然一党独大很多法律就碾压通过,没有讨论空间。但是,若根据这个回应,则郭台铭要推动的“六大政策”,岂不就更添难度?毕竟按照赛局理论大师切贝理思(Tsebelis)的概念,在台湾立法院朝野协商制度下,参与政党越多,“否决者”(Veto Players)越多、越难达成共识、通过法案,因为参与的政党越多、要求也越多,但资源有限,凭什么郭台铭的六大政策要优先处理?这更显郭台铭的手段与目的间具有矛盾。

最重要的是权责方向的混乱。“郭家军”与“郭家盟军”一旦当选,那他们上面将会有好几个要负责的对象,除了选民,还有隶属的政党跟郭台铭本人。若是“几个老板”之间政策立场分歧,要听选民、民众党、亲民党、国民党,还是郭台铭的?对没有政党、没有政治职位的郭台铭而言,他当然可以在遇到分歧或障碍时,立马抽离,但“郭家军”与“郭家盟军”,却还要面对选民与政党的课责,特别是不分区立委底气更弱,最后势必只能惟党意是从。

郭台铭创造“无党一身轻的第三势力”这种模式,虽然借大选维系了他的政治热度,却也埋下了选后很大的隐忧。若郭阵营选后的政策合作弄不好、甚至“不玩了”的话,外界很容易看成郭家军参选只是一次公开化的有钱人玩政治罢了;目前无党籍的郭台铭应该思考的是,既然他的支持者绝大部分不在绿营,且他宣称要推动的是几个极大的政策,没有稳定的过半不可能达成,那他迟早必须面对的问题就是,跟国民党的合作,该如何进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